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395冬雷震震,夏雨雪
    小卫到底是个靠谱的好少年,看王嬷嬷瞪着顾星朗看,小卫想了想,跟顾星朗小声道:“驸马,嬷嬷这是在让你做主呢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”

    顾星朗想了半天,抬手拍了拍江卓君的肩膀,两个之前在沙场之上兵戎相见的人,都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大当家一帮人都着急,恨不得冲顾星朗喊,现在不是你跟这将军拍肩膀哥俩好的时候,你倒是说说下面该怎么办啊!可王嬷嬷才发过威,这会儿大当家这帮前海盗们,谁也不敢开这个口,怕王嬷嬷拿他们撒气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拉顾星朗的袖子,救与不救就是一句话的事,想太多让她捉急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伸出去拍江卓君肩膀的手收回来,说了句:“人命要紧,再去菩提寺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妇人听了顾星朗这话,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全身的力气好像都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那你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星朗对着外人一向是吝啬笑容的,还是冷着一张俊脸道:“人活着,总归会有办法,我们先想办法过了眼前这一关吧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听了顾星朗的话,觉得顾星朗这是把玉小小也置于险地之中了,心中不高兴,但该守的本分王嬷嬷还是会守的,往后退了几步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红木箱有上下两扇门,顾星朗说着话,把红木箱上的封条一撕,开了上面的一扇门让江卓君看。

    甭管这是朱鸟还是凤凰,上品红玉被火光映照,只瞬间的光华流转,就让人目眩神迷了。

    江卓君咬着嘴唇,目光挣扎,这个情他还不起,但他也没办法拒绝顾星朗的好意。

    顾星朗也没让江卓君细看这尊红玉朱鸟,很快就将木门关上了,跟江卓君说:“这几个孩子的病情等不起,你带着这尊凤凰再去一趟菩提寺吧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拿些酒来,”顾星朗跟小卫道。

    小卫跑到他们这帮人休息的地方,拿了几瓶烈酒过来,递到了江卓君,还有那四个还得跟着江卓君跑一趟菩提寺的江氏族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老道看看小卫空了的手,说:“贫道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酒放在哪里?”王嬷嬷看着老道问,在老道与小卫之间,王嬷嬷自然而然地护着小卫。

    老道自己找酒喝去了,冲小卫能瞪眼,他冲王嬷嬷瞪不了眼啊。

    江月娘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的弟弟,江卓君身上的伤不轻,冒着风雪来回这么跑,她弟弟能受的了吗?可是看看身边的族人们,让江卓君休息一下再走的话,江月娘没能说出口,这话一说,怕是有些族人会更恨他们姐弟了,况且文则这四个孩子的病也等不起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江卓君喝了几口白酒,收拾了一下又要出发,问了一句:“你身上有伤,这会儿身体还能支撑得住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身上的伤口其实疼得厉害,但听见玉小小问,小江将军还是愣了一下,随后才一笑,道:“我无事,公主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玉小小说:“我怎么可能不担心?你身上也有伤呢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玉小小,他就是能从玉小小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出,玉小小是真的在担心他。江卓君看着玉小小有些恍神,他与这公主说起来只是陌生人,玲珑公主为何要待他这么好?

    顾星朗不动声色地把玉小小拉到了自己的身后,说了句:“你们尽快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听见了顾星朗说话的声音,江卓君回过了神来,知道自己方才那样盯着玉小小看很失礼,江卓君把头一低,难掩神情上的尴尬。

    大当家这一帮无良人士就也看自家公主,他们的公主到底是有多国色天香,明艳照人,才能让这位江将军看入了迷?

    “咱公主其实长得挺好的,”二当家跟兄弟们嘀咕。

    大当家叹气,说:“要是力气能小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前海盗们都不吱声了,有一种人物可以厉害到让人忽视长相的地步,他们的公主无疑就是这种人物。

    江卓君,天星子一行六人,带着红玉朱鸟冒着风雪,再次往菩提寺走了。

    想想在山洞里江卓君盯着玉小小看的样子,天星子走在江卓君的身边,小声问道:“小江将军,你的生辰八字是多少?”

    江卓君的脸上裹着厚巾,只一双眼睛露在外面,在雪地里没走上一会儿,挺长的眼睫上已经结了一层冰霜。江卓君看看老道,说:“道长要我的生辰八字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天星子当然不会把自己无聊的心思说出来,只跟江卓君说:“算算我们此行的吉凶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不用了,我现在不信这个。”

    老道气结,难不成跟那个小怪物混的人,都不信他?“你不信没关系,”老道没好气地道:“贫道想求个心安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就奇怪道:“那道长给自己算一卦不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老道说:“窥天机之人不窥己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江卓君被老道缠得没办法,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小声地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道回头看看抬着红木箱艰难行走的江氏族人,跟江卓君小声笑道:“你莫怕,他们就是知道了你的生辰八字也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江卓君说:“道长就这么肯定吗?”

    天星子说:“江家要想重振家业,除了你,他们还能靠谁?靠那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?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前方的风雪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老道边走边掐指算着,然后一个跟头跌在了雪地里。

    江卓君忙停下脚步,弯腰扶老道,说:“道长你还好吗?” -~*笔♣阁?++

    老道看一眼江卓君,把江卓君的手一甩,游魂一样地从雪地上爬起来往前走,这货跟那个小怪物的八字竟然是再适合不过的八字,两情相悦,举案齐眉。老道想想顾星朗,紧锁着眉头掐指再算,难不成师门那些窥天机,测凶吉的本事都是假的,他只是一个江湖骗子?这不能够啊!

    “道长,”江卓君追上了闷头往前疾走的老道,抬手就把老道的肩膀一按,狐疑道:“您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有雷声在山巅之处响起。

    冬雪阵阵,夏雨雪,这是天相异变。

    “七杀,”天星子听着耳边的冬雷声,看着江卓君,喃喃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