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35光风霁月之象
    玉小小一听江卓君说来带二殿下走,想起来自己这里还养着厉啸远的两个儿子呢,马上就道:“那把厉洛他大哥也一起带走吧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”

    江卓君囧了,他把大皇子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小声跟玉小小说:“小小,你先回房,我带卓君去二皇子那里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答应了,自己往房里走了。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玉小小走了,才跟顾星朗道:“清辉,你这会儿困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厨房还有酒菜,你不急着走,我就陪你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江卓君点头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我们先去偏房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小厨房挺暖和,”江卓君说:“我们就在小厨房坐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不嫌小厨房简陋,那顾星朗就更不嫌了,于是两个人并肩往小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毫无存在感的老道在这两位走下台阶,准备横穿庭院往小厨房去的时候,从背光地里走了出去。同样是在风雪之中,江卓君身后的那团云雾,老道在太常山中看时,这云雾还混沌不清,迷雾一般,今晚老道再看,这迷雾竟有散开之势,隐隐有光风霁月之象。

    “雨后初晴,万物明净?”老道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七杀命格的人,让自己看出光风霁月之象,老道学玉小小呵呵呵了,不是天道疯了,那一定就是他疯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听见身后的动静,回头看了老道一眼。

    老道忙又往背光地里躲,顾三少的,呵呵,老道这会儿没勇气看了,再看出一个光风雾月来,老道想自己一定会去死的!

    小厨房里炉灶未封,灶上还烧着水,沸水在锅中咕嘟嘟作响,水蒸气让小厨房里的灯光朦胧。风雪夜里,坐在这样的一间屋里,无疑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王嬷嬷为顾星朗和江卓君烫了酒,现炒了几个菜,把玉小小特意为江卓君留的鸡汤热了,和酒菜一起送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酒菜都齐了,跟王嬷嬷说:“嬷嬷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恭声应了一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卓君喝酒之前,先把一碗鸡汤喝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一旁就问:“陛下要怎么处置大殿下和二殿下?”

    江卓君沉声道:“现在还没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转一下酒杯,举杯抿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七殿下离开朱雀也好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这是又在疑陛下什么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小声道:“你这个口改得倒是快,我身为臣子,怎么敢疑自己的君王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你怎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是有意饶过厉泞的,”江卓君道:“只是那帮大臣无人同意,说什么龙妃是作乱弑君之人,龙氏一脉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挑眉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,”江卓君冷笑道:“那时附议问我江家的罪,将陛下定为罪人时,都是恨不得喝我们的血,吃我们的肉才解心头之恨,今日一个个的,又在说龙妃和厉泞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们想活,当然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江家百余口人命的仇呢?”江卓君似是自问,又似是在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又抿了一口烈酒入喉,半天才道:“艾敬忠全家被诛杀,龙妃也没几天好活了,江家的仇,是不是也算报了?”

    “艾敬忠还有一子未死。”

    “太常城的那个?”

    江卓君点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新皇登基的消息传到太常城后,你怕太常城的官,不把那个艾府公子的人头奉上吗?你是不是还想杀谁,而陛下不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江卓君将一碗鸡汤喝下肚了,鸡汤鲜美,喝在江卓君的嘴里,却有一些苦涩。

    顾星朗给江卓君倒了一杯酒,难得地开玩笑道:“你要是不想在朱雀呆着了,公主一直说让你去奉天,你要跟我们回奉天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很讶异地看着顾星朗,然后笑了起来,说:“你跟大皇子一样,也想我叛国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星朗说:“景陌也跟你说,让你随他去诛日了?他倒是什么机会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澄明死了,”江卓君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,跟顾星朗说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惊,说: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头骨被人打碎,死在白马寺里。”

    “谁杀的他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江卓君摇头:“不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喃喃自语道:“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白马寺的僧兵这一次死了不少,”江卓君小声道:“还活着的,被禁足在寺里,有城中百姓给他们送水送食。“

    “陛下准备怎么办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江卓君看了顾星朗一眼,道:“我现在有些怕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险些被嘴里的酒呛到,怕?江卓君跟他说害怕了?

    “这一次莫问落败,”江卓君说:“那下一次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想了想,说:“城中就没有别的寺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,”江卓君说:“只是香火远不如白马寺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陛下还是先不要想莫问了,先想想怎么处置白马寺吧,”顾星朗说道。

    江卓君弹一下酒杯,听着酒杯“叮”的一声响,“做梦一样,”小江将军跟顾三少说:“看看前路,还是一片荆棘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劝江卓君喝酒,莫问不死,对他们这帮人来说,总归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两个原本沙场刀剑相向的人,如今是惺惺相惜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羡慕你,”半醉之后,江卓君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酒量远在江卓君之上,这会儿没有丝毫的醉意,听江卓君也说羡慕自己,顾星朗也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日,天快亮时,身带酒气的江卓君才带着厉浩和厉泞离开了驿馆。 医妃狠凶猛:http://t.cn/RAjbWDR

    景陌也直到这一刻才知道,原来他一直在找的厉浩这几日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呆着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侍卫长小心翼翼地打量景陌的脸色。

    景陌叹气,然后无奈地摇头笑道:“我该说公主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侍卫长不知道,有时候他觉得玲珑公主挺傻的,可有时候他又觉得这位很可怕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感觉到身旁的床铺往下一塌,睁眼看看躺在了自己身边的人,闻闻这位身上的酒味,公主殿下脸黑了,这位是去吃独食去了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四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订阅,打赏,票票,收藏还有留言,谢谢亲们!南京今天晚上会有暴雪,南京没有暖气~,活到南方被冻成狗的滋味,呵呵呵啊,生活在北方的亲们冬天千万不要南下,梅果跟同在南方受冻的亲们一起挣扎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