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45控人之术,命数无解
    澄观国师昨天夜里选择了隐瞒,那今天清晨就还是得说谎言把这个隐瞒继续下去,只是这个谎言要怎么说?

    “还是不能说?”澄观国师这样欲言又止,让顾星朗有些着急了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国师,你是担心把小顾吓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被吓着?”顾三少疼媳妇,这才没跟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抬眼看看公主殿下,再看顾星朗的时候,更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位驸马爷了,国师不怪顾星朗伤他,只是担心顾星朗这样,公主以后怎么办?

    “是,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?”顾星朗这时候问澄观国师道,老是记忆有空白,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啊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冲顾星朗摇了一下头,说:“我跟驸马说过,莫问有控人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控人?”玉小小叫了起来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蛊惑人心,操纵人为他效命,”澄观国师简单跟玉小小解释了一下什么叫控人之术。

    玉小小有些不能接受,莫问还有这种本事呢?能把人弄成怪物,还能控人,这个世界怎么可以有这么凶残的人类?

    顾星朗就说:“国师是说我容易被控制?”

    “你受着伤,身体不好,”澄观国师看着顾星朗道:“病弱之人最易被莫问所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和玉小小你看我,我看你,两个人都不明白控人之术是怎么控人的,听澄观国师的话又觉得有道理,但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把眼睛闭上了,不想再编瞎话,那就只能装死了。

    等小夫妻俩出了澄观国师的卧房,天星子蹲在院子里的花台旁不知道在忙活着什么。

    玉小小现在没话要跟天星子说,就不准备搭理老道,顾星朗倒是喊了老道一声:“道长。”

    天星子扭头看看这俩,盯着顾星朗看了两眼后,老道脚一软,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怎么了?没吃饭脚软吗?”

    老道点头,还是盯着顾星朗看。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,问老道:“道长,我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喉咙那里怎么了?”老道指指顾星朗的喉咙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被莫问掐的啊。”

    老道胡乱地哦了两声,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院外跑,跟玉小小说:“我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老道往院外跑,跟顾星朗说:“我觉得他害怕我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就觉得这个老道有点不正常,说:“你不觉得他看到我像看见鬼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玉小小低头看看自家小顾,说了句:“我也觉得他看到我像看到鬼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种谈话谈到这里就没必要谈下去了。

    天星子脚底生风地跑出了庭院,然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着了。方才他看顾星朗,发现这个少年人身后的血色更盛了,已经到了遮天蔽日的地步。天星子蹲在地上,心里着慌地算了一卦,最后得了一个无解之卦。

    无量天尊啊!

    老道简直想破口大骂了,他算一个人的前程算出一个无解来?命由天定,怎么会有人的命无解呢?

    玉小小跟顾星朗远远地站着看老道,老道蹲地上抓耳挠腮,还拍自己的脑袋,形似癫狂。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这个就是你们所说的天下第一的术士?”

    顾星朗就说:“命理之数我不大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,”玉小小从衣兜里摸了两颗糖出来,塞一颗给顾星朗,另一颗塞自己的嘴里了。

    一阵风由南往北地吹过,顾星朗抬手遮扑面而来的灰尘时,听见了一阵风铃的叮当声,在耳边响起,顾三少马上就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,玉小小的腰间挂着一串风铃。

    玉小小见顾星朗看自己腰间挂着的风铃,就跟顾星朗说:“你送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当然记得这是他送玉小小的,伸手拨弄一下这串风铃,顾三少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了,他好像在护国寺的时候,也听见了铜铃之声。

    “等大哥回来,我们出去吃饭吧,”玉小小嚼完了嘴里的糖,跟顾星朗说。莫问带着文枫林跑了,小六也被景陌带走了,玉小小暂时想不出还有什么事等着她去做了,没事做要干什么?那就只有吃喝玩乐了啊。

    “好,”顾星朗收回了拨弄铜铃的手,应了玉小小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诺这时站在御书房里,贤宗一晚上没睡,坐在御书案后头打嗑睡,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。顾星诺看看站在贤宗身边的人,原本敬忠站着的地方,现在站上了一个年轻的太监,顾大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的太监见顾星诺看自己,忙冲顾大少笑了一下,很恭敬,但并不卑微,一点也不让人生厌。

    “圣上,”顾星诺收回了目光,又喊了贤宗一声。

    贤宗这才抬头看向了顾星诺,道:“你祖父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,”顾星诺回话道:“祖父让臣替他谢圣上的隆恩。”

    贤宗摆了摆手,什么隆恩,他们这会儿都准备为了国家玩命吧,“朕喊你来,是让你去审审敬忠那帮人,”贤宗跟顾星诺说。

    顾大少忙领旨,问贤宗道:“圣上,那赵相那里?”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“你先审敬忠,”贤宗道:“赵秋明反正也伤了,朕让他在府中养伤,他的事,慢慢来吧。”

    跑了莫问,顾大少怎么可能再放过赵秋明?一听贤宗说要暂时放过赵相爷,顾大少就有些急了,道:“圣上,赵相跟永生寺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贤宗没让顾星诺把话说完,道:“言若啊,年轻人看事要看长远一点,现在我们要准备干什么事?与此无关的事,你就先放在一边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先是想问,那敬忠那帮人跟打仗的事也有关?然后顾大少想起来了,敬忠这帮人的事事关贤宗的安全,是一定要彻查的。

    “星朗若是身体好了,你就带着那小子一起,”贤宗说:“他也该跟着你学点东西了,入朝跟打仗不是一码事,这一点你要好好教教那小子。”闺女是不太可能改造的好了,贤宗现在只能把希望放在顾星朗的身上,只要这个女婿精明能干了,那他闺女日后的日子就能好过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