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77进宫两人,出宫四人
    顾星朗这儿低头看倒在自己脚下的人是谁呢,追着厉泞的人也过来了,两帮人看了一个眼对眼,一时间都没想起来要说话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玉小小郁闷,被人撞上了,她还看得屁的奸情?这运气也太差了!

    顾星朗手按在刀柄上,觉得今天这事难了了。

    追着厉泞过来的人,这会儿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,有剌客会傻到青天白日的跑到帝宫来行剌?想杀人,总要等到太阳下山吧?

    侍人僧人这时才走到了出事地点,他没穿僧衣,头上也戴着帽子,从外表看,旁人看不出这位是出家人来。看见玉小小和顾星朗后,侍从僧人就是一愣,玉小小蒙了脸,可个头身材在那里,侍从僧人直觉的反应就是一声,不——会——吧?!

    玉小小也瞅侍从僧人,这人看着眼熟,她一定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侍从僧人要喊。

    玉小小怎么可能让侍从僧人大喊救命呢?冲上前,她跟前这几位能有什么反抗能力?转眼间,就全躺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一脚踢掉侍从僧人头上的帽子,顾星朗看见了这位烫着戒疤的光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凑过来看,说:“和尚?”

    “永生寺的人,”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头,说:“我在莫问的身边看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永生寺的人跑宫里欺负一个太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晕在墙根低下的年轻男子,说:“他是太监?”

    玉小小有些震惊地道:“这货看起来不像是侍卫吧?不是太监,他是龙贵妃的另一个姘头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龙妃还不至于这么下贱吧?

    玉小小估摸一下墙根下那位的身材,往旁边走了几步,把晕在地上的一位仁兄的衣服扒了,跟顾星朗说:“算了,既然撞上了,我们就不能看着他死,把这人救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不知道他的身份,我们就救他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,说:“莫问要杀的人,再坏能坏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顾星朗站着想了想,最后点了头,救就救吧,就他媳妇这本事,救这位就跟玩似的。顾三少走上前,把玉小小手里抱着的衣服给厉泞裹上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站在旁边看二皇子,这人骨她好像看过,在哪里看过,玉小小歪着脑袋想了又想,没能想起来。(==)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晕在雪地上的侍从僧人,跟玉小小说:“我们把他也带走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带他走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是莫问身边的人,审他,一定能问出些莫问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说,要想知道莫问的秘密,她哪天去白马寺听个墙角就有了,可是看顾星朗一脸认真的神情,玉小小还是走上前把这个侍从僧人拎手上了,说:“行,你乐意审就审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厉泞扛肩头上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回头看看身后,救人要紧,今天这个现场版她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小小,走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拎着侍从僧人翻过了墙头,回头想接应自家小顾一下,就看见顾星朗扛着人从墙头上跳下来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厉泞往肩上又扛了扛,跟玉小小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指指她和顾星朗留在雪地上的脚印,说:“要弄掉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自己的脚印,说:“不用,出了宫,谁知道哪个脚印是我们的?”满大街的行人,还有车马,凭着脚印找他和他媳妇?顾三少表示,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,一个扛着人,一个拎着人,就这么一路跑出了朱雀帝宫。

    龙贵妃和艾敬忠在宫室里等了半天,也不见侍从僧人那里有消息过来,感觉事情不对了,艾相爷是忙亲自带着人,赶到了厉泞住着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庭院里静悄悄的,走进宫室,众人基本上都是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顺着这血迹找,”艾敬忠阴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莫问的人不会杀了人后,都不跟他和龙贵妃知会一声,就带着厉泞的尸体走了吧?这也太不把他们当一回事了!艾敬忠就算再怵莫问,这会儿心里也拱火。

    一行人顺着厉泞滴洒在雪上的血迹,穿过庭院里的小树林,一直走到了院墙的墙根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有胆小的太监看见晕在雪地上的几个人后,马上就惊叫出声了。

    艾敬忠抢步上前,把几个人都看了一遍,发现这些人里没有厉泞,也没有莫问身边的那个侍从僧人。艾相爷再看看地上还没有被新雪覆盖住的脚印,墙根那里的脚印剌着艾相爷的眼,“去墙外找找!”艾敬忠大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忙又往宫外跑。

    等艾敬忠到了围墙外,就看见四行脚印,往帝宫大门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相爷?”有太监急声问艾敬忠。

    艾敬忠的脑子飞快地转着,这不可能是永生寺干下的事,晕在墙里的那几个都是永生寺的人,没听说过自己人打自己人的,苦肉计不是这么用的,“去通知禁卫,”艾敬忠跟左右下令道:“就说二殿下在潺水宫被人劫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太临慌忙就往前跑,却找禁卫军去了。

    艾敬忠也来不及回去见龙贵妃了,命一个太监去给龙贵妃回话,他自己带着人急匆匆地出宫,赶往白马寺见莫问去了。

    龙贵妃知道自己的次子没有被杀,反而是被人救了,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心又高高地悬了起来,这对她和厉泸来说,是好事还是坏事? 一嫁大叔桃花开 t./rjbypt

    玉小小和顾星朗出了宫,在大街上雇了辆马车,等到了离驿馆还有两条街的时候,小夫妻俩下了马,站在路边上看着车夫赶着车走了,才扛着人,走回了驿馆。

    想着驿馆外头还守着朱雀的禁卫军,玉小小和顾星朗还是没法儿走门,带着人翻了墙头。

    景陌这个时候坐在房里吃早饭,正喝粥呢,就听见门外玉小小喊自己,“怎……”景陌一句问就说了一个字的工夫,玉小小和顾星朗已经带着人进屋了,身后跟着目瞪口呆的侍卫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景陌站起身问。

    “莫问身边的人,”玉小小晃晃自己手里拎着的侍从僧人,手一松,就把这人扔地上了,然后指指被顾星朗放到了坐榻上的人,说:“这是我们从宫里救的太监,景陌你看着办吧,我和小顾吃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