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10周将军说,玉玺不见了
    偏殿外风声呼啸,强大的母族让景氏皇后可以执掌朱雀国的凤印,却没有教会这位皇后娘娘应该有的心计和手段,景氏皇后有些眩晕地听着景陌说话,一脸的愕然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景陌说:“厉洛可以与卓君共苦,未必可以与卓君同甘,毕竟他在卓君的面前卑微过,让卓君见过他最狼狈不堪的样子,现在他们之间没什么,可一旦成了君臣,姑母你相信我,等厉洛当皇帝的日子一长,他一定容不下卓君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要,要如何是好?”景氏皇后结结巴巴地道。

    景陌一笑,说:“卓君日后只有两条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条路?”景氏皇后问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一是他御甲归田,不再在厉洛的跟前碍眼,二是他拥兵自重,让厉洛对他无可奈何。他选第一条路,姑母,你舍得华城公主跟一个一世不得建功立业,还对厉氏皇族心有怨气的夫君吗?卓君若是选第二条路,姑母,那你就是跟厉洛结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厉洛就容不下江卓君呢?”景氏皇后问景陌,似是还想挣扎一下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自己的姑母笑道:“姑母,你可能还不知道,厉洛以身作饵,引开了永生寺的僧兵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说:“他这样做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然对,”景陌说:“他也必须这么做,有永生寺的僧兵在,我们哪能这么轻易的就攻入帝宫?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就更是不解了,说:“那有何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“他带着江妃一起去的,”景陌低声道:“只为了让莫问更易上当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景陌笑道:“姑母,你千万不要当厉洛是好人,必要时,他连亲生母亲的性命都可以葬送。能忍辱,能狠下心肠,知道自己必死时,他也可以慷慨赴死,这样的人,一旦高高在上,是容不下卓君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好人?”景氏皇后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好人,”景陌笑得一咳,道:“是好是坏,这个跟当皇帝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,”景氏皇后迟疑道:“那是不是应该提醒江卓君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景陌说:“江卓君不是傻瓜,我想他不会安于乡野,所以他一定会走第二条路。可惜了,面对皇权,再好的兄弟也会分道扬镳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要是在,一定会给景陌鼓掌点赞,前世里,江卓君不就是当上了朱雀国有史以来,最年轻的兵马大元帅,拥兵自重,与厉洛这个皇帝貌合神离,让厉洛无可奈何吗?

    “姑母安心当你的太后,”景陌小声跟景氏皇后道:“前朝的事与您何干?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”偏殿外,传来了周宁的声音,“末将周宁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姑母?”景陌问景氏皇后。

    景氏皇后愣怔着。

    景陌转身面向了殿门,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宁应声从殿外走了进来,也没看景氏皇后一眼,只是对着正中的坐榻躬身一礼道:“娘娘,请恕未将盔甲在身,无法大礼参拜。”

    景陌道:“周将军就不必多礼了,陛下对你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周宁低声道:“龙妃和艾敬忠命人盗走了玉玺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“啊”了一声,被景陌按住了肩膀,皇后娘娘才没有惊得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艾敬忠伏法,”景陌道:“龙妃也下了狱,玉玺还是没有找到吗?”

    周宁道:“潺水宫的里外都被搜遍了,没有发现玉玺。”

    “那厉泸呢?”景陌问。

    周宁还是摇头道:“现在还没有发现五殿下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找玉玺吧,”景陌道。艾敬忠死了,龙妃被抓,龙方砚这会儿估计也命丧在了苏昭的手里,一个无依无靠的小皇子就算跑出宫去了,又能有什么作为?

    周宁看了景氏皇后一眼,说:“是要搜查全宫吗?”

    “龙妃不是在吗?”景陌道:“审她。”

    周宁为难道:“她毕竟是贵妃娘娘,陛下也没有圣旨,这……”

    景陌扭头看看坐在坐榻上,明显魂不在这儿的姑母,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这个姑母也就是为了厉渊对龙妃硬气了一回,若是早对龙妃下手,一个诛日公主出身的皇后,还斗不过一个青龙公主出身的贵妃吗?“姑母,”景陌跟景氏皇后道:“我随周将军去慎刑司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这会儿六神无主,听见景陌说话,也不知道这位把话听进去了没有,把头点了点,皇后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好守着陛下,”退下时,景陌弯腰小声叮嘱景氏皇后道:“别让别的女人见着了陛下。”

    景氏皇后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景陌转身跟着周宁往偏殿外走,若是他姑母能亲手将玉玺交到厉洛的手里,那这个天大的恩情,厉洛就是不想欠,也不得不欠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个时候站在小巷里,把手送到嘴边上哈了哈气。

    顾星朗见状,将玉小小的手握到了自己的手里,说:“冷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抱怨道:“这巷子怎么都看不到头呢?”

    这条小巷往前延伸,到了尽头又是一个拐角,也不知道最终会通往哪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最恨的就是巷战,这是无疑会让人类伤亡惨重的一种作战,现在身陷在这种首尾相连,四通八达,蛛网一样的小巷陌里,玉小小感觉自己似乎又身陷在一场巷战里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玉小小的焦燥情绪,顾星朗示意跟在他们身后的前海盗们先走,他带着玉小小站在了一户人家的院墙下,小声道:“累了,我们就歇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墙壁跟自己只有一臂之远,玉小小突然问了顾星朗一句:“这要胖一点的人怎么走这路?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胖子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的思维跟不上玉小小的,想了一下,顾三少才好笑道:“那他侧着身子走就是。” 分手妻约 t./rjjji

    玉小小撇嘴,小肚子那里好像又感觉发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星朗低头问。

    “肚子不舒服,”玉小小很老实地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,“吃多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翻白眼了,她忙活了这半天,就吃了半包花生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