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38香火鼎盛的白马寺
    “下回你来奉天,我请你吃饭,”玉小小真诚地邀请苏昭道:“大碗菜馆,我们说好了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”

    苏昭说:“大碗菜馆?这是奉京城中最好的酒家?”这名字取得好像差了点。

    “是,”玉小小果断点头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

    景陌……

    那家菜馆除了碗大外,真没啥好的啊!

    玉小小又坐下来开吃,说:“一会儿我和小顾要去白马寺,你们去不?”

    景陌跟苏昭说:“你还要进宫去见朱雀新君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阿昭你去宫里吧,”玉小小不等苏昭说话,就说道。

    苏昭先行去了朱雀帝宫,玉小小兜里揣了一包王嬷嬷炒的脆蚕豆,顾星朗怀里揣了一包花生,两个人带着大当家一帮人出了驿馆。

    景陌看玉小小把钱大小姐这帮女眷都带上了,小声跟玉小小说:“现在赤阳城还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没听懂景陌的意思,说:“不太平?有人会来找我和小顾干架?”

    景陌只得拿手指了指钱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她是小庄的媳妇,”玉小小马上就跟景陌强调道:“你要抢,我们朋友没得做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很无奈,为什么他要看上一个商户女?

    看景陌不说话,玉小小有点急了,小声叫道:“真看上了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我是说,你带她们上街可能会不安全。”这么说,公主殿下应该能听得明白了吧?

    “不安全?”玉小小说:“有我在她们会有什么危险?来了赤阳城这些天,我总要让她们看看赤阳城长什么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往队伍里看了看,说:“那嬷嬷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嬷嬷说她不爱看,说天底下的城池都是四方城门,没啥可看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嬷嬷这话说的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她那是更年期,世界在她眼里就没啥色彩,”玉小小说:“她的话哪里有道理了?这赤阳城有大碗菜馆吗?”

    景陌说:“我们出发吧。”这种对话,越说他越累的慌啊。

    “出发,”玉小小招呼了小伙伴们一声。

    赤阳城的街头有一些商铺已经开门做买卖了,行人也有一些,但跟往日繁华时相比,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钱大小姐骑马走在玉小小的身旁,对赤阳城是各种看不上,在钱大小姐的眼里,赤阳城怎么看都比不上她们奉天的奉京城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爱国人士。”

    钱大小姐说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”玉小小说:“人这里刚打过仗,皇帝都换人做了,你还不许人惨淡一阵子吗?”

    钱大小姐不高兴道:“那我带着的钱要怎么花?”一条街就这么几家铺子开着,她还逛什么街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嫌钱多你给我,我穷。”

    钱大小姐不吱声,不跟这位走一块儿了。皇帝的女儿,天天跟她一个商户女哭穷,这种事简直不能忍。

    等一行人拐进白马寺所在的这条街后,街上的行人突然就多了起来,行人们还是扶老携幼,全家出动的多。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澄明死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们是给白马寺僧兵敬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送水和吃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妇人带着小孙儿从玉小小的身旁走过,风把盖篮的蓝花布吹起了一角,玉小小看见篮子里装着不少白面馒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别说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面对信仰的力量,玉小小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白马寺前的大香炉里,又是插满了香烛,不少香客就在寺门前跪拜。

    景陌看见开着的寺门后,脸色就是一沉,说:“这寺门怎么开了?”

    带兵来看守白马寺的周宁,老远就看见了玉小小这一行人,这时已经迎到了顾星朗的马前,拱手就是一礼,恭声道:“顾驸马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下了马,冲周宁还了一礼后,伸手再想扶玉小小下马时,玉小小已经自己跳下了马。

    周宁能猜的出,顾星朗伸手要扶的这位一定是奉天的玲珑公主。没敢抬头直视玉小小,周将军只是将腰躬得更弯了一些,说:“末将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”玉小小说:“你是周宁将军吧?我看过你打仗,我觉得就算没我和小顾的帮忙,你也能带兵攻破城门的。”

    周宁……,这是在夸他吗?

    景陌这时走到了周宁的面前,沉声问道:“怎么把寺门打开了?”

    周宁忙回景陌的话道:“大皇子有所不知,昨夜有不少百姓冲击寺门,闹着要进寺,陛下怕百姓生事,所以下旨开了寺门。”

    景陌没再跟周宁说话,冲周宁点了点头,迈步往白马寺里走了。遇上这种事就应该杀一儆百,厉洛这么心慈手软,他真的能指望这位帮着对付莫问吗?

    “我们进寺去看看,”顾星朗跟周宁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周宁忙让开了道路,道:“两位请。”

    白马寺里,百姓远比看守在这里的兵卒多,大小的佛殿里香烟缭绕,跪在佛前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。如果忽视寺中兵卒的话,这座白马寺看起来跟平日里的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主子,”侍卫长指着一间佛堂让景陌看。

    这间佛堂里,有不少僧人盘腿坐在佛前颂经。

    景陌冷笑了一声,小声道:“看来这些人是有持无恐了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有这么多百姓护着,他们还怕什么?”

    景陌紧锁了眉头,让白马寺一切如常,那莫问不再从永生寺派国师前来,厉洛又要怎么跟这些百姓解释?这位新君当真不知道,一时心软,后患无穷吗?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让钱大小姐带着李婉们到处逛逛,她和顾星朗带着大当家们往库房走。

    大当家天生嘴贱,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,你把东西往这里一扔你就不管了?寿礼被人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可能。” ~~..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那万一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这寺拆了,”玉小小不在意地道:“这就不可能有万一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行,佛祖保佑吧。”

    库房的门前这时有僧兵守卫,看这帮人往库房来了,忙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前海盗们几个打一个,把四个僧人揍在地上,拿绳子一捆,嘴一堵,库房就任由这帮人自由进出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