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492我宠着的人,怎么能让别人伤害他?
    玉小小看玉贵妃瞪着自己不说话,便只得又道:“不去就不去好了,我不强求的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”

    玉贵妃开口道:“你强求,我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

    玉贵妃说:“玲珑,你知不知道白马寺的厉害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哦,白马寺有僧兵。”

    “澄明国师比僧兵更厉害!”玉贵妃跟玉小小强调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吗?可他已经伤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饿死的骆驼比马大,”玉贵妃觉得澄明就是躺床上起不了身了,这人也是可怕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玉贵妃的这话想了想,说:“姑,你想跟我说什么?饿死的马还比人大呢,这这么比较有啥意义?”

    玉贵妃又不想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贵妃说:“你不用安慰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得安慰你,你是我姑姑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玉贵妃听着还舒心点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澄明算什么?莫问就在白马寺里坐着呢,我和小顾也不怕啊。”

    “莫问?”玉贵妃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列祖列宗啊!

    玉贵妃看着玉小小流泪了,这叫安慰她?这侄女其实是想看着她死吧?!

    玉小小看玉贵妃哭了,觉得自己的这个姑姑也太多愁善感了一点,伸手把玉贵妃泪流满面的脸擦了擦,说:“姑,你说你见着我,不是嚎叫就是哭,你是不是太激动了一点?”

    玉贵妃哭得说不出话来,都要死了,她为什么还不能哭?她也就是看宫里那帮女人内斗的厉害,想着自己是不是能捡个漏,当个太后啥的,就这么个心思,她就天地不容了?

    玉小小很捉急,看着她姑哭她捉急,想不明白她姑为啥要哭,她还是捉急,“你这是激动还是伤心?”玉小小挠着头问玉贵妃。

    玉贵妃伸出了双手,总得对这个侄女造成点什么伤害,才能对得起她自己啊。伸出双手了,玉贵妃又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扒着自己的双腿,低头一看,玉贵妃就看见两个黑毛团子在抱着她的腿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是熊大熊二,小庄的熊儿子。”

    玉贵妃在尖叫昏迷前,心里的想法是,小庄的儿子全身长毛?是滴,不用置疑,玉贵妃是个害怕一切毛绒生物的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倒在雪上的亲姑,百思不得其解,这人怎么会晕?

    王嬷嬷一帮人听见玉贵妃尖叫,闻声跑来,就看见福慧皇姑晕在雪地上,熊大熊二抱着皇姑的脸正舔得哈皮。

    “快,把娘娘扶起来!”王嬷嬷命令小风几个人。

    小风几个人跑上前,把玉贵妃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嬷嬷看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忙就道:“这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公主的姑母,”王嬷嬷才不信自家公主这话,说:“是长辈,公主你不能欺负她!”

    迟一步赶来的大当家一帮人一头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公主,娘娘你也欺负?就她这身板,能经得住你一拳头?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这帮人哪只眼睛看见她欺负自家亲姑的?

    “公主,我跟你说,”大当家试图跟玉小小谈谈人生。

    玉小小挥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—”

    大当家的身体越过院墙头,飞院外去了。

    二当家一帮人闭嘴了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走走,”玉小小跟王嬷嬷说。

    王嬷嬷不相信自家公主能跟自己动手,仍是挺直了腰板站在玉小小的跟前,说:“不是说外面要打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去看打仗的啊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“看热闹?”王嬷嬷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嬷嬷你要想看,我带你一起去?”

    面对自家公主,王嬷嬷再次无言了,看热闹,这祖宗当打仗是一帮人站戏台上演戏吗?

    小风这时说:“公主,打仗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能有什么危险?又没人能打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二当家一帮汉子开始往庭院外走了,这话他们听着感觉很虐心。

    王嬷嬷问玉小小:“驸马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王嬷嬷就不信顾星朗能让这位,没事上街上看打仗玩去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让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说:“那你就得听驸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能听?”玉小小跟王嬷嬷说:“小顾万一遇上危险怎么办?我得去看着去啊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惊着了,说:“你要去帮驸马打仗?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说:“我宠着的人,怎么能让别人伤害他呢?”

    王嬷嬷跟小风几个人站着想玉小小这话,总觉得这好像不太像人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好好的啊,”玉小小跟王嬷嬷交待了一声,往庭院外跑了。

    “熊雄!”王嬷嬷看自家公主又要跑了,忙就喊大当家。

    大当家躺雪地上应了王嬷嬷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着公主,”王嬷嬷站在院子里喊:“公主有个三长两短,你就不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大当家心中一把辛酸泪,但还是得从雪地上爬起来追着玉小小跑。路过二当家身边时,大当家喊:“你带人留下来守着女人们。”

    于是,大当家带着几个兄弟跟着玉小小走了,二当家留下来守着女眷们。

    景陌这时在房中换上了一身戎装,带着两个侍卫翻过了驿馆的墙头,往白马寺去了。

    白马寺里,莫问主持还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,朱雀的皇室就又要天翻地覆了,莫问这会儿坐在佛堂里,看着跪在自己脚下澄明,低声道:“这尊玉雕为何会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被玉小小扛进白马寺,藏进库房的红玉飞龙,这时赫然放在佛堂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澄明百口莫辩,他怎么知道这东西会在白马寺里?

    “这是我赠与净世的玉龙,”莫问说:“你告诉我,为何净世的物品会在你这里?”

    澄明摇头,道:“主持,贫僧不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?”莫问说:“那你知不知道,菩提寺已经被毁寺了?”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澄明更是摇头了,惊道:“主持,这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知?”

    “贫僧真的不知!”

    莫问点了点头,道:“你与净世素来不合,但我总想着,你在赤阳城,他在太常山,你们就是不合,也不会同门相残,看来是我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莫问的这句话,差点把澄明国师活活吓死,难不成主持大师认为是他毁了菩提寺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