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83当秀才遇见兵
    “城楼上有多少弓箭手?”小卫问大当家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大当家下巴冲小卫还背在身上的江月娘抬了抬,说: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你现在活命了?”

    大当家又看小宝,嘴里道:“要死也是一会儿死,这谁啊?小孩长得挺像你,你儿子?”

    遇上一个嘴贱的人该怎么办?小卫想再跟大当家干一架。

    一帮子前海盗全都安静下来看小卫,坐等看小卫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”大当家每当耍贱的时候,一张五官挺周正的脸马上就会变得猥琐,抬手戳戳小宝的脸蛋,大当家跟小卫重复了一句:“这小孩儿长得挺像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,”小卫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噗,”小宝一口口水吐向了大当家。

    大当家当然不会让一个小屁孩儿吐自己一脸口水,但也面色讪讪了,跟小卫说了句:“这脾性也像你,这娃一点也不招人疼。”

    小宝眼珠子都不转地盯着大当家看。

    大当家撤退了,这娃看他像在看棺材板一样,太不招人疼了。

    小卫把江氏母子放在了一辆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叔叔,”小宝看小卫要走,啃着手指头喊了小卫一声。

    小卫摸了块饼给小宝,看看江月娘干裂出血的嘴唇,小卫又找了个水囊给江月娘。

    “谢谢,”江月娘拿着水囊,低声跟小卫道谢。

    小卫笑了笑,抬手摸摸小宝的头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小卫走了后,江氏族人都目光复杂地看着江月娘,被一个陌生的小伙子背了这一路,月娘以后要怎么办?

    江月娘若无其事地喂小宝喝了几口水,她明白族人们的担心,只是如果可以活着,她为了小宝还是想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江氏族人正为江月娘担心的时候,前头传来了一阵哄笑声。江氏族人往前面看去,就看见两个大汉打成了一团,旁边蹲着一圈起哄架秧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三叔公,”一个族中的年轻人忧心忡忡地跟三叔公道:“他们怎么还能笑的出来?”

    三叔公年轻时也是从军的人,这会儿被官兵用飞箭堵在城门下了,这帮人还能笑得出来,是要说这帮人无所畏惧好呢,还是说这帮人根本就不靠谱好呢?三叔公摇了摇头,他还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太常太守站在城楼上把城下这帮人看得真切,有什么比自己这里陈兵秣马,自己的敌人却在那里嬉笑哄闹更虐心的事了?太守要不是手上的兵力不允许,太守能现在就命兵卒下去,把这帮死到临头还敢目中无人的混蛋给宰了。

    就在太守被气得脸色铁青的时候,一个校尉手往前指,跟太守喊道:“大人,那里又来人了!”

    太守顺着这个校尉的手往前看去,就看见一大群衣衫褴褛,甚至衣不遮体的奴隶往南城这里跑来了。太守的眼前就是一黑,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奴市的奴隶都被人放了?”太常奴市这个乱子一出,他这个太守也就当到头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一帮人也被乌泱一片冲他们跑过来的奴隶们给吓了一跳,这么多人他们救得过来吗?

    王嬷嬷看见跑在人群里的玉小小后,悬在嗓子眼的心落会到了原处。

    顾星朗到了城下,看一眼城上的弓箭手,就明白大当家这帮人为什么停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也抬头看城上,正好跟往下张望的太守看了一个眼对眼,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这个人看着也不像是个将军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应该是太常的太守。”

    太守是个什么官,玉小小也不明白,但也没兴趣知道,看看被小庄放到了地上的江卓君,玉小小问小庄:“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没醒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蹲下身看江卓君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小庄也蹲下身,看着江卓君身上纵横交错,都连成网的伤口,小声问玉小小:“公主,他这伤重不重?”

    玉小小摸摸江卓君的额头,有些烫,“发烧了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那就是伤得重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”玉小小四下看看,想给江卓君找件能御寒的衣服,一边说:“小顾那时候的伤比他重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庄想想顾星朗那时候的伤,点点头,表示赞同,他家驸马爷那时候差一点就残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会儿没空关心江卓君,把大当家几个人叫过来,准备攻下这个城门。

    小卫看着紧闭的城门,跟顾星朗愁道:“驸马,我们就是冲到了城下,我们手上也没东西撞开城门啊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一听小卫这话就急了,说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我们还得杀上城去打开城门吗?”

    小卫看了大当家一眼,说:“你这会儿知道急了?”

    大当家有些急气败坏了,他怎么样都不要紧,他媳妇在呢!李婉要是出事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城下的贼人听着!”太常太守这时在城楼上冲城下喊话了:“尔等速速束手就摛,不要逼本官出手无情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二当家冲城楼上道:“会杀鸡吗?”

    “贼子!”太守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接着跟他斗嘴,”顾星朗跟二当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当家听了顾星朗的话后,开始带着几个兄弟问候起了太守的家人们。

    太守一个讲究礼义廉耻的读书人,哪能受得了二当家们这种屎屁尿还兼黄暴的“问候”?当即就怒声命手下的兵卒们放箭。

    顾星朗带着小卫,还有几个身手不错的亲兵,趁着这通乱,贴着街边的民居,往城下摸去。

    江卓君在这时醒了过来,睁眼就看见了要往自己身上盖棉衣的玉小小。

    “公主,他醒了,”小庄发现江卓君睁眼了,忙跟玉小小喊。 嫂索** 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玉小小把棉衣盖在了江卓君的身上,问了句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江卓君挣扎着坐起身,一看城门那里的动静,江卓君心下绝望,这下子他们江家纵是全身是嘴,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喂,”玉小小把手伸到江卓君的眼前,晃了晃,说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他看起来有点呆啊。”

    “呆子不是他这个样子的,”玉小小教育小庄:“他这最多是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现实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