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53公主说,景陌是夺嫡小能手
    厉洛昏沉沉地躺在床榻上,偶尔睁眼就看见自己的母妃坐在那里垂泪,江卓君在一旁苦劝,可惜毫无作用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厉洛也想开口劝慰一下自己的母妃,只是他这会儿发着高热,鼻子被堵着,只能张着嘴呼吸,也就只有被动咳嗽的力气,至于说话,厉洛这会儿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感觉到有手覆在自己的额头上,高烧之中的厉洛也感觉不出来这手的温度是热还是凉,他只道是江卓君或是自己的母妃,仍是闭眼躺着没有动。

    玉小小眉头皱了皱,跟江卓君说:“怎么烧得这么厉害了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大夫说了,他昨夜被冻狠了,发热是避不开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吃过药了吗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江卓君道:“吃过了,只是看着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再扭头看厉洛的时候,发现四皇子睁着眼睛了,抬手冲厉洛晃了晃手,公主殿下跟四皇子打了声招呼:“厉洛你好。”

    厉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回一句,公主殿下你好?奉天人现在见面都是这么打招呼的吗?厉洛想坐起身,可是试了几回都没成功。

    江卓君在床榻边上坐下,让厉洛枕在自己的腿上躺着,小声道:“你身子不好,就不要再讲究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咂嘴,多温馨的画面。

    顾星朗生怕自己的媳妇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,伸手就把玉小小的手一握,小声道:“什么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趁着身边这对你看我,我看你的时候,景陌开口道:“莫问来赤阳城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和江卓君都是一愣,江贵妃更是直接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景陌扭头,见江贵妃没有跌在地上,才又道:“我想龙贵妃现在有了新的依仗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苦笑了一声,道:“他来的倒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一个景陌的侍卫这时跑到门前,高声求见。

    “进来,”景陌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侍卫进屋之后,也没有抬头,禀道:“主子,莫问主持进了朱雀帝宫,朱雀国君已经下旨,传艾敬忠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冲这个侍卫挥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意思?”玉小小在这个侍卫退下去后,开口问道:“厉啸远又相信那三个儿子是他的了?”

    景陌一笑,说:“恐怕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挺听莫问话的,”玉小小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顾星朗说:“莫问一来,你昨夜重伤澄明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看看厉洛的脸,说了句:“我发现厉啸远的儿子长得都不怎么像他哎,我那个小表弟长得也不像他,这人的基因也太弱了点。”

    屋中的几个人……,基因是个什么东西大家伙儿不知道,不过听着玉小小这话,这位是在怀疑皇子们都不是厉啸远的种了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厉洛你长得很像小江,这长相好。”

    厉洛抬眼看看江卓君,他怎么一点也接不上这位公主殿下的话呢?

    江贵妃这个时候声音迟疑地道:“玲,玲珑公主?”

    “是,”玉小小忙应江贵妃的话道:“小江他姑你有事?”

    小江他姑?这个称谓让江贵妃又是愣了半天,然后问:“小江,是,是在说卓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点点头,头往顾星朗的身上靠了一下,说:“这是我家小顾。”

    江贵妃看看顾星朗,很不确定地说了一句:“驸马爷看起来是很年少。”

    这话要顾星朗怎么接?

    江贵妃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厉洛是陛下的儿子,这个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四个年纪其实都很年少的汉子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哦,是吗?这也挺好哈。”

    江贵妃说:“是啊,是挺好。”说完了这话,江贵妃问自己,我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玉小小看了看自家小顾,这话题是不是又跑偏了?

    顾星朗干脆拉着玉小小到旁边坐下了,从衣襟里摸了一包糖递给玉小小,说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手里又有食了,玉小小顾不上说话了。

    景陌干咳了一声,问厉洛道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厉洛沉默了片刻,抬眼又看看江卓君,道:“卓君,你去西南大营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你真要起兵?”

    景陌和顾星朗都看着四皇子。

    因为高烧,厉洛的脸庞这会儿泛红,嘴角闪过一丝冷笑,朱雀的四皇子道:“不搏一搏,我们就只有坐以待毙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这时问道:“卓君去西南大营,可以调动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江卓君道:“不足五千,路途也有些远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只是逼宫的话,三千兵马足够了,”景陌打断江卓君的话道:“只是这些兵马怎么进城?”

    江卓君道:“寿宴若是还能按时开宴,兵马可以混入百姓中,混进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寿宴会如期举办的,”景陌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厉洛说:“你能肯定?”

    “莫问想扶龙妃所出的皇子为皇,那这个寿宴就一定会有,”景陌道:“朱雀在此时生乱,莫问先前为龙氏一脉花的心血不就都白费了?让龙泞或者龙泸安安稳稳的当上太子,近而登基为皇,这对莫问来说,是最好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厉洛突然就恨道:“做一个傀儡皇帝,这到底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景陌笑道:“不做傀儡,那他们还有机会当皇帝吗?再说,摆脱莫问,他们敢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就去西南大营,”江卓君低声道:“寿宴当天,我一定带着兵马到赤阳城下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西南大营突然少了近五千的兵马,这事一定会惊动陛下和莫问的吧?”

    厉洛看向了景陌,道:“你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莫陌脸上的笑容一敛,道:“你们能到西南大营调动兵马,莫问,又或者艾敬忠,你的父皇就想不到吗?”

    厉洛和江卓君一时之间,都没有再说话。 ~~..

    景陌问江卓君:“你这段日子跟西南大营还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这么跑去,不是很冒险?”景陌看着江卓君和厉洛道:“这个时候,你们要先保命,再想着夺嫡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”玉小小这时悄声跟顾星朗说:“看见没有?夺嫡小能手。”

    顾三少……,他要跟着说一声点赞吗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