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15公主说,我们和狗就不要互相歧视了
    顾星朗问玉小小:“你喜欢那尊朱鸟?”

    玉小小忙就点头,傻子才把大玉送出去,留小玉啊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大当家站边上望天叹气,对这个傻缺公主还有什么话可说的?礼单册子这会儿估计就摆在厉啸远的御书案呢,这寿礼是能随便换的吗?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摸了摸面前的这尊红玉飞龙,扭头看看玉小小黑沉沉的眼睛,顾星朗把头点了点,说:“这个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老天爷啊!

    大当家脚下一滑,一头撞木箱子上了,然后捂着脑袋看顾星朗,你这是不宠媳妇,你这是在跟着你媳妇胡闹,你到底知不知道啊驸马爷哎!

    老道这时走了过来,看着这尊红玉飞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道长觉得它不好?”

    老道说:“血气太重,这玉可不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神情一凛。

    玉小小倒是不在乎地道:“那就给厉啸远吧。”

    老道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了句:“厉啸远又不是我爹。”

    老道点了点头,是,厉啸远要是你爹,那就真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出发吧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,厉啸远什么的,现在都不算是个事,顾星朗的身体现在对玉小小来说,才是最先要考虑的事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里下令要走,三叔公带着江氏族人送江卓君出来,看着将脸遮了一个严实的江卓君,三叔公低声道:“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叔公你们也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带着几个兄弟,拿了不少干粮和几张银票来,跟江卓君说:“小江将军,这是我们驸马爷吩咐给你们族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点一下头,这个恩情他同样拒绝不了顾星朗。

    “小江,”玉小小坐在马车里喊:“告别完了吗?我们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跪下,给三叔公和族中的长辈们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三叔公伸双手扶起了江卓君,低声重复了一句:“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应了三叔公一声是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小卫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看着玉小小一行人渐渐远去,三叔公才跟站在洞口前的族人们说:“我们收拾一下,天黑之前下山去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公,”有族中的妇人小声道:“怎么就让月娘带着小宝跟着去了呢?”

    三叔公回头,看看这年轻妇人和被她抱在怀里的男孩儿,说了句:“凭她是卓君的同母姐姐。”

    妇人被三叔公说得把头一低。

    三叔公摇了摇头,跟族人小声道:“这个时候算计的越多,你们就失的越多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坐在马车里,车外风声呼啸,雪粒打在车厢顶上沙沙作响,小夫妻两个靠坐在一起,倒也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玉小小从衣带里拿出了风铃,又把从菩提寺石佛里取出的小铜铃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风铃拿在手里晃了晃,发现没有声响,把铃铛翻过来一看,发现铃铛里被玉小小塞上了棉花,“怎么塞上棉花了?”顾星朗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狗,”玉小小说:“走路还得响铃铛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噗得一笑,下巴蹭在玉小小的发间,小声道:“哪有人说自己是狗的?”

    “都是哺乳动物,我们和狗就不要互相歧视了,”玉小小看着手里的铜铃说。

    这种话要顾三少怎么可能听得懂?正想问问什么叫哺乳动物,玉小小晃了晃手里的铜铃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头猛得就是一疼。

    玉小小很利落地把一团棉花塞进了小铜铃里,跟顾星朗说:“这是我从菩提寺拿的,你知道不?他们把这个小铃铛藏在一个大石佛里,我先还以为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呢,最后没想到会是一个铃铛。”

    疼痛瞬间消失,让顾星朗觉得方才的头疼只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顾星朗,说:“怎么不说话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从玉小小的手里拿过小铜铃,镂空雕花的铜铃极小,只有顾星朗的半个指节大,颜色黯淡,看起来年代久远,但没有铜锈。

    “小顾,你觉得这玩意儿值钱不?”玉小小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了摇头,说:“只是一个铜铃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道长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去扣塞在铜铃里的棉花,想确认一下自己方才是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马车却在这时一晃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忙把铜铃往手心里一收,大声问车外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车轮子陷雪里了,”小卫回顾星朗的话道:“驸马,你和公主要下车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带着玉小小下车,就看见左边的车轮子大半都陷雪里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带着几个兄弟过来要抬车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陷进去了,”老道的声音这时从后面传了来,王嬷嬷她们坐的那辆车也陷雪里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前方白茫茫一片的山路,跟小卫说:“这条路不能走,你和小庄再去前边探探路。

    小卫领了命,跟小庄往前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抬头看天,跟顾星朗说:“小顾,一会儿可能会有暴风雪,我们要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,天空上乌云密布,像是一层层堆叠在他们的头顶,水中翻滚的巨浪一般。把手里的小铜铃塞到玉小小的手里,顾星朗说:“把它收好,我去后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”玉小小把小铜铃又塞衣带里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往后跑去,寿礼可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大当家的身边,看看大当家因为使劲而涨红的脸,问了一句:“这车有这么重吗?”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大当家被玉小小说的,嘴巴一张力气就泄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一抬,再往前一推,马车到了平整的雪地上。

    大当家看看玉小小的手,把头一扭,暂时他不想看见货,太伤自尊。

    江卓君原本想上前帮忙的,看玉小小一只手就把车子抬出了陷坑,江卓君站在雪地上愣了半边,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,有些画面是挺伤自尊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丢车里的那串风铃拿了出来,将小铜铃串到了这串风铃上,举到眼前看了看,感觉多了一个铃铛,这串风铃的造型也不违合。玉小小感觉挺好,将这一串铃铛又塞回衣带里了,顾星朗送她的东西,怎么地也要好好收着的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