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07乌鸦的盛宴
    在朱雀帝宫里,一向雍容端庄的龙贵妃娘娘现在很狼狈,发髻散了,头上的珠钗步摇都不见了,走着金线的衣裙上也染了污渍,被两个宫人架着亡命奔逃之下,龙贵妃娘娘甚至掉了一只鞋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跟龙贵妃比起来,艾相爷反而衣冠齐整,一脸的镇定,看见走到了面前的景陌后,艾相爷愤然道:“景陌,你这是要夺我朱雀的江山吗?!”

    景陌看一眼龙贵妃,看着艾敬忠笑道:“艾相,你一个叛国之人穷途末路了,还能与我说这样的玩笑,景陌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朱雀之事,与你何干?”艾敬忠一脸的怒容,看着倒是很有忠直之臣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背主叛君之人,人人得而诛之,”景陌冷道:“我为何不能管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外臣!”艾敬忠指着景陌,跟包围他和龙妃一行人的朱雀兵将们大声道:“他是诛日的皇子!”

    “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青龙的长公主,”景陌说话的声音不大,却能让在场的人都听见,景大皇子说:“没想到艾相爷到了这时候,还知道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龙贵妃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怎么就你们二人,五殿下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杀我朱雀的皇子吗?”艾敬忠斥问景陌。

    景陌一笑,说:“艾相,有些事我们还是不要挑明了吧。”

    艾敬忠心头呕血,诬他与龙妃有染,这么下九流的招数,景陌这个堂堂的诛日大皇子也用?

    周宁这时带着一队兵卒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龙妃和艾敬忠一看周宁手里拿着的,颜色明黄的圣旨,两个人顿时就绝望了。

    周宁到了近前,怒视一眼龙妃和艾敬忠,也不打开圣旨,只是将圣旨单手举过了头顶,大声道:“圣上有旨,诛杀艾敬忠及艾氏满门!”

    艾敬忠双腿一软,瘫软在了已经被踩踏成黑泥一般的雪地上。

    “把艾敬忠拿下!”周宁下令道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兵卒冲上前,其中的两个兵卒直接就将艾敬忠按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杀,”周宁又是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一个兵卒上前,手起刀落,将艾敬忠的头砍下。

    龙贵妃毕竟是帝王妃子,没有兵卒敢伸手碰她,可龙贵妃被这么多兵卒围着,也无路可逃。艾相爷断颈处的热血喷溅到了龙贵妃的脸上,温热腥甜。生而富贵,养尊处优的龙贵妃这辈子手上欠着不少人命,可她没有见过这样的血腥场面,尖叫一声后,龙贵妃晕厥在地。

    跟随龙贵妃的宫人太监还有二十几个,这些人这会儿有的尖声惊叫,有的呆若木鸡,也有跪地求饶,说自己是被龙妃和艾敬忠所迫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要如何处置?”景陌问。

    周宁把手一挥,道:“杀。”

    众兵卒听令挥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块靠近后宫门的空地上,就再也没有了哭喊惊叫声。

    景陌掩鼻退后了几步,似是受不住充斥在空气中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几个宫嬷嬷这个时候被两个兵卒带着跑了来,看见这一地的尸体,这几个宫嬷嬷倒是神情如常。

    “把龙贵妃娘娘押进慎刑司,”周宁命这几个宫嬷嬷道。

    几个宫嬷嬷上前,抬起龙贵妃往她们来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”周宁又跟景陌说:“陛下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景陌点一下头,看着几个宫嬷嬷的背影问道:“龙妃犯下这样的大罪,没想到国君还要留她的性命,国君仁慈。”

    周宁面色难堪,似乎景陌的话打了他的脸一般。

    “将军带路吧,”景陌半掩了口鼻,跟周宁道。

    周宁把手半抬,往身后一指,说:“大皇子请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离开了这块空地。

    景陌没走多远,听见身后有鸦叫声响起,回头一看,数只乌鸦已经停在了尸体上。

    周宁也回头看,重重地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寒冬里,鸟兽觅食不易,这些倒在血泊中的尸体,在乌鸦们的眼中无疑是一顿大餐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跟错了主子,”景陌跟周宁道:“所以落得个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周宁扭头看景陌。

    景陌低声道:“旧皇老去,新皇继位,这是逃不过的轮回。周将军,你有家有业,所以你注定做不了孤臣,此时择明主,无损你的忠臣之名。”

    周宁听了景陌的话后,默不作声地抬手请景陌继续前行。当年周宁被厉啸远派去军中历练,这位周将军跟江卓君在军**事数年,所以就算小江将军是蒙面领兵进的帝宫,也还是被周宁一眼就认了出来。江卓君能领兵,这说明什么?周宁很清楚,这事幕后站着的人,一定是四皇子厉洛。

    景陌跟着周宁往厉啸远寝宫走的时候,驿馆这里,几个苏府随从把龙方砚的尸体从水里捞了起来,抬到了驿馆的前院里

    有随从问苏昭:“大人,湘宁的公主尸体?”

    “她的就不必找了,”苏昭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小小站在一旁没说话,末世里,人的尸体都是火化,然后让骨灰随风飘散,活着的人没有多少的时间来怀念死去的人,甚至连伤心的工夫都没有,所以对于同类的尸体,玉小小还真就不怎么在乎。

    大当家看看龙方砚被水泡得发白的尸体,说:“是不是先给他找口棺材?”

    苏昭命自己的两个随从道:“去寻一口木棺来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摇了摇头,一国的太子,最后就这结局,太凄惨了一点。

    一行人这个时候已经在驿馆里找了衣物换上,苏昭看看玉小小穿着的男装,问道:“驿馆里没有女装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玉小小说:“一会儿我还得跟莫问干架呢,穿裙子怎么干架?”

    对了,苏昭想起来了,方才这位公主殿下穿得也是一身劲装。

    “我这身怎么样?”玉小小问大当家。 -~*笔♣阁?++

    大当家心说一套小二哥的衣服能怎么样?但心里这么想着,大当家还是跟玉小小说:“不错,点赞。”

    点赞?

    苏五公子发现,这两位说的话,他有一大半都听不懂!(这是正常现象,听得懂那才完蛋==)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地传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掂着脚往门外张望,说了句:“小顾来了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