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59公主说,我有神器
    “嘣”的一声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江月娘听见自己的脑子里有一根弦断了,世俗,礼法,道德,矜持,年岁,尊卑什么的,江月娘看着冲自己笑的小卫想,这些东西都去死好了,她喜欢面前的这个人。在太常奴市的高台上,这个人蹲在自己的身前,跟自己说一声得罪,用外袍将她包裹住的时候,她就喜欢上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江家小姐伸出手,拽住了小卫的衣襟。

    小卫站在原地,低头看看拽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江月娘说:“顾卫。”

    小卫应声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手上一用劲,江月娘将小卫拽到了自己的身前,盯着小卫的双眼,说:“我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月娘说:“我嫁过人,我还生过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月娘问小卫:“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小卫又笑了一笑,说:“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会遇上更好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小卫摇头,说:“天下间好女人多的是,还能人人都跟我的缘份?”

    江月娘有些气恼小卫这会儿的镇定,她的心狂跳,可这人却还是不愠不火的模样。手上接着用劲,江月娘将小卫拽得微微弯了腰,在小卫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卫的身体这才一僵。

    江月娘松开了手,微微仰着头,看着小卫。

    小卫抬手摸一下被江月娘亲到的地方,张开双臂将江家小姐抱在了怀里,低声问道:“愿意跟我去奉天?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江月娘才从小卫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情绪来,欢喜的情绪。“我跟你走,”江月娘说。

    “好,”小卫笑着应声道。

    江月娘静静地任由小卫抱了她一会儿,突然抬头问小卫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我会这样?”所以这人才一点也不着急,任由她自己一个人左右为难?

    小卫摸一下江月娘的脸,说:“我说过这事在你。”他只是在赌罢了,赌一个将门之女有爽利的性子,喜欢就是喜欢,喜欢就是不喜欢。小卫明白自己,缠绵悱恻的爱情,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会儿蹲屋顶上,身边蹲着一个小庄,两个人扒开了两片瓦往屋里看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他们这是好上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亲也亲了,抱也抱了,你还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看小卫抱着江月娘就是说话,玉小小摇头道:“这个时候应该直接把人拿下啊!”

    小庄瞪大了眼睛,说:“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玉小小很鄙视地看了小庄一眼,“你刚才还很贞洁烈女状地不肯跟我来,这会儿你蹲着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庄……,他是被硬拉上来的啊!还有,贞洁烈女状又是什么?不会说话,你就不要说话啊!

    玉小小又往屋里看,说:“小江他姐也是,直接拉小卫去床上谈人生啊。”

    小庄双手抄在袖子里,说:“公主,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屋顶上的雪没过脚踝,他们两个吹着北风看人有情人终成眷属,小庄觉得他和自家公主也是满拼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庄,我是不是应该再帮小卫一把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你还担心他们两个不能在一块儿?”

    “我们得去找大哥啊,”玉小小说:“谁知道在这中间,小江他姐会不会又变心了?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公主,你这是对小卫没信心,还是对江家小姐没信心?”

    “傻,”玉小小说:“小江现在是大官了,想娶他姐的人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小庄想想,自家公主这话也对,就问:“那我们还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从兜里拿了一个小黑瓷瓶出来,说:“我有神器。”

    小庄盯着这个小瓶子看了好几眼,说:“这是啥?”

    “我爹天天晚上就指着它活,”玉小小小声道:“太医院出品,听说效果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小庄瞠目结舌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手拿着瓷瓶往屋里望,说:“救大哥跟小卫的事,我们一件也不耽搁。”

    “下,下药啊?”小庄结巴着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生米做成了熟饭,我才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小庄说:“咱们能不能放弃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问过太医了,说半颗就见效,不说一夜七次,三四次没问题,我这个还是加强版哦。”

    这位太医是不是疯了啊?!

    小庄张大了嘴看着自家公主,你到底为了什么,要去找太医拿这种药啊?公主殿下您这么做,圣上知不知道啊?!

    “我下去了,”玉小小要下房顶。

    小庄一扑,双手抱住了玉小小的脚,这事不能做,死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玉小小被小庄扑得手一滑,小黑瓶从他们两人扒开的洞里,掉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

    小庄……

    小卫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东西下来了,抱着江月娘就往旁边一闪身。

    小黑瓶掉在了地上,碎了后,一股白烟冒出。

    小卫和江月娘都觉得这味道很好闻,只是说不出来这是哪种花香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蹲下来了,说:“这样也行。”

    这样也行?

    小庄跳脚了,说:“你不是要吃半颗才行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药怎么能乱吃呢?”玉小小说:“是药三分毒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小庄抹了一把脸,他一个做侍卫的,为什么还要懂医?

    “我改良过了,”玉小小说:“喷雾型,不伤身,药效还加倍,多好。”

    小庄双手抱着头,他这会儿想吐血。

    玉小小专心致致地看着屋里,有现场版不看,那是傻瓜啊。

    小卫在屋里有些气血翻涌,江月娘就直接软了身子,把江月娘扶坐在了榻上,小卫说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月娘还没反应过来,小卫就已经翻窗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妈蛋,”玉小小在屋顶上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他们已经在做夫妻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拽拽双手抱头的小庄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我不看。”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玉小小接着拽。

    小庄说:“死也不看。”

    站在了房顶上的小卫咳了一声,说:“那我要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庄忙就抬头,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卫后,小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,太尴尬了!

    玉小小蹲着,看着小卫,咧嘴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