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42景大皇子说,情爱伤人
    玉小小看小卫,说:“卫啊,你担心小顾什么?”

    小卫也说不上来方才那一下顾星朗给他的感觉是什么,想了一下,才说:“方才驸马杀人,把,把我吓到了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夫妻俩都看着小卫,表示自己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,”小卫被这二位看得,突然就感觉自己有些丢人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雪地上的尸体,这人死的是太多了点,于是公主殿下就说:“可能做侍卫跟上沙场还是有区别的,卫啊,没事哈,以后让小顾带你去沙场,多适应几回,你就不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小卫臊红了脸,这种安慰还不如什么也不说啊!

    “走吧,”顾星朗把手中也不知道原主人是谁的长枪往地上一扔,拉起了玉小小的手,说道:“人救了,下面的事就与我们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冲小卫说:“我们撤。”

    握在手心里的手,肉乎乎的,很温暖,这让顾星朗躁动的心似乎是被什么安抚住了,一点一点地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景陌这时坐在驿馆的一间上房里,抬眼看看自己的侍卫长,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侍卫长道:“属下们去查过了,二皇子和五皇子被龙贵妃召进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躲进宫去了,”景陌冷笑了一声,道:“看来龙妃这个女人还是有点脑子的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现在刑场那里已经乱了套,属下甚至听人说,朱雀国君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那厉啸远死了吗?”

    侍卫长摇头,小声回禀景陌的话道:“说什么的人都有,属下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,还,还……”侍卫长犹豫着,也不知道下面的话,自己能不能说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这才道:“属下还听说,龙贵妃所生的三位皇子,都,都是她与相国艾敬忠所生。”

    景陌听傻眼了,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,说:“你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男人其实也爱八卦的,侍卫长这会儿的神情看起来就有点小兴奋,跟景陌说:“有不少人在传,说龙贵妃生的三位皇子,不是国君的儿子,而是龙贵妃与相国艾敬忠私通生子。”

    景陌感觉哭笑不得,这话从何说起?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这种传言一出,龙贵妃和艾相爷要头疼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害了厉渊,”景陌冷道:“别人不对付她,我也会对付她的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这才收敛了神情,问景陌道:“主子,那下面?”

    “盯住那两座王府,”景陌道:“我要让龙妃无子傍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侍卫长领命道。

    一个侍卫这时站在了门前,跟屋中的景陌禀道:“主子,玲珑公主的人都安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景陌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侍卫又跑走了。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主子,去刑场的那帮人,会不会是玲珑公主和顾驸马他们?”

    景陌抬眼看看自己的这个亲信,这还用说嘛?除了这帮人,还有哪帮人有这个胆子?想到这里,景陌突然就囧住了,他这会儿敢肯定,龙妃和艾敬忠私通生子这话,不可能是从哪个皇子后妃那里传出来的,这一定是玉小小那帮人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侍卫长看景陌突然就僵住不说话了,吓了一跳,说:“主子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景陌干咳了一声,说:“这事只能是他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那他们不是骗了主子?”

    景陌一笑,道:“他们去劫沙场,掺和厉氏皇族的夺嫡之事,这些事我不知道才能不被他们连累,公主和驸马是好意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嘴角抽抽,那两位是不是给他家主子灌什么迷药了?怎么不管这两位做什么,他家主子都能把这两位往好了想呢?

    “找厉浩的事要抓紧,”景陌又跟侍卫长道:“这事,你亲自去办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领命,问景陌:“主子要杀了这个厉浩吗?”

    景陌端起茶杯在手里转了一圈,却也没喝,小声道:“既然我与湘宁公主做不成夫妻,那龙方砚就不能当青龙的太子。”他不娶,也不能让他的哪个兄弟得了这便宜。

    “主子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龙妃与青龙国君是同胞姐弟,两个人感情不错,”景陌看着手中的青瓷茶杯道:“若是厉浩死在龙方砚的手里,我想青龙的皇子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明白景陌的意思,杀了厉浩,最好是把龙妃的三子都杀了,嫁祸龙方砚。“属下明白了,”侍卫长跟景陌恭声道:“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退出去后,一个幕僚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,跟景陌道:“主子,湘宁公主之事,您真的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决定了,”景陌片刻都没多想,说道。

    幕僚道:“那王妃人选?”

    景陌招手让幕僚坐,笑道:“我知道先生在担心什么,放心吧,能做我正妻的人,一定是可以助我夺天下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幕僚小声道:“可就在下看来,如今湘宁公主是最好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景陌仍是笑了一笑,诛日诸皇子内斗不断,他的父皇震怒的同时,也绝了让他们兄弟娶权臣之女的念头,皇室已乱,他父皇不可能再让朝中的权臣们因嫁女而掺和到夺嫡之争中。就现今而言,湘宁公主的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,青龙的公主,虽是庶出,但是身后站着龙方砚,与青龙太子交好,景陌知道,这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幕僚说:“主子,若只是因为玲珑公主与湘宁公主不睦,您就放弃湘宁公主,这未免有些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景陌低声道:“这与玲珑公主何干?是我不喜欢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幕僚不出声地叹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他辅佐的这个主子有没有察觉到,玲珑公主的影响力是不是太大了一点?

    景陌转着手中的茶杯,小声叹了一声:“情爱伤人。”[^^].首发

    “主子?”幕僚忙就出声相问。

    景陌看了看这幕僚,道:“看着厉洛,先生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幕僚被景陌问的一愣。

    景陌自问自答道:“与其做鱼肉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生,我若失败,厉洛的下场就是我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窗外风声呼啸,落雪却是无声,幕僚觉得景陌的话语冷过这个冬夜的风雪,让他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