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45四皇子问,你是卓君?
    小夫妻俩腻歪在床上说了半天的话,拖拖拉拉的起床后,推门晒晒冬日的暖阳,感觉心情很好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顾星朗活动了一下身体,眯眼看着头顶天空的太阳,跟玉小小说:“一会儿我让人进宫去请旨,我们去见见玉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们要送她礼物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说:“圣上没有吩咐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放心了,说:“那行,那我们去看看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另有一份专为玉贵妃备下的礼,放在顾星朗这里,不过为了自家媳妇的心情着想,顾三少决定这礼他悄悄的送出去就完了,他媳妇这儿就什么也不要说了吧。

    厉洛这会儿由江卓君伺候着喝了一碗汤药下去,张嘴想说话,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江卓君放下了药碗,替厉洛拍着背。

    厉洛被关在天牢里就没过过好日子,昨天晚上再被吊在刑场上,硬生生吹了半天的风雪,原本因为习武很健康的身体,这会儿极度虚弱,连坐起来都需要人扶。

    “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,”江卓君劝厉洛道。

    厉洛冲江卓君摇了摇头,止住了咳,缓了一会儿后,哑声跟江卓君道:“玲珑公主和顾星朗为什么要救我们?”

    江卓君一笑,道:“他们可怜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江卓君扶着厉洛又躺下,小声道:“公主不会害我,殿下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厉洛看着江卓君,心中狐疑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去休息了,”江卓君说:“这里是景大皇子住着的驿馆,不会有人来搜查,你可以安心休养。”

    厉洛说:“景陌?”

    江卓君点头。

    “景陌为何也愿救我?”厉洛问。

    江卓君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,捡着能说的,跟厉洛一一说了。

    厉洛看着江卓君发愣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完了自己跟着玉小小和顾星朗一路走来的这些日子,突然就自言自语地喊叹了一句:“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。”他就感觉跟着这二位一路干干架,吃吃喝喝来着的,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,还没一件是小事!

    厉洛把江卓君的话在脑子里想了好几遍,才道:“所以,玲珑公主相信我会成皇,景陌救我也只是因为玲珑公主要救我?顾星朗只是跟着公主走,公主说我会成皇,他就信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……,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。

    厉洛跟江卓君互望着,说:“你就不觉得这事不可思议?”

    江卓君冲厉洛做了一个平日里很少做的动作,眨巴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厉洛等着江卓君说话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不可思议,这事也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……,他这个心思缜密的表弟是在跟他说,这事儿已经这样了,爱咋咋地吗?

    “哦,”江卓君这会儿又想起一个人来,跟厉洛说:“大皇子是我们绑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受到的震撼太大,这会儿厉洛已经麻木了,只是问了句:“我们?”

    “是我和顾星朗的几个手下。”

    厉洛问:“这事你方才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江卓君笑了笑,说:“方才忘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话了,面前这货真的是江卓君吧?怎么他感觉这人各种不对劲呢?

    “发生的事太多,公主他们也说,龙妃娘娘生有三子,就是厉浩死了,也影响不到龙妃他们,”江卓君说:“所以厉浩这个人无关紧要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眨了一下眼睛,厉浩好歹也是他朱雀的皇长子吧?这么不把厉浩当一回事,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“饿不饿?”江卓君问厉洛:“我去给你拿吃的来?”

    这都要天翻地覆,就差起兵造反了,这位竟然还有心情问他饿不饿?四皇子纠结了半天,问江卓君道:“你,你是卓君吧?”

    江卓君愣了一下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他不是江卓君还能是谁?“多少吃一点吧,公主那里一定还有吃的,我去给你拿一点来,”把不用回答的问题丢在了一边,江卓君这会儿还是关心厉洛的肚子。

    我的天!

    四皇子要是这会儿能起来,一定跳起来按着江卓君的肩膀边摇边喊了,醒醒,你这到底是怎么了?!

    这时有人站在门外敲门了,说:“四殿下醒了吗?在下景陌。”

    “要见他吗?”江卓君忙就小声问厉洛道。

    厉洛点了点头,道:“扶我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把厉洛又扶坐了起来,身后塞了一床被子抵着,走到门前开门,跟等在门外的景陌行礼道:“大皇子,请。”

    景陌背着手站在了厉洛的床榻前,他跟这位朱雀的四皇子见过面,只是没有什么接触,今天仔细看了,景陌发现厉洛的长相还是随了江家人的长相,跟江卓君还挺像,都长着一双泛桃花的眼睛。

    厉洛勉强抬手,冲景陌行了一礼,道:“大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景陌吧,”景陌笑了起来,很随意地坐在了床榻前的圆凳上,道:“这大皇子,四皇子的,听得人头晕。”

    厉洛听了景陌的话,也是笑了一笑,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卓君你也坐吧,”景陌跟江卓君道。

    厉洛冲江卓君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江卓君这才坐在了另一张圆凳上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江卓君坐下了,就问:“卓君的字是什么?”

    江卓君没说话。

    厉洛神情有些尴尬道:“卓君没有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景陌很意外,江卓君到了今日竟然还没有取字?

    “我是庶子,”江卓君跟景陌解释了一句,神情很坦然。

    景陌一扬眉,道:“没想到江氏还有这样的规矩,庶子无字?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族规如此,我听从就是。”

    景陌把头点了点,如今江氏嫡系俱亡,福祸相依,摆脱出身的难堪,从此以后江卓君可以海阔天空了。“这个字要尽快取一个了,”景陌笑道:“卓君啊,就让厉洛给你取一个。”

    厉洛笑着点头,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过了吗?”景陌又问厉洛。

    四皇子……,这位也问他这个? 分手妻约 t./rjjji

    景陌和江卓君一起看着厉洛。

    “不饿,”厉洛只得把头一摇。

    “我派人去二王府和五王府看过了,”景陌这才又道:“这两位皇子还在宫里没有归府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大皇子派人去盯二殿下和五殿下了?”

    景陌直言道:“他们不死,你们如何成事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