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46景大皇子说,众口铄金
    景陌的话,让厉洛和江卓君半晌无言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景陌看着厉洛问:“厉洛,你想成皇吗?”

    不大的客房内室里,气氛突然就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这事我必须要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厉洛的神情看着还是疲惫,但微微眯着的眼中,精光一闪而过,“这么说来,景陌你要助我?”厉洛问景陌道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这要看你做何决定。”

    厉洛看看江卓君,为了一把龙椅,已经有很多人为他而死了,“不成皇,”朱雀的四皇子轻声道:“我就无路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听了厉洛这话后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景陌拍了一下手,笑道:“那你还要优柔寡断什么?”

    江卓君问景陌道:“想杀二皇子和五皇子不是一件易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?”景陌说:“他们不过是艾敬忠的私生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……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大皇子你信这话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众口铄金,说多了,这事就成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艾敬忠怎么可能进后宫呢?”江卓君跟景陌探讨这个问题,“后宫不可能有外男进入,就算有外男进去拜见哪位后妃娘娘,也不可能单独在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若是一件易事,那还叫什么偷情呢?”

    “这,”江卓君瞪大了眼睛看景陌,说:“这种说法,陛下怎么会信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龙妃经常随陛下去白马寺上香,”景陌想了想,说道:“艾敬忠就算不是次次随行,总归他是随行过的吧?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在白马寺偷情?”

    景陌把双手一摊,说:“不在宫里,那就是在宫外,龙妃娘娘不红杏出墙,哪来的三个儿子?”

    江卓君听了景陌的话后,若有所思,这就叫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吗?

    厉洛看看景陌,再看看江卓君,喂喂,他也是厉氏皇族的人,能不能顾及一下他的心情?没影的事,为何这两位能说得这么郑重其事?

    “公主和顾星朗进宫拜见玉贵妃去了,”景陌这时又低声道:“宫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等他们回来,我们自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这时候站在朱雀的帝宫里,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玉小小对欣赏朱雀帝宫的风景,已经没啥兴趣了,看看左右,玉小小跟顾星朗小声道:“我们是不是去看看厉啸远?”

    顾星朗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一句:“你昨天把厉啸远伤得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不重,”玉小小说:“下巴骨折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咳了一声,这还叫不重?

    还是昨天那个去汇贤居的嬷嬷带人,迎着小夫妻俩走了过来,看见玉小小就垂泪行礼道:“奴婢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看看顾星朗,想不明白,这嬷嬷见到她这么激动干什么?

    顾星朗握一下玉小小的手,跟这个嬷嬷道:“请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谢驸马爷,”嬷嬷给顾星朗谢恩后,才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一眼玉小小,还是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,”玉小小猜测道: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你跟我说这人是谁,我揍……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一回干脆握住了玉小小的手,没让玉小小把要替这嬷嬷去揍人的话说完,跟被玉小小弄得回不过神来的嬷嬷说:“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这嬷嬷慌忙转身,给玉小小和顾星朗带路。

    顾星朗小声说:“我们见过了玉贵妃娘娘就回去,现在我们不能再多事了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一句废话没有,点头答应顾星朗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却不放心,说:“我们说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瞅了顾星朗一眼,说:“我从来都不管闲事的,小顾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勉强点了一下头,他就是太知道了,所以才担心啊!

    一行人往玉贵妃往着的宫房走,宫规森严,玉小小和顾星朗偶尔还会小声说两句话,带路的嬷嬷和跟在小夫妻俩身后的宫人太监们,都是默不作声地垂首走路。

    “厉泈!”

    就在一行人静默前进的时候,从旁边的空地上,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喊声。

    嬷嬷听见这声喊,马上就停下脚步,往声音传来的空地望去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这嬷嬷大变的脸色,问了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嬷嬷颤声道:“七殿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愣,说:“厉泈是七殿下的名讳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啊,”嬷嬷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也幸灾乐祸吗?!”那个女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问:“这是谁在说话?“

    嬷嬷声音发慌地道:“是,是镜城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嬷嬷说:“是,镜城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她是谁生的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“龙贵妃娘娘,”嬷嬷说话的声音更小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抓起来!”镜城公主的声音又传了来。

    “七殿下!”有一个小太监哭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看了看天,他就想见过福慧皇姑后,跟玉小小安静地离开啊,怎么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都实现不了呢?

    “七殿下!”嬷嬷这个时候几乎是哭喊着,往空地上跑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玉小小和顾星朗怎么可能还站着不动?

    等玉小小走到了这片四周遍植了树木,已经被扫净了落雪的空地上时,一眼就看见了仍是一身红裙的湘宁公主。

    湘宁公主当然也一眼就看见了,穿着一套蓝白衣裙的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再往旁边看看,就看见两个太监跟嬷嬷在那里推搡着,嬷嬷的身后站在一个跟她家老大差不多大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玉玲珑?”湘宁公主瞪着玉小小,道:“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玉小小没理湘宁公主,身形一晃到了嬷嬷和小男孩的跟前,看着两个太监冷道:“放手。”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两个太监敢对厉泈出手,就不怕奉天人,没理玉小小。

    顾星朗抬手就将这两个太监打出去了,倒不是顾三少在乎这两个太监的性命,而是昨天晚上他媳妇才大杀四方过,这会儿在朱雀帝宫里再动手,露馅了怎么办?

    嬷嬷转身就跟七皇子厉泈道:“七殿下,这位就是您的表姐,奉天的玲珑长公主。”

    厉泈抹了抹眼睛,看着玉小小没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瞅着这个表弟的小眼神,这种无害小动物一样的小朋友,是当皇帝的料吗?别逗她穷开心了啊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