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65让皇帝陛下心碎的寿礼
    玉小小问王嬷嬷:“进朱雀的皇宫有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王嬷嬷看一眼自家公主,说了句:“反正不能蹦进去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

    “下雪了!”五皇子这个时候坐在顾星朗的腿上,小胖手指着窗外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一起看向窗外,窗外又是雪花飞舞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到自己得在冰天雪地里远行,嘀咕了一句:“这个厉啸远也不挑个好日子过生日,这种天路上一定难走。”

    话说过生日这种事也能选日子的吗?

    大家伙儿面面相觑了。

    也是冬天里出生的大皇子瞪着自己的姐姐,难不成冬天里出生这事,也让他姐不待见?

    这场雪下了就没有要停的样子,到了这天夜里,顾星朗搂着媳妇躺被窝里了,想起一件事来了,问玉小小说:“小小,圣上要准备什么礼让我们送去朱雀?”

    生日礼物这个礼节,玉小小还是知道的,打了一个呵欠,玉小小跟自家小顾说:“送点钱呗。我爹现在天天喊他快穷死了,我想我爹会给个一二十两银子吧。”

    一二十两银子?顾星朗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钱能买多少大米?不过也没办法,那是我姑姑的男人,我爹多给点钱,厉啸远也能对我姑姑好点,对不?”

    顾星朗含糊不清地“嗯”了一声,开始盘算,他是不是得去和大嫂商量商量,让家里备一份礼,他们要真送个一二十两银子当寿礼,厉啸远除了暴起宰了他们外,还得出兵攻打他们奉天,以泄心头之恨吧?

    “我明天去跟我爹要路费去,”玉小小又说了一句:“我是为他干活,不能不要路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钱,”顾星朗用手理着玉小小披散下来的长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买米的钱!”玉小小脑袋在顾星朗的肩膀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了摇头,算了,反正他媳妇折腾得不是他,“睡吧,”顾三少哄媳妇道:“明天我跟你一起进宫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应着声,抱着顾星朗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里熟睡了,贤宗在帝宫里还忙活着。虽然嘴里喊着没钱,但这份寿礼贤宗不敢马虎。在自己的私库里看了半天,贤宗挑了不少好东西出来,特别把一尊用整块红玉精雕细琢而成的朱鸟,指为了寿礼之一。

    伸手摸摸这尊红玉朱鸟,贤宗跟庆海叹道:“我们奉天人管这个叫朱鸟,在朱雀国这个就是他们的护国灵兽朱雀了。”

    庆海看了看这尊红玉朱鸟,小声道:“圣上,奴才看着像是凤凰。”

    贤宗忙道:“厉啸远过大寿,朕送只玉雕的凤凰给他?”

    庆海一脸的傻样,说:“凤凰不好?”

    庆海的装傻成功取悦到了贤宗,贤宗笑了起来,说:“厉啸远他老娘要是活着,朕送只玉凤去还行,他过大寿,朕送玉凤,骂他是女人吗?”他闺女再彪悍,他也不能这么作死啊。

    庆海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    贤宗指着红玉朱鸟的身体,道:“朱鸟形似凤凰,但羽毛的纹路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庆海没兴趣知道凤凰跟朱鸟的区别,听了贤宗的话后,装模作样地盯着红玉朱鸟看了看,然后就拍贤宗的马屁,躬身道:“圣上英明!”

    贤宗很是不舍地又摸了摸自己的宝贝,下令道:“装箱吧。”

    礼部的几个官员一起应声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贤宗快步往外走,他不能再在自个儿的私库里站下去了,再站下去他的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被贤宗选中的这些奇珍异宝在这天天快亮的时候,被打包装箱,放进了内廷司的库房里,等睿亲王和豫亲王的礼都送过来后,礼部的官员就要负责清点制册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看看垒放整齐的二十几口黑漆木箱,道:“武振留下守着。”

    礼部的众官员,还有内廷司的太监们听了尚书大人的话后,都看身为礼部侍郎的武振。坐这儿守着箱子,派个礼部的小官就可以了,哪用得上一个礼部正三品的侍郎大人守着?

    “是,”被众人注视着的武振神情平静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,”礼部尚书看了这个下属一眼,一甩袍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内廷司的总管太监也走到了武振的跟前,拱了拱手,说:“那这里就劳烦武大人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武振冲这总管太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总管太监鼻子里哼哼了一声,转身带着人也走了。

    武振看看陪他守在库房里的几个太监,原先还神情平静的脸扭曲了一下。武振是大前年的探花郎,正当壮年,世家子弟出身,原本官运亨通,只可惜柳州武氏跟赵秋明沾着亲,赵秋明这一失势,连带着他也官途暗淡了。

    回身看看只放着木箱,连张坐椅木凳都没有的库房,武大人心绪难平。他如今在礼部举步为艰,新上任的礼部尚书与顾家交情深厚,武振有感觉,自己的这个上司随时在准备揪自己的错处,然后把他赶出礼部,赶出奉天的朝堂。

    转过身站立,门外飞雪连天,武振心里想着,现在再去跟顾星诺交好,已经来不及了,赵相翻不了身,那他就等着被人排挤出官场吧。想想自己成为一介布衣,甚至获罪之后的情景,武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武大人在内廷司的这间库房里僵立到天明。

    天亮之后,睿亲王府,豫亲王府把寿礼送了过来,都是二十几口上好的木箱,但箱漆的颜色比宫里的要淡一些,以示对贤宗的尊重。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全身僵直的武振强打了精神,带着小吏们开始先行清点寿礼。

    当装着红玉朱鸟的木箱被打开后,引发了众人的一阵惊叹。

    武振看着这尊红玉朱鸟,一个放肆大胆到可以让他们柳州武氏被诛九族的念头,突然就在武振的脑海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这时带着一众礼部官员走了进来,看见武振已经带着人开箱清点,脸色一沉,道:“武大人好大的胆子,我等都还没到,你竟然已经下令开箱了?”

    之前礼部就是这样行事的,也没见有人说不对,听见上司突然对自己的发难后,武振低头认错道:“是下官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