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62借酒消愁愁更愁的顾三少
    “不用去西南大营了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”

    莫问跟顾星朗小声说完这句话后,指了指挂过灯笼的树,身形往后一退,似是被风吹着一般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顾星朗拄枪站在雪地里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小卫这时将小庄摇醒了,哥俩的身体被冻得都有点僵,躺在地上,半天爬不起身。

    “驸马?”小卫又喊了顾星朗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才回了神,快步走到小庄和小卫的跟前,把枪放在了地上,一手一个,把哥俩从雪地里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驸马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扶着小庄和小卫走动,低声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小庄还是迷糊着,看看无人的官道,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莫问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庄小卫同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驸马你真的没事?”小卫担心道,莫问怎么可能放过他家驸马爷?

    “没事,”顾星朗说:“先别说话了,活动一下,把身体活动开。”

    小庄小卫被顾星朗扶着在官道上走了半天,又自己活动了一下,这才感觉身体又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小庄小卫没事了,才走到了树前,看看脚下被烧得半黑的橘色灯笼,伸手摸一下凹凸不平的树身,没发现有什么东西,顾星朗便又转到了树后,发现树后的地上放着一个包裹。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,顾三少只能看出这个包裹是圆形的。

    小庄小卫跑过来,小庄看看树下放着的包裹,把身上带着的火折子打着了。

    有了光亮后,三个人看见这是个布包,深黑色,结着冰,布料被冻得僵硬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装着什么?”小庄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走上前,双手都是握了一下,才蹲下身,拉开了布包上的绳结。

    布包里赫然是一个人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三人都不是怕见死人的人,看见这个人头后,最多就是顾三少皱一下眉头,小卫摇一下头,小庄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莫问拿过来的?”小卫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“嗯”了一声,伸手将这人披散着的头发往后理了理,动作很轻,好像生怕弄疼了这人一般。

    等被头发遮挡住的人脸露出来后,就着火光,三个人细看这张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近五十岁的男子,皮肤黝黑,留着一把大胡子,鼻梁骨上有一道陈年旧伤,长长的一道疤痕,男子怒睁着双眼,大张着嘴,断颈那里血凝固了,结成厚厚的一层冰,颜色深红。

    “一刀断头,”小卫摸一下断颈,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“他是乔荣,”顾星朗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卫急声道:“就是我们去西南大营要找的那个乔荣将军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了点头,道:“他本是江家的家将,我跟他在沙场上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小庄骂了一声娘,乔荣死了,那他们还去什么西南大营?

    小卫也是踢了一脚地上的雪,问顾星朗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莫问让我们看乔荣的人头,就是告诉我们,西南大营的兵,我们是调不出来了,”顾星朗仍是声音极低地道:“说不定,乔荣麾下的人马现在一个不存了。”

    小庄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小卫抬手摸了摸他现在没有感觉不适的咽喉,说:“那莫问为何不杀我们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你还想他杀我们啊?”

    小卫看着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抬手将乔荣怒睁着的双眼合上。

    小卫说:“看他的样子,死得一定很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布包重又扎好,拎在了手里,站起身道:“我们不用去西南大营了,现在城门已关,我们先找个地方过夜,明日一早进城。”

    小庄小卫都应了顾星朗一声是。

    顾星朗转身要走,想想又停下来扭头跟小卫说:“我也不知道莫问为什么不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卫神情疑惑。

    小庄推着小卫往前走,他就没有小卫想得多,一脸庆幸地道:“我们命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拎着布包跟在小庄小卫的身后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官道沿线有不少客栈,顾星朗三人随意找了一家离城门较近的客栈,要了两间房,小庄小卫一间,顾星朗单住一间。

    小庄小卫陪着顾星朗用了一些酒菜,便回房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小庄裹着被子坐在床上,跟小卫说:“驸马看起来没事人一样,这是不是不对劲啊?”

    小卫洗了把脸,手里捏着毛巾道:“你要驸马爷在你面前哭一场,他就正常了?”

    小庄往床上一躺,说:“我想哭,西南大营的兵调不来,就靠我们这帮人,还有景大皇子身边的那帮侍卫,我们就能帮四皇子当皇帝了?做梦了吧?”

    小卫将手巾往脸盆里一丢,走到自己的床前往床上就是一倒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还是跟公主说说吧,这事管不了,我们不如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你说莫问跟驸马爷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莫问能跟驸马爷说什么?教驸马念佛经吗?我看驸马手里提着枪,他一定跟莫问交过手了。”

    小卫的脑子有点乱,听着小庄有一句没一句的絮叨,小卫很快就烦了,用被子把头一蒙,决定睡觉,有什么事,一觉睡醒了再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独自一人坐在客房的桌前,桌上的菜还剩着不少,但顾三少没再朝这些碗碟里动筷子,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闷酒。

    你凭什么留住玉玲珑?

    你仗着的不过是玉玲珑她喜欢你。

    你想要权利。

    景陌若是成皇,可用江山作聘。

    杀了景陌,死人没资格与你争心爱之人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问的话,一遍遍在顾星朗的耳边响着,每一个字,顾星朗都记得清楚。

    杯中没有酒了,拿起酒壶晃了晃,壶中也无酒了,顾星朗抬手就将酒壶砸在了地上,淡淡的酒气从脚下升起,很快顾星朗的呼吸间就都是这股若有若无的烈酒味道。

    “心魔,”顾星朗捏着空了的酒杯自言自语了一句,随后便笑了一声,笑声里满含了讥笑与嘲讽。

    当身上那层让人看着自己光明磊落的遮羞布,被莫问毫不容情地揭开后,顾星朗无地自容。什么光明磊落,他不过就是个想与妻子长相厮守,却又成日里患得患失,没本事的废物男人罢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