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51不脑残怎会嫁女?
    玉小小不说这个女人的名字,贤宗和暗卫们也都能知道,公主殿下说的人是赵妃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暗卫们就当自己是假山石,不存在,贤宗就不能装死了,皇帝陛下试图跟玉小小说说当年,比如赵妃当年进宫时的样子,比如皇后还在时赵妃的样子,但最后想想,贤宗说出口的话却是:“我们能不谈这个话题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拖着长音“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别说朕,朕问你,那顾老太婆,不是,顾老太太一直对你就是这样啊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奶奶对我挺好的,就是我一直很忙,没什么空陪她。”

    贤宗……,他宁愿这闺女在家陪那个招人厌的老太婆啊!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来我家有事吗?”

    哦对了,闺女不问,贤宗都忘了,他是来看国师的。

    “国师没事啊,”玉小小很淡定地说:“手术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死不了?”贤宗就显得不那么淡定了,肠子都拖出来那么长了,澄观还能活着?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的医术吗?”玉小小把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带路,”贤宗站起了身,跟玉小小说:“朕去看国师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这时候醒着,贤宗和玉小小进屋的时候,国师刚由忘月伺候着用过了药。“圣上?”看见贤宗后,澄观国师还试着要起身给贤宗行礼。

    “躺着,躺着,”贤宗忙伸手把国师轻轻一按,说:“国师你受着重伤,就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国师,我父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这会儿看见玉小小还是心中愧疚,勉强一笑,道:“圣上,贫僧这一次多亏了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贤宗往床榻前的凳子上一坐,说:“玲珑既然学医,那治病救人就是她的本分,国师你不必多想。要朕说啊,国师跟莫问现在已经这样了,那就还俗吧,有朕在,一定许国师你高官厚禄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皇帝是最大的土豪啊!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自己的昏君爹心里想着,这话轮到她这个穷逼就说不出口,说出来也没人信的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就看着贤宗有点囧,这还真是亲生父女,公主让他还俗,圣上也让他还俗,莫问和永生寺不好,不代表修佛之人就都是坏人啊。

    忘月小和尚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的师父,说:“师父你要还俗?”师父要是还俗了,那他也得还俗吧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当和尚有什么意思?等我家小顾伤好了,小忘月,我让小顾带你当兵去。”

    贤宗和澄观国师……

    他闺女(公主殿下)究竟是有多热爱军队?

    忘月却对当兵无感,看着玉小小说:“我听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,”玉小小摸摸小和尚的光头,说:“吃过肉不?”

    忘月摇头,说:“公主殿下,出家人不吃肉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”玉小小说:“当和尚有什么好的?天天吃草。”

    忘月说:“那是菜,青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草,”玉小小很严肃地跟忘月说:“一种能吃的草。”

    忘月被玉小小说的突然就感觉委屈了,难不成他一直以来吃的都是草?

    澄观国师这个时候不得不开口了,说:“公主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尼姑,我当然不懂啊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懂的,国师,朕就是提一个建议,何去何从还是国师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多谢圣上,”澄观国师向贤宗道谢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还是一心向佛啊,贤宗叹了一口气,当和尚就当和尚吧,反正澄观修佛也碍不着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圣上,莫问那里有消息吗?”澄观国师问贤宗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派出去的人,还没有找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的神情里带上了几丝忧虑,道:“只怕日后不得太平了,都是贫僧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,你要带我……”

    贤宗给了闺女一巴掌,把玉小小要说的话打回去了,人正伤着呢,你还要说让人心塞的话?同情心都让狗吃了吗?

    玉小小撇了撇嘴,只得又改口说了句:“国师你好好养伤吧,真要打仗有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贤宗在心里决定,回头他得送几本兵书让他闺女看看,打仗跟揍人到底还是两回事,行军打仗这一套,他还是得让闺女学一学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哀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你别怕,”忘月说:“等忘月长大了,忘月就可以保护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一脸渴慕地看着国师的忘月,真不是她邪恶,这师徒俩是在玩养成吗?前辈子,这个小忠犬到哪里去了?玉小小歪着脑袋想了半天,也没回忆起在残暴女帝的生命里,有一个叫忘月小和尚的存在。

    贤宗看一眼这个小和尚,很是敷衍地说了一句:“等你长大了再说吧。”澄观现在还有空等这小徒弟长大吗?

    顾星朗的声音这时从门外传了来:“圣上,臣顾星朗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,”贤宗顿时就没了好声气。

    澄观国师微微一蹙眉头,没有看进屋来的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进屋,给贤宗行礼之后,就问:“国师现在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只得看向了顾星朗,笑了笑,说:“刚用过药。”

    贤宗跟澄观国师说:“国师若是还有精神的话,就跟朕说说昨日护国寺中发生了何事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都盯住了澄观国师,这个他们也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打斗,”澄观国师小声道:“贫僧还是小看了莫问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那莫问有受伤吗?”

    澄观国师说:“他之前有受伤,但这一次,我们没能让他的伤势加重。”

    贤宗和玉小小马上就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,太心塞了,死了那么多高手,竟然没能让莫问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“所幸驸马无事,”澄观国师又说了一句:“不然,贫僧如何跟圣上和公主殿下交待?”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这事贤宗也很庆幸,他闺女真要做了寡妇,他死了后怎么去见皇后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,我没能帮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你残着你能帮什么忙?你好好活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顾的伤会好的,”玉小小又一次跟贤宗强调道。

    贤宗不耐烦道:“行行行,他不残,是朕残。”他不脑残,他能把闺女嫁给顾星朗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