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68博大精深的语言
    玉小小觉得自家小顾是瞎操心,玉子易这种坑姐的祸害哪这么容易死?她死这个小祸害都不会死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顾星朗抱着玉小小说:“大哥也不在京城,英大学士他们的意思是,我们把七殿下带上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家小顾今天晚上不但见了她的昏君爹,还跟英大学士这帮人开过会了,玉小小不太乐意地道: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七殿下不能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也想把小七子带着上路了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小顾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你们真不用担心小七子,那小东西厉害着呢!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七殿下跟小小你一样,天生力气大?”

    摔!

    玉小小郁闷,这种人种上的不同,要她怎么说才能跟她家小顾解释清楚?

    “我感觉七殿下是个正常的小孩,”顾星朗说道,鉴于他媳妇的神勇,顾三少真的去试过七殿下的力气,发现他的这个小舅子虽然看着肉呼呼的,比同龄的小孩要壮实,可力气比一般的孩子小,就是个娇宝宝。

    玉小小皱眉头了,说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不正常?”

    顾星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忙摇头说不是,看自己的媳妇还想不依不饶,顾三少是低头就吻上了媳妇红润润的嘴唇。

    玉小小嘴里含着的一块方糖还没有吃完呢,这一接吻,这块方糖从玉小小的嘴里到了顾星朗的嘴里,再从顾星朗的嘴里被玉小小抢回来,如此这般,几个来回下来,驸马爷和公主殿下的嘴里都是方糖的甜味,这个吻也显得浓情蜜意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戳着自己了,玉小小伸手去碰。

    顾星朗起身就抱着玉小小到了床榻上,两个人抱着在床榻上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玉小小身为无节操人士,在这个时候比顾星朗放得开,看着抱着自己的顾星朗说:“小顾,你是想让我跟小小顾再见面了吗?”

    小小顾?

    顾星朗的脸马上就开始充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眉眼弯弯地看着顾星朗,如果这少年还是羞涩,她不介意主动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喘了口粗气,手在玉小小的背上拍了拍,声音有些低沉地道:“别闹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自家小顾的嘴辱咬了一口,还是甜甜的,味道很好。

    顾星朗“咝”了一声,嘴里嘀嘀咕咕了几句,玉小小仔细听了,也没听出她家小顾在说什么,但感觉顾星朗像是在骂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动,”顾星朗把玉小小抱得更紧了,让这个让他身上冒火的小媳妇消停下来,可是抱得一紧,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,这对顾三少来说,还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玉小小搂着顾星朗的脖子不动了,小声说了句:“老憋着不好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前几天圣上让太医给我诊了脉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原本还在为自己既将跨入人生的一个新的阶段而激动呢,一听顾星朗这话,玉小小冷静下来了,把腰身一挺,就坐在了顾星朗的身上,说:“小顾你生病了?”她家小顾不舒服,他们两个一张床上睡觉,她竟然不知道?

    “我没生病,”顾星朗说:“只是圣上想知道我们两个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嘴巴张得大了点,她的昏君爹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?

    “小小,我没有生病,”顾星朗又跟玉小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顾星朗的身上扭了扭小腰,高兴道:“我喜欢小孩,小顾,那我们来生小孩好了!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脸看着更红了,头顶有冒烟的趋势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动着的小腰一停,说:“小顾,你该不会不知道要怎么做吧?熊熊和小二成亲的时候,我们不是去听过墙角了吗?”现场版都看过了,她家小顾还是单纯的不知道该怎么滚床单?

    顾星朗眼抽嘴哆嗦了,听墙角什么的,这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去回忆的事好吗?把玉小小拉到了怀里抱着,顾星朗咬着牙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更是不解了,说:“那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太医,”顾三少吐字很艰难地说:“他说公主若是还没有来月事,那生孩子的事就得再等等。”想到太医跟自己说这番话时的表情,顾星朗就想去死一死。

    “月事?”玉小小说: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下子头顶真的冒烟了,他媳妇不是个喜欢装傻的人,问出来了就应该是真不明白,“王,王嬷嬷没有跟你说过?”顾三少问媳妇。

    玉小小开始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的意思,月事,月就是月份,事就是事情,那这个月事,就应该是每月的事情,什么事情是王嬷嬷每个月要跟她说的,还跟她和她家小顾生小孩有关?“你,”玉小小琢磨了半天,说:“小顾,这个月事是大姨妈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大姨妈?

    顾星朗茫然了,姨妈跟月事有什么关系?他家小小有姨妈吗?

    “你先跟我说说,你说的这个月事是什么意思?”玉小小开始跟顾星朗探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顾星朗红着脸,下面的小小顾还高昂着头颅,嘴唇翕动了半天,顾三少才声音蚊子哼一样地跟玉小小说:“就是女子每,每月会有经,经血从身下流出。”

    博大精深的语言啊!

    玉小小感叹了一声“啊”,她原以来把大姨妈叫成月经,已经是最有文化的叫法了,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月事呢。

    顾星朗继续结巴着说:“小小,你,你明,明白了吗?” 医妃狠凶猛:http://t.cn/RAjbWDR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她家小顾着火一样的脸蛋,估计她要再不明白,她家小顾这脸就得滴血了,“明白,我明白了,”玉小小冲顾星朗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得等你再长大一点,”顾星朗抱着玉小小翻了一个身,郁闷道:“现在我碰你,这个,这个对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也很郁闷,日子过得太充实,她压根儿没想起大姨妈这事来。

    “让我抱抱就好,”顾星朗闷声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了想,又问了一句:“小顾你怎么知道我没来大姨妈,呃,我是说月事的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