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05小江,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
    “将军,”二狗子听了老道的话后,一脸不屑地跟江卓君说:“你别信他的话,他要是算不出命来,他就会跟你说这句话,我们兄弟都习惯了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”

    老道翻白眼,他还是那句话,有这帮混蛋哭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将军,”二狗子说:“我们公主是好人,你遇见了我们公主,什么事就能,”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这样的词,二狗子是一句也不会说,想了半天,最后只能说:“反正将军遇上什么事,有我们公主在,那都不算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从山崖下又跃进了洞中,说:“什么事不算是个事?”

    二狗子说:“公主,道长又在糊弄小江将军算命呢,我就跟小江将军说,有公主在,小江将军就不会再遇上难事了。”

    老道已经懒得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向了江卓君,脸上虽然没表情,但目光很暖,说:“小江你放心吧,你和四皇子都不会有事的。”这关要是过不了,江卓君还怎么当朱雀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兵马大元帅?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玉小小一笑,笑容很清浅,但很真诚,江卓君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觉得江卓君笑起来的样子,她看着很顺眼,“以后要多笑笑,”玉小小想学着江卓君的这种笑法笑一下,最后发现自己还是学不了,只得抬手把自己的嘴角往上扯了扯,冲江卓君“嘿嘿”了两声。

    江卓君……

    老道一捂脸,这么蠢的人,怎么会是他家公主?

    二狗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给玉小小看,说:“公主,你看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看看二狗子张着的大嘴,玉小小说:“狗子,你以后得少吃点糖了,我发现你有蛀牙了。”

    二狗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二狗子一拎,一声招呼没打,往山洞外一跳。

    “妈啊!”二狗子又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老道清了清嗓子,跟江卓君说:“将军,你要信贫道的话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洞外的天空,冬日里电闪雷鸣的异象已经消失了,但仍是漫天的飞雪。

    老道说:“将军,你觉得我家公主如何?”

    江卓君道:“我信公主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老道问。

    “四殿下不死,我就还有机会,”江卓君小声道:“我既然能逃过罪奴之辱,那四殿下为何就不能东山再起?”

    老道心塞,他说了那么多话,这货都不信,就只信玉小小的话!

    “永生寺,”江卓君看着漫天的飞雪说了一句:“我只要还活着一天,就跟这寺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老道呆了呆,最后跟小江将军说:“你跟我家公主一定能成为小伙伴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二狗子送下了山崖,又上去接人去了。

    小卫没理会二狗子,心事重重地看着昏在自己怀里的顾星朗,他家驸马这是第几次这样了?

    玉小小第三次带下来的人是天星子。

    老道双脚落地后就走过来看顾星朗,跟小卫说:“他这会儿昏迷,身上一定血脉不通,你得给他多穿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小卫脱了自己的外袍,裹在了顾星朗的身上。

    二狗子这时打了一个喷嚏,想起来自己的棉衣脱下来给驸马爷当垫子后,这会儿还在山洞里放着呢。“公主,你把我的棉衣带下来啊!”二狗子冲着山崖上,扯着喉咙喊。

    老道说:“行了,别喊了,就公主那号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两个铜板花的主,她能忘了你的棉衣?”

    小卫这时问老道:“你觉得驸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道这才又看向了小卫,说:“你感觉驸马不对劲?”

    小卫抿着嘴唇看着老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老道跟小卫说:“他暂时还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暂时?”

    老道说:“那十年以后的事谁能知道呢?”

    十年?如果顾星朗能平安十年无事,那小卫还能放心点,顾星朗平安了,他家公主不也是能平安了吗?

    老道走到旁边呆着去了,破军的命格太凶煞,谁知道他们这些人会被顾星朗克成什么样?

    山洞里,玉小小把二狗子的棉衣拿在了手里,转身就看见江卓君脱下了身上的外袍。看看这件的确是脏了的外袍,玉小小跟江卓君说:“虽然脏了,但小江你还是穿上吧,外面天很冷,你要冻着了怎么办?你忘了你身上还有伤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犹豫了一下,双手一抬,将外袍给玉小小披上了。玉小小的衣服被暗河水浇得湿透,再吹吹寒风,在风雪里来回跑这么几趟,公主殿下身上的衣服已经冻住,都结了冰柱子。“是不是温和一点了?”江卓君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不怕冷,但外袍带着江卓君的体温,玉小小能感觉到这件外袍的温暖。

    江卓君看玉小小站着没动,抬手给玉小小把外袍衣领上的扣子扣上了,这样一来,这件外袍就不会从玉小小的身上掉落了。

    “小江,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,”想想记忆里的那个江卓君,玉小小跟面前的这个江卓君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江卓君还是笑容清浅的笑,这个世上值得他温柔对待的人并没有几个,“公主,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,”江卓君低声跟玉小小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都是不好不坏的人?”玉小小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膀,说:“谁敢说自己是真正的好人,一辈子没干过一两件坏事?小江,我们做事问心无愧就好了,想太多那活着多累呀?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从玉小小的瞳孔中倒映出来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”玉小小掂脚替江卓君抹掉了凝在眉宇上的冰渣子,说:“等我们到了赤阳城,我帮你救四皇子。” 百度嫂索|- —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公主,你为何不帮玉贵妃娘娘和七殿下?”

    “我爹没让我帮他们啊,”玉小小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,江卓君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来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,谁说当皇帝就能幸福的?”玉小小紧接着就又说了一句:“我姑姑就是个给你们的皇帝当小老婆的人,我觉得我把她带回奉天去更好,有我爹一口饭吃,我爹就不会让她饿着。我们奉天又不是没有好男人了,小江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江卓君……,公主不是想给玉贵妃再找个男人,给七殿下找个后爹,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四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,打赏,票票,收藏还有留言,真心感谢,抱住么么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