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77把人当牲口贩卖的太常奴市
    被大当家拉住问话的行人往前走,走进人群里,很快就看不见了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这个奴市有什么特别的?”大当家问小卫。

    小卫摇头,奴还不就是干活的人,能有什么特别的?

    大家家看着小卫一咧嘴,原来这小侍卫也有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顾?”玉小小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也摇头,他就知道朱雀有个太常山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问天星子:“道长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天星子在这个时候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,看着顾星朗说:“你们这些当将军的,天天只知守土,却不知辟疆,连太常奴市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白了老道一眼,说:“你够了,小顾他们能守着我们奉天不亡国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”大当家囧着脸说:“你这么说我们奉天不好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这是实话实说啊,熊熊,我们做人要诚实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闭嘴了,公主不怕寒掺,那他一个小民怕什么?

    顾星朗就问天星子:“道长,这个太常奴市有什么特殊之处?”

    天星子说:“这是朱雀国发卖罪奴,蛮人奴隶的集市,每年近年关时开市,七日之后闭市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蛮人奴才是兽人吗?”

    老道……,兽人又是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顾星朗干咳了一声,把玉小小的手拉了拉,小声道:“朱雀把苗地之人称为蛮人,听说这些人尚未开化,是野蛮之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苗地又是个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去看看吧,”天星子说:“运气好的话,我们买下会医术的蛮人,这买卖就值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玉小小说:“会医术还是野蛮人?那不会医术的要叫什么人?猴子?”

    都不会医的小伙伴们……

    王嬷嬷这时坐在车里说:“犯了罪的奴隶再次拉出来发卖?这样的奴谁敢买?”

    对着王嬷嬷说话,天星子神态间不自觉地就带上了讨好的神情,说:“这个罪奴不是犯了罪的奴隶,而是犯了事,被贬为奴的官员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冷哼了一声,道:“犯了事的官员?这样的罪奴不是更不能买了?品行不好,败坏了主人家的家风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天星子被王嬷嬷说的又缩脖子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摇摇头,跟顾星朗小声嘀咕:“你说嬷嬷总是这么高冷,我上哪儿去给她找第二春去?”

    顾星朗搓了把脸,把抽搐的脸搓正常过来,说了句:“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目光往街两边的酒店看,随口应了顾星朗一声。

    一行人跟着人群走,走过了两条街,就看见前方的空地上,立着不少高高的石台,不但是石台上跪着不少被反绑双臂的男男女女,就是石台与石台之间的中间地带,也跪满了待售的奴隶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场面?”二当家跟自己的兄弟们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嬷嬷从马车上下来,站着就用目光扫荡那些姿色不错的女奴,这些是一个也不可以买下的!

    玉小小下了马,跟王嬷嬷说:“嬷嬷你看着那个汉子好,你就买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沉默地看着自家公主,为什么她要买个汉子?

    玉小小一看胖婶神情不对,拔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王嬷嬷,没话可说,拔腿追媳妇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进了奴市就后悔了,她从小受的教育是人人生而平等,可奴市上的这么奴隶衣不遮体,身上大多带着伤,被绳捆锁绑的跪在地上,把同类当成牲口贩卖,玉小小接受不了这事,有一股想带着这些人来场革命的冲动。

    顾星朗护在玉小小的身旁,小声道:“若是不喜欢,我们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来看啊!”玉小小还没及说话,又一个人贩子的叫卖声从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传了来,“这都是今年的罪奴,女的漂亮,男的健壮,贵是贵点,可客官们想想这帮奴以前的身份,这价钱是不是很便宜了?”

    人群呼啦一下,往吆喝声传来的石台那里挤去。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被人群推着,走到了奴市里面积最大这座石台下。

    “我把这奴的衣服脱了给各位客官看看,”人贩子的声音从石台上传来。

    一阵哄笑,叫好声,随即也从石台上传了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还不明白自己如今的身份?”皮鞭抽在人身上的声音,人贩子的斥骂声从石台上传下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没听见方才那女子的声音,反而是听到了一个男子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“要上去吗?”顾星朗问玉小小,顾三少这会儿心情也不好,他们顾家也是获过罪的,感同身受的想一想,若是他们顾家全府上下被押跪在这里,全家被当成罪奴发卖,顾星朗光就这么想一下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阿弟!”方才那女子又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扒衣服给我们看看,”有人高声道:“这么高的价钱,你说她是大小姐出身她就是了?这要是个丫鬟假扮的呢?”

    哄闹声又响起来了,听声音就知道,这会儿这座石台上的气氛比方才还要热烈。

    玉小小脚尖一点地,就跃上了石台。

    “驸马快,”大当家一看玉小小这架式就跟顾星朗喊:“我看公主这是去干架了!”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小庄小卫在顾星朗有动作之前,都是纵身往石台上跃去。石台足有三米来高,小庄和小卫没办法像玉小小一样一跃就上了石台,中途力竭之时,他们还得靠脚点石壁借力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石台的高度,马上的将军在轻功上总是差一点的,顾三少只能是带着大当家一帮人往石台上挤。

    人们看见了玉小小和小庄小卫的举动,都是见怪不怪,每年来太常奴市的江湖人士多了去了,多的是喜欢飞檐走壁,不走寻常路的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到了石台上,就看见一个少年人护在一个年轻女子的身上,这女子衣衫半褪,应该就是被众人起着哄要被脱衣的人。

    几个大冬天里也赤祼着上半身的大汉,挥鞭抽打少年人,血随着皮鞭的挥舞而飞溅,其中一滴鲜血,甚至落到了玉小小的脚下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