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72莫问大师问,厉泞死于谁手?
    被王嬷嬷训得觉得自己对不起世界人民的玉小小,垂头丧气地往客房外走,想给王嬷嬷们空出地方收拾房间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老实站住了,说:“嬷嬷你还有话要说?”她都对不起世界人民了,还要怎样?

    王嬷嬷走到了衣架前,拿了件顾星朗的披风下来,往玉小小的手里一塞,说:“驸马爷没穿厚衣就出去了,公主你就不怕驸马爷冻着?”能不能长点心啊?王嬷嬷要不是强忍着,还得揪着自家这个没长心的公主训。

    玉小小低着脑袋走出了客房。

    站在廊下的顾星朗回头,就看见自己的小媳妇站在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穿上吧,”玉小小把手里的披风往顾星朗的跟前一送。

    顾星朗接过披风披身上,伸手就把玉小小一拉,搂进了怀里,用披风一裹,两个人就共用了一件披风,靠站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抹掉落脸上的雪花,小声说:“这次是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?”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“错了,”玉小小点头,她不是矫情的人,错了就是错了,认帐道歉,这是必须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有你了,我怎么会跟那个姓龙的女人胡混呢?”顾星朗低声道:“就这么不放心我?”

    玉小小挠着顾星朗的衣襟,男女之间不就这点事?是她太猥琐,还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太纯洁?

    “不生气了?”顾星朗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气了,”玉小小说:“你跟姓龙的女人都没事,我还气什么?你呢?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下巴在玉小小的发间蹭了蹭,亲了一下,说:“我没生气,”他怎么可能生玉小小的气?

    一根枯枝被雪压断,“啪”的一声响,从高高的树冠之上掉落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雪越下越大了,小小你冷不冷?”

    玉小小摇一下头,突然就抬头看着顾星朗说:“小顾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看玉小小,神情似是被大雪冻住,但随即就冰消雪融了,顾三少小声笑着跟自己的公主妻说:“好,我们会长相厮守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”玉小小说:“长相厮守,呵呵,小顾还是你有文化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吻住了玉小小的嘴唇,公主殿下不呵呵了。

    天星子扛着两截断掉的床板站在走廊里,跟身后支使他干活的王嬷嬷说:“我就说你白操心吧?看见没有?合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看看站在角落那里,背身对着自己,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,脸上有了一些笑容。

    老道摇着脑袋说:“这叫什么事?坏起来就拆房,好起来就腻歪,大晚上的不让人安生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瞅了老道一眼,说: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大晚上的,还是在滴水成冰的天气里,两口子吵嘴干架,搅得大家伙儿都没觉睡,这谁没意见?老道张嘴就要抱怨。

    王嬷嬷不等老道说话就道:“你是谁养着的?”

    老道扛着两截断床板走了,是,他活该大晚上的没觉睡,谁叫他指望小怪物养活呢?

    此时朱雀的帝宫里,二皇子厉泞执意要出宫。

    龙贵妃拍了桌案,道:“你这是恨上母妃了?”

    厉泞低声道:“儿子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要连夜出宫?”龙贵妃问:“五殿下就是坐上龙椅了,他也是你的同胞弟弟,他会不敬你吗?”

    厉泞心中冷笑,皇帝要敬臣子?这样的鬼话也就他的这个母妃能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乱嚼舌根的那两个宫人,我已经处置了,”龙贵妃道:“你不能信这些挑拨你和五殿下的话,现在这个时候,你大哥下落不明,你和五殿下再生了间隙,跟我们作对的那些小人,不定要乐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厉泞道:“母妃现在还在找大哥吗?”

    龙贵妃说:“当然在找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找回了大哥,五弟成皇这件事,母妃要怎么跟大哥解释?”

    龙贵妃被厉泞问得一噎,迟疑了一下才道:“你们是同胞兄弟,这个时候要是分彼此,我们一定什么也得不到,二殿下,你明白我的苦心吗?”

    厉泞没说话,面对皇位,同胞兄弟又如何?

    “我今天是不会准你离宫的,”龙贵妃看这个儿子不为所动,动了怒,道:“你就在我这里住下,我这是为了二殿下你好,你不念我的情,要恨要怨,我都认了!”

    厉泞也没给龙贵妃行礼,袍袖一甩,转身就出宫室去了。

    龙贵妃先是生气,随后又伤心,这个儿子果然是将她这个母亲给恨上了,但就算是伤心难过,龙贵妃也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。她生长于皇家,也终将终老在这高高的宫墙里,皇家无亲情,这样的命她认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两柱香的时间后,坐在白马寺佛堂里的莫问,就听说了厉泞与龙贵妃争吵的事。

    挥手让来报信的僧人退下,莫问跟身后站着的侍从僧人道:“这个厉泞还是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侍从僧人忙道:“主持,传五皇子夺兄皇位这种谣言的人,用心太恶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谣言止于智者,”莫问低声道:“厉泞上当,只能说明他不太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皇位,”侍从僧人叹道:“主持,这些皇子们谁能做到牺牲自己的前途,以大局为重呢?”

    “厉泞可能会坏事,”莫问道:“传谣言的人抓不尽,那就除去这位殿下吧。”

    侍从僧人一惊,厉泞也就是跟龙妃争了几句,这就得杀了?

    “你去安排,”莫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”侍从僧人不敢问为什么,领命道。

    “厉泞死于谁手?”莫问又问这个侍从僧人道。

    侍从僧人还在想为什么要杀厉泞,对于莫问大师的这个问,一个字也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莫问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与顾星诺同岁到我身边,他早就能独当一面,你呢?”[^^].首发

    侍从僧人低头没敢言语。

    “厉泞是景陌所杀,”莫问道:“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侍从僧人反应了过来,忙道:“三殿下伤残,此生可能无嗣,与皇位无缘,景大皇子为姑母和表弟报仇,杀了二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查出凶手后,”莫问转着手中的念珠道:“去驿馆将莫陌拿下,他若不愿束手就擒,当场诛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侍从僧人领命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