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56你是为了报恩,还是为了公主?
    “厉洛同意你去苗地吗?”景陌问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江卓君点头,厉洛欠着玉小小和顾星朗这么大的人情,他有拒绝的理由吗?

    景陌跟顾星朗说:“那就让卓君陪你们一道去吧,苗地凶险,你们在一起,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景陌道:“现在言若的安危要紧。”

    说到自家大哥,顾星朗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江卓君起身道:“我回宫去向陛下复命,顺便点齐人马,这个林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林子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小林子明早可以上路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烧退了就可以上路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看顾星朗,又看看景陌,然后道:“我回去准备,明日一早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江将军来去匆匆,屋里很快就又剩下昏迷中的顾林,还有玉小小三个人了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自己对面跳动的灯烛入了一会儿神,然后压低了声音跟玉小小和顾星朗道:“言若不会无缘无故入苗地的,他在永生寺时,曾得莫问看重,现在莫问重伤之下也入了苗地,看来这个苗地不是我们想的,只有蛮奴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你觉得苗地里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景陌摇头道:“这个我想不出来,不过你大哥入苗地的理由,应该跟永生寺有关,而且他一定有非去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理由是什么?”玉小小问,凭她的脑袋瓜子是什么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顾星朗道:“你大哥在他可以封坛拜相的时候,称病离京。现在你大哥人在苗地,那就说明他称病之事,其实是欺君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!”

    一听景陌说自家大哥欺君,玉小小和顾星朗都要跳。

    景陌抬手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,道:“我是就事论事,你们自己想,什么事是值得言若就算欺君,也要去苗地的?”

    这玉小小哪知道?总不能因为顾大哥在苗地有相好的?这个相好的还给顾大哥生了一个儿子?看了顾星朗一眼,玉小小很聪明地没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低声道:“苗地有可助我大哥杀了莫问的人?”

    景陌道:“有这个可能,但也有可能是有什么人受莫问所害,你大哥入苗地是求医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大哥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莫问带伤入苗地,苗地一定有医术高超之人,我想言若为什么人求医问药,这个可能性更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爷爷生病了吗?”玉小小又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道:“公主,家中无人生病啊,你说……”顾星朗话说了一半,愣住了,如果说家里有谁得了病,那这个人不就是他吗?莫名其的头疼,莫名其的昏睡不醒,他大哥是为了他?

    景陌说:“总之你们要小心,这一次的苗地之行十分凶险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握紧了拳头,他和玉小小是在太常山中发觉他的身体不对的,他大哥在这之前,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体出了问题?太医们都说他身体无恙,大哥又是怎么知道他身体有事,还特意去苗地求医的?

    玉小小什么想法也没有,冲景陌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们会小心的,我们和大哥都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景陌一笑,道:“我在太常城等你们,若是一月之后,你们不到太常城,我就入苗地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玉小小说: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景陌玩笑道:“这一回不是愉快地决定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“哈”的一笑,说:“我这会儿很愉快啊。”

    景陌与玉小小玩笑一句后,又看向了默不作声的顾星朗,说:“清辉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眼看景陌,勉强道:“没什么,在想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景陌安慰顾星朗道:“言若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,这一次他会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把手放在了顾星朗的手背上,说:“小顾,大哥一定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顾星朗冲玉小小点了点头,他这会儿宁愿他大哥是去找杀莫问之法的,若他的病真已经到了要他大哥以身犯险,深入苗地求医,顾星朗看着玉小小,他不想死,有玉小小在,顾三少舍不得死。

    江卓君回到帝宫,跟厉洛请旨要去苗地。

    厉洛原本还在就着灯光看折子,听了江卓君的话后,厉洛一惊,放下了手中的折子,抬头看向了江卓君,朱雀新君问道:“是公主和驸马要你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江卓君摇头,道:“是我想与他们一起去苗地。”

    “卓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”江卓君没让厉洛把话说完,就道:“苗地凶险,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莽莽撞撞地进苗地去,他们是奉天人,他们没有进过苗地。”

    厉洛说:“不是有从苗地跑出的侍卫在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那侍卫伤重,臣去看他时,他还在昏迷之中。就算这侍卫清醒了,臣也不放心他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能给他们带路了?”厉洛起身走到江卓君的面前道:“你只进过一次苗地,还是边缘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江卓君低声道:“那一次我们江家军还败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说:“你若在苗地出事,这要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江卓君沉默了片刻,然后跟厉洛说:“臣欠公主和清辉数次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还救命之恩,还是为了公主?”厉洛问江卓君道。

    江卓君被厉洛的这个问弄得一惊。

    “卓君,”厉洛沉声跟自己的兵马大元帅道:“你与朕一同长大,你的心思朕能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咬一下嘴唇,冲厉洛躬身道:“求陛下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,”厉洛看着江卓君。

    江卓君一直躬身等着。 嫂索** 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厉洛将手按在了江卓君的肩膀上,道:“朕看玲珑公主与顾星朗夫妻情深,你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摇了摇头,神情冰冷地道:“臣没想这些,臣只想他们夫妻无事就好,他们能平安返回奉天,臣就心安了。”

    厉洛道:“那你能答应朕,你会活着回来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道:“臣尽力。”

    尽力,这就是不能保证的意思了。厉洛拍一下江卓君的肩膀,转身走回到御书案后坐下,道:“你去吧,你的心愿,朕从来都是成全的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