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32顾三少说,事情要糟!
    “真傻,”玉小小看着大当家说:“他被我们揍得招供了,见到厉啸远后,再改口说是因为我们严刑逼供,他才胡说八道的,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大当家被玉小小问住了,是啊,要是厉浩在他们这里装孙子了,见到厉啸远后,倒打一耙把他们说成是孙子,怎么办?

    “熊熊,”玉小小说:“你太天真了,人性是很复杂的啊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”

    大当家泪,突然发现自己的智商还不如一个傻缺,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二当家挠了半天头,说:“那我们去再,再干几票?”

    江卓君……,再干几票?这帮人真的不是土匪强盗出身,真的不是吧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行,今天来不及了,大街上全是兵,我们明天行动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公主,您,您真的要这么做?他们可是皇子啊!”小江将军跟玉小小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会儿坐下来了,抬头看看自己撸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媳妇,也别说大当家这帮人遇上打架斗殴跟看见亲娘似的,上梁就不正,你还能指望下梁正吗?

    厉浩这时躺在地上,脖子动了动,发出了一声呻呤。

    玉小小“咦”了一声,没想到她这一回没用什么劲,让这小子这么快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小庄吃惊道。

    小卫和大当家几个人都跟小庄一个感觉。

    江卓君不明白,厉浩又没死,醒过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为什么这帮人要表现得跟看见死人复活了一样惊奇?

    顾星朗就没想这么多,看见厉浩要醒了,顾三少坐着一脚踹出去,踹在厉浩的太阳穴上,把厉啸远的皇长子又弄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几个人条件反射地都是一缩脖子,要不说这是两口子呢?

    顾星朗把人踹晕了,看看江卓君,说:“这事怕是要糟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有哪里不对?”这话问出口了,江卓君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现在有哪件事是对的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大皇子去大理寺一定是去看四皇子的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四皇子关在大理寺?这么巧,我们奉天的天牢也叫大理寺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

    不管哪个国家的天牢都是设在大理寺里的,这是常识好不好?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拉坐了下来,从怀里拿了包点心出来,塞给玉小小,说:“饿了吧?吃点心。”

    这画面,没几个正常人类能直视,这位到底是在哄媳妇还是在养女儿?

    玉小小眼前有食物了,拿了一块送嘴里尝尝,眯了眼睛,冲顾星朗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你慢慢吃,吃完了我这里还有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上下看看顾星朗,这位的身上到底装着多少包点心?真心看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哄住了,扭头就又跟江卓君说:“剌客在大理寺门前行剌,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四皇子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听了顾星朗这话,心里那些跑偏的思维一下子回到了正轨上,小江将军站着就是一颤,“所以我们绑了大皇子,陛下也会认为,我们是为了四殿下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这话没错啊,我们是为了四殿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们明白可以,可这事不可以让别人明白,特别是陛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小卫这时也明白了,说:“这样一来,四皇子的处境不是更危险了?”

    “皇权天威,”顾星朗看着江卓君道:“陛下怎么可能忍受来自臣民的威胁?”

    江卓君跌坐在了身后的木椅上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向了小庄和小卫,低声道:“你们出去打探一下消息。”

    小庄小卫冲顾星朗应了一声是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当家紧张道:“那,那我们这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事情做下了就不要慌,”顾星朗道:“先看看朱雀国君要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看自家小顾和对面的江卓君。

    顾星朗在这时递了杯热茶到玉小小的面前,说:“喝点水再吃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就着顾星朗的手喝了几口水,问顾星朗:“四皇子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手举着茶杯,一手抬姆指,擦了擦玉小小的嘴角,道:“现在还不好说,我们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顾星朗这话,玉小小很没心没肺地低头喝水,吃点心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理寺天牢里,厉啸远将江贵妃往四子的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“母妃!”四皇子厉洛人跪在地上,见自己的母妃就要跌在自己的前面了,忙把腰身一挺,半抱住了江贵妃。

    江贵妃自从被贬冷宫幽居之后,数月来,第一次见到儿子,当下也顾不上心中的惊恐,反抱住厉洛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厉洛却将江贵妃抱着他的手硬是掰开,将江贵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,看着厉啸远问道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厉啸远听见厉洛的这声喊,马上就怒道:“朕没有你这样的孽子。”

    厉洛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戴着的镣铐,抬再头时神情平静,看着厉啸远道:“不知道陛下深夜来此,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陛下?这个孽子喊父皇,厉啸远动怒,听着这声陛下,厉啸远却仍是感觉剌耳。

    “陛下,”站在厉啸远身边的国师澄明,这时开口小声道:“大殿下之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厉洛看了澄明国师一眼,眼中的厌恶之情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厉啸远道:“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让你的人放了厉浩,朕饶你们母子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厉洛愕然,下意识地就问道:“厉浩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混帐!”厉啸远上前几步,一记耳光就打在了厉洛的脸上。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“陛下!”江贵妃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说!”厉啸远不为所动,盯着厉洛道:“你的人把厉浩带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厉啸远一记耳光,让厉洛的耳朵半天听不见声音,看着自己父皇一张一合的嘴,四皇子有些茫然地想着,同样都是这个人的儿子,为什么这个人就一点信任也不给自己呢?难不成,他真的是个忤逆不孝的孽子?

    “说话!”厉啸远抬手又要打。

    江贵妃跑上前,把厉洛死死地抱在了怀里,哭问厉啸远道:“陛下,您是不是要逼死我们母子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