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36不会脱衣的皇帝陛下
    玉小小看了看澄观国师的伤口,肠子滑出腹腔只要不大出血,不感染,这就不是致命的伤,“这种伤怎么会死?”玉小小说了一句:“小卫找个干净的地方,我替国师治伤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”

    小卫这会儿一身的血,问玉小小:“公主你要怎么治伤?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想手术要用的东西,再想想护国寺这里的环境,这怎么想也是把国师带回顾府动手术更好吧?

    贤宗看玉小小面瘫着脸不说话,急道:“你要不能救,朕去喊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小卫抬头看看贤宗,太医来就能救澄观国师了?

    玉小小跟小卫说:“这里不行,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卫为难道:“国师这样能搬动吗?”肚子上破这么大一个口子,路上一颠,肠子不是更往外面滑了?

    玉小小脱衣服。

    贤宗叫了:“你要干什么?”救人就救人,他已经不说他闺女在澄观的身上乱摸不像话了,可救人有必要脱衣服吗?

    玉小小被贤宗叫得停了手,看看自己的衣服,这衣服有些脏了,再看小卫,小卫今天也是跑了大半天了,身上的衣服看着也沾着灰。玉小小抬头看自己的爹,这货身上的衣服看着挺干净,“脱衣服,”玉小小跟贤宗说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要朕脱衣?”

    “快点,”玉小小跟贤宗喊。

    贤宗想问为什么,可看看澄观和小卫都是一身血的样子,贤宗不问为什么了,老老实实地脱衣服。皇帝陛下从小到大,就是在永生寺“受罪”的时候,穿衣脱衣都是有人伺候的,手在腰带上忙活了半天,贤宗也没能把腰带解下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已经不想再看这个蠢爹了,连个腰带都解不下来,你说这人活着作甚?

    小卫看得也急,他要是能站起来,他就起身帮圣上脱衣了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还是抱着顾星朗跪在地上发呆,顾大少这会儿还是没能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从地上跳了起来,伸手就拽住了贤宗的腰带,说:“衣服都不会脱,就你这样还天天睡女人?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

    小卫低头叹口气,这种时候他们就不要说女人了吧?

    玉小小把昏君爹的衣服脱下来,外衣跟内衫对比一下,也不问贤宗,直接上手接着脱衣服。

    贤宗想挣扎已经迟了,他闺女的动作太快,他刚喊了一个啊,玉小小已经把他的这件衣服也脱了。贤宗摸摸自己的内衫,无比庆幸现在天冷,他穿得衣服多。

    玉小小用手帕包着手,把外露的肠子塞回到了澄观国师的腹腔里,再用两件衣服,把伤口包扎好,用时不到一分钟。

    贤宗揉一下眼睛,说:“这,这样就行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跟小卫说:“看看这里还有没有人活着。”

    小卫点头,把抱在怀里的澄观国师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上,跑去看尸体。

    玉小小回头跟顾星诺说:“大哥,我们这就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抱小顾,”玉小小又跟贤宗说。

    贤宗站着不动,皇帝陛下现在想起来了,他晕血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澄观国师打横抱起,站起身瞪着贤宗说:“我大哥手断了,你也手断了?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顾家兄弟。

    “去啊!”玉小小跟贤宗喊。

    小卫这时跑了来,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我都看过了,没有活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又瞪贤宗,说了句:“这都怪你!”

    贤宗心塞,他这会儿等亡国呢,他要怪谁去?贤宗走到了顾星诺的跟前,伸手就把顾星朗一抱,衣服不会脱,抱人贤宗还是会抱的。

    小卫看玉小小抱着澄观国师要走,忙把澄观国师抱到了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走,”玉小小把失魂落魄的顾星诺一拉,往院门口走。

    贤宗不敢大口呼吸,怕闻见血腥味,抱着顾星朗跟着玉小小跑。

    一个暗卫搜完了一间佛堂出来,看见贤宗抱着驸马,当场呆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搜完了寺,去大理寺派人看着这里,”贤宗跟这个暗卫喊:“其他的人到顾府来找朕。”

    暗卫看着贤宗一路跑远,连应声都忘了。

    马车就在寺门外停着,玉小小看看坐在了马车里的人,怎么看现在也只有她来赶车了。

    贤宗跟顾星诺说:“要不你赶车?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已经坐在了赶车的车架上,跟车厢里的贤宗说了句:“爹你坐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赶……”

    极品飞车的感觉,让贤宗咬了舌头,没能把赶车这个词说完整。

    忘月小和尚躲在街旁的一棵树后,看着玉小小赶着马车从他眼前疯跑过去,小和尚咬了咬牙,追在了马车后面。可小和尚一不会轻功,二腿短,马车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,站在街上抹了一把眼泪,小和尚决定先去顾府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六个暗卫把护国寺上上下下都搜了一遍,一个活人都没找到,就更别提枫林少师了。暗卫们商量了一下,分一个暗卫去大理寺叫人,另外五人出了护国寺也往顾府跑。

    奉京北城外的一处密林里,奄奄一息的青玉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,勉强睁眼,青玉的双眼已经看不清景物了,只模模糊糊地看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人。青玉冲这个人伸出了手,喊道:“救我。”

    青玉感觉自己是在喊,可其实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。

    冰冷的手从青玉的脸上拿开,这让青玉又开始紧张,又喊了一声:“救我。”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“她快死了,”枫林少师跟自己的师父道。

    莫问站在青玉的身前,听着这个女子一遍遍地重复救我这两个字,求生**这么强烈的人,莫问点一下头,跟枫林少师说:“把她带上。”

    青玉听清了这个人的话,把她带上,那我不会死了,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后,青玉陷入了一片黑暗中,也许这一梦醒来之后,她会有新生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将澄观国师放在了床榻上,跟王嬷嬷说:“拿酒和醋来,我要给国师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这时从昏迷中醒来,看清自己身前站着的人是玉小小后,澄观国师的身体就是一颤,挣扎着就想起身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