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28与皇位无缘的皇子
    景陌和景氏皇后都不明白玉小小在说什么,姑侄俩对望了一眼,景陌问玉小小道:“公主,你说什么肌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说吧,他以后小……”便这个字在玉小小的嘴边上转了一圏,说出来的话变成了:“小解不能自控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先是呆呆地看着玉小小,突然尖叫了一声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因为他那里的护约肌缩进骨盆里去了啊,捅他这一刀的人太狠毒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扶着身形摇摇欲坠的姑母,小声问玉小小:“如果,如果开刀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摇头:“进入骨盆了,现在这个条件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这样,你不能哭,”玉小小冲景氏皇后摆了摆手,说:“你能接受这样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看着玉小小,像是没听懂玉小小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,先不告诉他这个病情,”玉小小说:“先救命要紧,但你和他爹要有心理准备,他日后的生活会有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景陌看景氏皇后好像还是不明白的样子,便直接问景氏皇后道:“姑母,你想让厉渊再活下去吗?”一个有失禁隐疾的皇子,等于跟皇位无缘了,这样的皇子,就是弃子,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景氏皇后身体一颤,难以置信地看了景陌一眼。

    玉小小很不解地道:“他可以活下去,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闭了闭眼,再睁眼时,看见了站在自己身旁的厉啸远,目光甚至没有在厉啸远的身上停留,景氏皇后伸手想拉玉小小的手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手往身后一背,说:“我的手消过毒了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也没把玉小小的话听得真切,手就空抬在那里,跟玉小小说:“本宫拜托公主你救救本宫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点头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在床榻那边说:“公主,你过来看看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走到了床榻前,床榻前的空气里这会儿全是白酒的味道,厉渊嘴里咬着一块毛巾,神情痛苦不堪地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厉渊说了一句要忍住,动手给厉渊缝合伤口,顾星朗也没离开,就站在床榻前看着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缝合完了伤口,玉小小又给厉渊做了一个皮试,没问题了,给厉渊打了一针青霉素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”把这个手术做完了,玉小小跟厉渊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厉渊看着玉小小,嘴里咬着毛巾,还是发出了声音,听着像说话,又像是呜咽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死的,”玉小小摸摸厉渊的额头,可惜了,这个三殿下长得跟景陌还有点像,年纪轻轻的,就受了这种伤。

    厉渊听了玉小小的话后,再一次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?”顾星朗看厉渊又昏迷了,还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玉小小很淡定,年轻人生命力强悍,又没有耐药性,玉小小相信厉渊不会有性命之忧的。

    景氏皇后听见玉小小说厉渊没事了,身子一软,被景陌手上又加了把劲才扶住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”景氏皇后这一回是拉住了玉小小还沾着血的手,哀声道:“本宫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景陌,觉得自己看在景陌的面子上也得跟这位皇后娘娘说几句好话,想了半天,玉小小“呵呵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景陌直觉不好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景氏皇后说:“本宫这个自称威武又霸气,皇后娘娘我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景陌开始咳嗽,而且是看着玉小小咳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给景氏皇后点赞的,被景陌这一通咳,咳得没说出口了,问景陌道:“你这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公主你饿了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来精神了,说:“我们这就出去吃饭?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,”景陌看顾星朗,说:“公主你和清辉先去,我迟一些到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一块热毛巾递到了玉小小的手里,小声说:“擦一擦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拿毛巾擦手上的血,一边跟景氏皇后说:“要是景陌他表弟夜里发烧,就是你们说的发热,景陌他姑你就派人去汇贤居找我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脑子乱,赤阳城的驿馆里有叫汇贤居的吗?还有,为什么这公主喊人,她听着这么别扭呢?

    玉小小把手擦干净了,抬头又问景陌:“我们要在哪里汇合呢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我记得赤阳城里的一家酒肆叫四海楼,那里的饭菜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四海楼这个名字念了一遍,说:“我和小顾没有来过赤阳城,你不要骗我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想了想,问景氏皇后:“姑母,赤阳城最好的饭馆是叫四海楼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雀帝宫的诸人,这对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收拾停当了,把玉小小的医药包拎在了自己的手上,说:“我跟汇贤居的老板打听过,他说有一家叫大四海的酒楼不错。”

    景陌愣了一下,心想,难不成我记错了?

    玉小小拍板道:“我们去大四海,这个名字好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开口问道:“你们是在谈论去哪里吃饭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景陌,你姑姑不会伤心太过,神智有点不清了吧?我们说了半天下馆子的事了,她才听出来?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”顾星朗想带玉小小走,这会儿厉渊无性命之忧了,想想这位三皇子受伤的部位,顾三少就片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。

    “伤好之前,水要少喝,”玉小小想想,又跟景氏皇后说:“不渴死就行,一定不能多喝水啊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这里还没说话,宫室门外就有一个太监大声道:“陛下,大理寺卿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抓到剌客了?”厉啸远也没让大理寺卿进宫室,大声问了一句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跪在宫室门外的大理寺卿颤声道:“陛下,大殿下被匪人掠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厉啸远一个头顿时两个大,老三遇剌,老大也出事了?

    23333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瞅着个头比他爹要高半个头的厉啸远心想,这人当个皇帝连儿子都护不住,还不如我家那个昏君爹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就眉头皱皱,没想到朱雀的赤阳城竟然能乱成这样,堂堂一个皇长子能当街被强盗绑走?什么强盗这么厉害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