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80汤哥说,我们没办法前行
    玉小小说天黑之前就会回来,这会儿天色黄昏了,顾星朗问站在屋外的大当家道:“公主回来了?”

    大当家摇头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顾星朗马上就紧张了,跟大当家说:“去准备一下,我们去找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大当家应了一声是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有雨滴在这时,滴落到了顾星朗的脸上。

    大当家显然也淋到了雨,站下来看天。

    天边西沉的夕阳将半边的天空都染成了金红色,这样的好天气里竟然下雨?

    雨滴淅淅沥沥地落了几滴后,天色突然就乌黑下来,大雨随即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“妈的,”大当家跑到了屋檐下骂天:“这什么鬼天气?这雨说下就下了!这鬼地方还能住人吗?!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别骂了,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点点头,双手捂着头又要跑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江卓君从屋里走出来,喊住了大当家道:“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去接应公主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看面前的大雨,说:“雨这么大,林中的道路一定会被淹,等雨停了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听我的,这么大的雨你走在密林里十有**看不清方向,你要怎么去接公主?公主这会儿就是在路上,她也得想办法找地方避雨。”

    一场大火之后,寨子里剩下的木楼没几座了,焦黑的木头被冷雨一浇,嗞嗞作响,冒出清烟,但很快就又消失在雨幕里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说:“公主说她天黑之前会回来,我得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按住了顾星朗的肩头,小声道:“不管怎样,都要等雨停了再去。清辉,这个时候不要冒险,我们再等一等,公主在苗地里不会遇上敌手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在旁边紧张兮兮地说了一句:“那我家公主要是遇上了莫问呢?”

    大当家这话一说,顾星朗哪还能等得了?跟江卓君说:“我去看看,不能走我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沉着脸看着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恳切道:“我不会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你现在进密林就是冒险啊,江卓君在心里叹了一句,不过小江将军还是收回了按着顾星朗的手,叮嘱道:“林中的路不能走,你务必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江卓君扭头把汤哥叫了出来,让汤哥跟着顾星朗去。

    大当家跑进了雨里,跟顾星朗说:“那驸马爷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三个冒雨跑走的人,江卓君捶了一下身后的墙壁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一旁的校尉跑过来说:“将军,他们这样出去太冒险了!”

    江卓君无奈道:“不撞一下南墙,他们怎么能死心呢?”

    校尉看着大雨,扎着手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江卓君走回到陋室里,留在屋里也懂一些苗地话的精骑兵,冲他摇了摇头,小声道:“这蛮奴什么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坐下来,看着头人道:“你吃定我不敢动你是不是?”

    听了精骑兵的翻译后,头人还是不为所动,镇定自若地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精骑兵说:“你别真当我们不敢对你用刑!”

    头人抬眼看了江卓君一眼,说道:“你们是要往腹地去的吧?那就最好不要伤我寨中的任何一人,不然你们走不出苗地去。”

    苗地之人会自相残杀,可若是有外人杀了一个苗地之人,那这个人就是整个苗地之人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江卓君问自己的这个手下。

    精骑兵把头人的话翻给江卓君听了后,咬牙道:“将军,这个蛮奴还真是吃定我们了?”

    大雨声传进陋室里,让无人说话的陋室里气氛更加压抑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之后,江卓君命校尉道:“把这寨子里管事的人,跟永生寺的那两个僧人关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校尉小声道:“不审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摇头道:“这样审审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了,”校尉说完这话,走到了头人的跟前,二话不说,拖着头人就往屋外走。

    看着校尉拖走了头人,江卓君命精骑兵道:“你去听听这些人凑到一起后会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精骑兵说:“将军,小的就怕他们不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,”江卓君说:“不行的话,我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精骑兵领命也退出了这间陋室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另一个精骑兵中的校尉走了进来,跟江卓君禀道:“将军,我们在这寨子里没找到与佛有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什么也没有找到?

    这个校尉说:“将军,就算有,这些东西也都被火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挑一下眉,他倒是找到了一个那两个僧人放火烧寨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将军,”校尉说:“我们要在这个寨子里呆多久?”

    “至少三天吧,”江卓君说:“你让他们烧些热水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是料定在这样的大雨天气里,顾星朗一行人走不了多远就得回头,冬日里淋了雨后,不洗个澡换身干的衣物,江卓君还真怕顾星朗这一行人会得了急病。

    校尉领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卓君一个人坐在陋室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额头,他把今天发生的事在脑子里前后梳理了一下,发现也幸亏玉小小歪打正着地让他们跟赤炎寨的人打了起来,不然的话,就凭着这个寨子的人跟永生寺暗中有来往,他们就是借道成功了,这个道恐怕也会是一条死路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行人没有骑马,步行出了寨子,寨外没有铺碎石的地泥泞不堪。

    “这地能种水稻了!”大当家边走边怨道。

    前海盗们习惯性地骂天骂地,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顾星朗没有去管这帮人,只是闷着头往前走。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汤哥真心好奇,这帮人到底分不分尊卑?

    等一行人好容易离开了赤炎寨前的空地,走进了密林里,没走上几步,就发现密林里的地面这会儿已经成了一个大泥潭,这雨一下,人走在林中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汤哥跟顾星朗喊:“驸马,我们没办法往前走了!”

    顾星朗站在雨中,他穿着蓑衣,但瓢泼大雨还是把他浇得浑身湿透,这雨打在脸上,让顾三少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汤哥说:“驸马,路被冲没了,这样我们没法往前走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