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04公主也是会刑讯逼供的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活着出来了,”玉小小站在了净世的跟前,冷声道:“那些被虫子寄生的人是怎么回来,你跟我说说吧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

    “你见着了……”净世的话说了一半顿了一下,然后摇头道:“你们不可能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奉天的护国寺里,我已经见过这些人了,”玉小小说:“莫问能把他们一路从永生寺带到护国寺,你们能控制这些人,说,你们是怎么控制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净世还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小卫这时走了过来,说:“公主,你说那些怪物是人?”

    “没被那些线虫寄生之前,他们一定是人,”玉小小看着净世说:“佛说慈悲,你们算是什么佛门弟子?”

    “你,”净世瞪着玉小小道:“你什么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求永生,”玉小小说:“那些虫子也许真的可以让那些人不老不死,可变成那种不人不鬼的模样,这样的永生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无知妇人,”净世说:“你懂什么永生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懂,”玉小小说:“所以我知道我得杀了你们这帮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杀了我们的主持?”净世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还杀不了莫问,”玉小小冷声道:“不过你们的主持不是一样拿我没办法?”

    冷笑凝滞在了净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坏人一定会不得好死的,”玉小小跟净世说。那些把人类拖进末世的人,最后还不都是自食苦果?玉小小相信,莫问和他永生寺的这些帮凶,最后也一定是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净世看了玉小小半天,最后说了一句:“玉玲珑,你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人生不过百年,莫问却想永生不死,是谁太自以为是?”玉小小问净世。

    “尔等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不等净世把这话说话,伸手就在净世的肩骨上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净世就感觉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老道三个人清楚地听见了“咔嚓”一声骨断的声音,小卫无动于衷,老道和二狗子都是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说,”玉小小声音冷冰冰地道:“你们是怎么控制那些人的?”

    骨断的剧痛让净世闷哼了一声,看着玉小小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抬手把净世另一边的肩膀也是一捏。

    两边骨胛骨全断的净世主持眼前一黑,马上就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玉小小手按在净世的心口,指尖一道电流窜出。

    这一回的电流很微量,就站在玉小小旁的小卫三人完全没有察觉,可这电流击在净世的心脏之上,瞬间就将净世从昏迷中击醒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,”玉小小对净世冷道:“我可以把你全身的骨头都拆一遍,你想试试看的话,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疼痛让净世苍白了脸,嘴唇颤抖着,这位“高僧”却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”玉小小嘴角往上扬了扬,看着像是笑了一下,公主殿下说:“让我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。”

    净世出身朱雀的贵族家庭,幼年时进入永生寺即被莫问认为聪慧而看重,可以说净世这辈子,除了在抢朱雀国师之位时输给了澄明,其他的时候都是顺风顺水过来的,净世主持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受被人活生生拆骨的苦楚。

    小卫三个人看着自家公主庖丁解牛一样,下手既快又狠还极准的拆净世身上的骨头,一时之间,连同小卫在内,都感觉自家公主有些陌生了,甚至是一时之间不太能接受这样的公主殿下。

    玉小小面瘫着脸,手按在了净世的脊柱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净世终于开口跟玉小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养这么多怪物?”玉小小说着话,手下加重了一些力道。

    净世一声惨叫,疼痛让他甚至开始失禁。

    “说,”玉小小也不看净世身下的尿液,还是冷声跟净世道。

    “主持专门派人管着他们,”净世颤声道:“我知道要定时喂这些,这些药人。”

    “药人?”玉小小把净世的僧袍一揪,把净世半拎了起来,说:“这些是药人?”

    “是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被药害成这样的?”小卫失声道。

    天星子就着急地问:“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“莫问派来的人在哪里?”玉小小盯着净世的双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,在石室里,”净世说道,疼痛已经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围,回答完玉小小的这句话后,净世再一次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小小将净世扔在了地上,转身看向已经清醒过来的江卓君。

    “公主,”江卓君看玉小小转身了,开口道:“那些怪物不可以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死了,”玉小小走到了江卓君的跟前,蹲下身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垂眸看玉小小的双手,白净有些肉呼呼的一双小手。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也看看自己的手,跟江卓君说:“对着这种不拿人命当回事的人,我们要客气干什么?”

    江卓君抬头看着玉小小一笑,说:“公主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叹了口气,抬手拍拍江卓君的肩膀,小声道:“你们家那四个小孩没办法,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的神情黯淡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道走了过来,跟江卓君说:“你也尽力了,这会儿伤心无用,将军节哀吧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扭头看看睡在二狗子厚棉衣上的顾星朗,刚醒来时,看见浑身是血的顾星朗,江卓君是被吓了个半死,等摸过去,确定顾星朗呼吸平稳,身上无伤后,江卓君才长出了一口气。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江卓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小顾还有小卫怎么会昏迷的?”玉小小问道。

    “石室里不时就会响起钟声,我是被震得昏迷,”江卓君看看小卫,说:“我想他们也一样。”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说:“那钟声我也听见了,我把那破钟砸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惊道:“砸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也不知道,是谁帮的我们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很茫然地看向了小卫,还有人帮忙吗?

    天星子蹲在地上把顾星朗又看了看,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驸马这样不对劲啊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