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52公主说,你是景陌啊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玉小小伸头看顾星朗手里拿着的薄铜片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你的那个铃铛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一串铃铛从衣带里拿了出来,问顾星朗:“你要铃铛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薄铜片上的镂空花纹跟铜铃上的比了比,说:“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一看,从布袋里也拿了块薄铜片出来,点头道:“看着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地上了,把碎掉的薄铜片拼了一下,一个只半个指节大小的小铜铃,很快就被顾三少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对永生寺应该很重要,”玉小小半蹲着,手托着下巴跟顾星朗说:“这到底是干嘛用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一串铃铛重新塞回玉小小的衣带里,自己小心翼翼地薄铜片收进了衣兜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手里捏着两个金稞子,说:“我去问莫问,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自己的媳妇,这还用说吗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算了,我们反正也得去诛日看无欢的,到时候我们问问无欢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站起身,把玉小小从地上拉了起来,看看人来人往的巷口,小声道:“莫问来了朱雀,事情就又要生变了,我们回驿馆去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被顾星朗拉着走,说:“事情会有什么变化?”

    顾星朗却站在巷口问玉小小:“还想吃麻花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顺着顾星朗的手指看过去,不远处有一家卖麻花的小摊子,一锅热油嗞嗞作响。

    “吃吗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“吃,”玉小小点头,莫问也不能影响她吃的心情。

    就在顾星朗给玉小小买麻花的时候,一个侍卫站在景陌的面前,小声道:“主子,永生寺的莫问主持进了赤阳城。”

    景陌听了这个禀报,坐在太师椅上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侍卫带着小心地抬头看景陌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景陌看一眼自己的这个侍卫,才开口道:“你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侍卫应了声是,后退了三步转身就要走,又听见景陌叫他,忙又转身面对了景陌,躬身听令。

    “把守在龙泞和龙泸府外的人都撤回来,”景陌低声道。

    侍卫一惊,但不敢多问,领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景陌一个人坐在房中,看着窗外积雪的花园发呆,直到玉小小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看看开着的窗户,说:“景陌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景陌笑了笑,说:“没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手里捧着的麻花往景陌身旁的茶几上一放,很大方地说:“还热乎着呢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景陌看看这种街头的小吃食,说:“这是什么?麻花?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嘴里嚼着麻花“嘎吱”作响。

    景陌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小吃食,拿了一根小麻花,咬了一半进嘴里,嚼了嚼咽下后,感觉味道还可以,才又把剩下的半根也送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景陌吃麻花,当然她吃麻花的速度更快,嘴里吃着一根,手里拿着一根,公主殿下跟景陌说:“小顾不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景陌还是笑,道:“吃着有些甜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嘀咕:“面粉就是带甜味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了一旁,给自己倒了杯水,也没喝,只润了润被风吹得有些干的嘴唇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公主,清辉,莫问也来了赤阳城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也知道了?”

    景陌有些意外,说:“你们已经知道这事了?”他的侍卫在北城门前见到莫问一行人后,便赶回来禀报他,难不成这两位也在北城门口安排了人手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们在街上碰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街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嚼着麻花说:“他在逛街,我跟小顾也在逛街,然后我们就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缘份,让景陌无话可说,这几位好像走哪儿都能遇上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拍一下茶几。

    景陌还以为公主殿下要发怒,没想到这位拍了茶几后,掉脸又拿茶壶倒水喝了。景陌只得把要安抚玉小小不要生气的话又咽了回去,摇头笑了笑,看向了顾星朗问:“你们撞上了莫问,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没什么事,我抢了他的钱袋。”

    景陌……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说了句:“也没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咦,”玉小小拖了个长音,说:“二十几个小金块子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叫金稞子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景陌笑了笑,说了句:“穷,以前没见过这个,不知道叫啥。”

    景陌低头喝了一杯水,想笑吧,又觉得自己这会儿应该没心情笑才对,面前这位竟然抢了莫问的钱!莫问活这么大岁数,可能没想过,有一天他会被人抢了吧?想到这里,景陌还是忍不住“噗”得一声笑了,好像心情没那么沉重,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景陌笑了,就说:“替我开心是应该的,不过你要跟我说见者有份,这个就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愣是没听懂玉小小这话,看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用手指捏着茶杯,也看不出这位在想什么心思,语调很平板地说了句:“公主的意思是,这些金稞子我们不外分。”

    景陌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把麻花往景陌的跟前推了推,说:“反正景陌你也不差钱,吃麻花,小顾掏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叹气,说:“我认为奉天皇室一点也不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穷,”玉小小忙就道:“我爹那么多女人要养呢,怎么可能不差钱?”

    好像每个皇帝都有很多女人要养吧?

    景陌灌了半杯茶下去,决定不跟玉小小探讨这个话题了,这话题他们就说不到一块儿去。“我把守在龙泞和龙泸府外的人撤回来了,”景陌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点了点头,莫问这一来,有这位护着,龙妃这一脉他们想动也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龙泞是二皇子,”顾星朗说:“龙泸是五皇子。” 百度嫂索|- —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景陌说:“你不知道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玉小小觉得景陌少见多怪了,看着景陌说了句:“跟我不相干的人,我要管他叫什么名吗?”

    景陌听了玉小小这话,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:“可你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是景陌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,顾三少听着很心塞,景大皇子却是莫名地就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