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69公主说,一见钟情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
    乔府里尸体堆叠,血被冻着没有成河,狂乱的风让血腥味没有机会在空气里聚集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街道仍是安静,不见有多少行人,与乔府相邻的宅院依旧如常升起炊烟,只要不进乔府,人们就可以让一切如常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这天的正午时分,大当家又带着兄弟们进了乔府一回,押着一个乔家的邻人,将乔荣的家人一一指认出来,将这几具尸体装车拖走了。

    二当家还多了一个心眼,带着几个兄弟,将乔府里能带走的细软都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就是那个小娃娃的,”二当家跟大当家说:“甭管他身上背着多少血海深仇,这娃以后得过日子吧?没钱,他怎么过日子?”

    大当家听了二当家的话,把房里几个装首饰的梳妆匣子都扔二当家的手里了,说了句:“行,能带上的都带上吧。”

    等大当家们把尸体和细软送回了驿馆,再回乔府,准备把其他的尸体找个地方安葬的时候,发现乔府里有僧兵进出,也是在搬运尸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”大当家看看站在乔府门前的僧兵,跟兄弟们说。

    有兄弟说:“不打啊?”

    大当家给了这兄弟一脚,骂了句:“打个屁!走!”他们这帮人的力气还是留着造反那天使吧,虽然这事大当家怎么想都不靠谱,西南大营的兵没指望了,靠着他们这帮人就能帮着厉洛当皇帝了?

    顾星朗这天一觉睡到夕阳西下还是没醒。

    玉小小忍不下去了,站在床榻前,伸手揪顾星朗的脸,喊:“醒醒!你这是想当睡美人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才睁了眼,睡眼惺忪,一副没睡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顾!”玉小小凑到顾星朗的耳边,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星朗揉了揉眼睛,样子看着有些懵懂,说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坐在了床榻边上,有些担心地问顾星朗: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她家小顾不会是睡着睡着昏过去了吧?把手放到了顾星朗的额头上,玉小小说:“头疼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你不要骗我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骗这个字眼,让顾星朗的心头一慌,双眼渐渐褪去不谙世事般的懵懂,变得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开始摸顾星朗的头了,说:“头真的不疼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手在玉小小的脸颊上拍了一下,说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坐着想了想,突然问顾星朗说:“我叫什么名字,你还记得不?”人脑里要是长了东西,这人的记忆力有时候会受影响,玉小小这会儿是病急乱投医,什么招都要试试。

    顾星朗笑了起来,将玉小小又抱在了怀里,说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玉小小要跳。

    顾星朗用了点力气才抱住了玉小小,说:“你叫玉小小。”

    听了顾星朗这话,玉小小还是想跳,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?要了亲命了!

    顾星朗就抱着玉小小,小声道:“我不会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骗你的,”顾星朗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感觉有些晕菜了,她家小顾这是在跟她说情话吗?还是在跟她说什么誓言?

    “小小,”顾星朗喊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忧心忡忡地说:“小顾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顾星朗小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个时候他们是不是干脆滚个床单,比较省心一点?

    顾星朗的手指抚过玉小小的眉眼,有些话他说不出口啊。

    玉小小拧紧了眉头,说:“莫问打到你的头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们会长相守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能长相守吗?”

    “啥,啥?”玉小小问,她这儿胆心莫问是不是把顾星朗打成什么暗伤了,顾星朗这儿跟她玩小清新忧伤?这挨不上吧?

    “唉,”顾星朗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顾三少手上的茧磨得玉小小的脸有些痒了,玉小小想往后坐坐,却很快就又被顾星朗拉回到了怀里。“长相守,就是永远在一起的意思,对吧?”玉小小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说:“那我们指定长相守啊,这还用说吗?”

    双臂上的力道,在不知不觉间大了一些,顾星朗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越琢磨越不对劲,她家小顾现在很不正常啊,硬从顾星朗的怀里坐直了身体,玉小小面瘫着脸问顾星朗:“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候完全就是火眼金睛,看见顾星朗变了脸色,公主殿下眯了眯眼睛,这还真特么给她猜中了?

    顾星朗有些结巴地道:“小,小小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三是谁?报个名字给我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“小三?”顾星朗很茫然,说:“什么小三?”

    玉小小跳了起来,这少年才走了一个晚上啊,回来后就跟只死狗似睡了一天,她还是太单纯啊!这完全就是跟哪个妖精大战三百回合后的挺尸嘛!“说,”玉小小瞪着顾星朗:“那个妖精是谁!”

    顾三少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心塞,这货回来就缠着她弄了几发,现在想想,这是想消灭罪证吧?身上有痕迹,就可以赖到她身上,说是她咬的!玉小小开始捏拳头了,这到底是哪个女人敢抢她的人?小脑袋瓜子转了转,玉小小说:“是龙湘宁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关湘宁公主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湘宁公主?”玉小小呵呵了,“叫得挺亲热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那女人就叫湘宁公主,他这么叫亲热?

    “我就说一个巴掌拍不响,”玉小小恨恨地道:“一见钟情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!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起身来了,为什么这话他越来越听不懂了呢?“湘宁公,那个龙湘宁来找过你?” 一嫁大叔桃花开 t./rjbypt

    在顾三少想来,他媳妇不会无缘无故跟他说这个湘宁公主,这是昨天晚上,还是他睡觉的时候,这两位又干过一架了?

    玉小小怒了,听见没有?担心龙湘宁来找她,这完全就是偷着滚完床单后的心虚啊!

    “咔嚓——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公主殿下拍散了床架。(==)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