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40公主是神医
    玉小小给澄观国师清了创,缝合了伤口,注射了青霉素,等手术做完,已经是这天的黄昏时分了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贤宗跟老爷子谈完了事,想找顾星朗再问问情况,一看女婿睡得人事不知,贤宗到底也没舍得把熟睡中的顾星朗叫醒。老爷子是请贤宗回宫,毕竟顾府的护卫跟帝宫的没办法同日而语,但贤宗想想还是守在了澄观国师的屋外,不知道结果,他回宫也不安心。

    看见屋门从屋里被人推开,坐在廊下等的贤宗和老爷子一下子都站起了身来。贤宗迈步就要往屋里去,然后被从屋里飘出的醋酸味熏到,皇帝陛下顿时就呼吸不畅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被这股醋酸味熏得够呛,但老爷子的反应没贤宗这么激烈,伸手扶住了身子摇摇欲坠的贤宗,老爷子关切道:“圣上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贤宗摇了摇头,自打他干了对莫问下手这件惷事后,他从现在到以后估计天天都会有事的。“玲珑,”贤宗捂着鼻子站在门前喊:“国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手血的从屋里走了出来,说了句:“手术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什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国师不会死的意思,”玉小小被语言差别这玩意儿弄得有些烦燥了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醋也是治病的良药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自己的蠢爹一眼,说:“醋酸可以杀毒,父皇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这是再次被嫌弃了吗?

    老爷子看看这对互瞪中的皇家父女,打岔说:“公主,国师大人没事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点头,说:“莫问是想杀国师的,国师肚子上的创口很大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刀伤?”

    玉小小握起了自己的拳头给贤宗看,说:“被人用拳打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玉小小沾着血的拳头,贤宗又眼晕了,把头扭到了一旁,说:“你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说:“还怕见血呢?想想以后怎么打仗吧,啧,爹,你上过沙场吗?”

    贤宗把头又扭回来了,说了句:“你放心,你父皇要是出了事,你也逃不掉,”没理由他天天被这闺女虐心,他不反虐回去的吧?

    老爷子就神情沉重地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圣上说的是,覆巢之下,安有卵乎?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意思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噎,他说的话很难懂?

    贤宗不耐烦道:“就是朕死了,你也活不了的意思。”现在再让他闺女死去上书房读书,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天星子在一旁跟王嬷嬷小声嘀咕:“公主没读过书?”

    王嬷嬷低头看天星子。

    老道就烦这胖婶看他的目光,回回把他当垃圾看,这胖婶到底想怎么地?

    “你好像读过不少书,”王嬷嬷看着天星子说:“可你现在还不是指望公主养活?”

    天星子脸颊抽搐道:“不是我想留在这里的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一个试试,”王嬷嬷看着老道很不屑一顾地笑。

    老道往玉小小那里看过去,这个小怪物还那儿一手血的跟皇帝陛下说话呢,老道目测皇帝陛下的样子,贤宗应该快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吗?”王嬷嬷问。

    老道低头蹲一边去了,他想走,但不敢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国师吧,”玉小小这时候跟贤宗说:“我也懒得说你的错误了,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改。”

    贤宗点头,是,今天这事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一旁看得就很无语,这到底谁是皇帝?

    贤宗伸头往很昏暗的屋里看了看,问玉小小:“国师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”玉小小说:“伤口长好,他以前过什么日子,以后还是过什么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?”贤宗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以后的事谁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贤宗进屋去看澄观国师了,玉小小就跟还站在屋门口的老爷子说:“爷爷,我去看看小顾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点头,夸了玉小小一句:“我听说国师这伤肚烂肠穿,公主可以让国师无性之忧,医术了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玉小小笑,说:“爷爷,我也就这么个优点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……

    忘月这时从庭院里跑到了走廊里,站在玉小小面前很恭敬地要给玉小小行礼。

    “咦?”玉小小抬手就把小和尚拎起来了,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忘月被玉小小就这么拎着也不嫌难受,小孩哭过好几回了,鼻音很重地说:“我来看师父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拍拍小和尚的光脑袋,手抬起来,看看这一手的血,玉小小又把手放下了,说:“你师父没事,别担心哈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他这一次可能会死,”忘月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是啊,跟莫问干架,干不好可不是会死吗?玉小小“唉”的叹口气,跟小和尚说:“你师父不会死,以后也不会死的,行了,别伤心了,进去守着你师父吧,”玉小小说着话,把忘月放进门里的地上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小和尚一溜烟地往屋里跑了,才跟玉小小小声道:“太医们给星朗看过伤了,说他只是力竭昏迷,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“哦”了一声,往院外跑去。

    贤宗站在床榻前,醋酸混着血腥的味道,让皇帝陛下干脆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小卫跟贤宗说:“圣上,公主说国师大人可能几个时辰后才会醒。”

    贤宗实在憋不住要呼吸了,才用手捂住了口鼻呼吸了一口空气,看看澄观国师,国师的面色看起来没有贤宗想像中的差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时也走进了屋,看见澄观国师的样子后,说了句谢天谢地。

    贤宗看看几个还垂首站在床榻边的大夫,说:“你们还得在这里守着国师?” 嫂索** 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几个大夫一起给贤宗跪下了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怎么?你们现在想起来给朕行礼了?算了,事出有因,朕赦你们无罪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大夫抬头看向了贤宗,热泪盈眶,说:“圣上,公主是神医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这个朕知道。”澄观肠子都出来了,他闺女都能保澄观不死,不是神医能干出这种事来?

    老大夫一个头磕在地上,跟贤宗说:“圣上,公主这医术若是能传,那就可以救人无数啊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