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83石屋里的顾三少
    打斗在黑暗中进行,有声响发出,却被屋外的大雨声遮掩住,显得无声无息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

    两个僧人的武艺显然远远超出顾星朗的想像,交手几下之后,顾星朗确信,这两个僧人除了被玉小小砸伤昏迷是真的外,其他的时候,包括这两个人一言不发看似嘴硬的受刑之时,这两个人都是在跟他演戏。

    在挡了一个僧人的一掌后,顾星朗的后背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上。

    两个僧人在这时像是确信顾星朗无还手之力了一样,暂时停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顾星朗抬手擦一下湿漉漉的嘴角,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不知鬼不觉地将你带走,”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僧人在这时终于开口说话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“顾清辉,”这个僧人说:“你束手就擒就是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僧人在这时一掌击出。

    顾星朗勉强又提了一口气,硬接了僧人这一掌。

    身子弹起又狠狠地撞向石壁,石壁被掌风扫到,有碎石飞溅在顾星朗的脸上,其中一粒飞溅在眼角的位置,顾星朗应激反应地闭了一下眼,再睁眼时,眼前的世界似乎被一层血光笼罩了,让他隐隐地感觉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僧人的手揪住了顾星朗的衣襟,一掌击向了顾星朗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顾星朗挣扎着挥出了一拳,然后身体沿着石壁下滑,整个人滑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让他死了,”站在一旁已经打算袖手旁观的僧人,提醒了同伴一句。

    站在顾星朗面前的僧人蹲下了身,黑暗里,这两个人依旧视物清楚,试一下顾星朗的鼻息,这个僧人道:“他只是昏迷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僧人道:“趁着玉玲珑不在,我们带着他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寨中的其他人呢?”手又按在了顾星朗心口上的僧人问。

    站着的僧人声音阴冷地道:“自然是不留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寨中的蛮奴都被关在屋里,没有旁观者,奉天和朱雀的这帮人在这个时候无处可逃,他们等这个时机已经等了整整一天了。

    站着的僧人往角落那里看了一眼,十个人蜷缩在那里,僧人相信这十个人一定什么也不敢往外说的,这些人对他们也还有用,暂时不能死。“走吧,”扭过头,这僧人又催了同伴一声。

    半蹲着的僧人抬起了顾星朗的下巴,将顾星朗嘴角边的血迹用手指抹去,这个少年人看起来只是武艺不错,不知道莫问主持为什么要再三交待,他要看到一个活着的顾星朗。按着顾星朗嘴角的手指用了一些力气,顾星朗的半边脸被这僧人按得有些扭曲,然后这僧人发现,他手下的人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?”僧人有些惊奇地哦了一声,这个小子这么快就能清醒了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站着的僧人马上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僧人刚说了一个字,就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顾星朗抬起了头,眼中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面对着顾星朗的僧人顿时就是一惊,手下意识地要往顾星朗的颈侧斩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站着的僧人感觉到情形不对,忙又问了一句,随即他就看见自己的同伴身子往后一倒,整个身子横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僧人惊觉不好,一掌挥向还坐在地上的顾星朗。

    黑暗中,头人们听见石屋里响起了惨叫声,这让头人们更加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“你,”僧人被顾星朗掐住了咽喉,看着顾星朗血红的双眼,突然想到了什么,双手死命掰着顾星朗掐着他咽喉的手,挣扎着想说话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这个在他手上做垂死挣扎的僧人,嘴角渐渐露出了一丝浅笑,嘴里吐出了两个字: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僧人冲顾星朗摇了摇头,尽力张大了嘴,似是有话想对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拽住了这僧人的左膀,血肉长成的躯体,在顾星朗的手上如同纸片一般被撕裂,这僧人甚至没来及发出一声惨叫,就被顾星朗撕扯成了碎块。

    另一个僧人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,看见的便是自己的同伴被顾星朗单手提着,活生生撕裂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情景太过骇人,以至于僧人呆愣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顾星朗扔掉了还剩在自己手里的这颗烫着戒疤的头颅,转身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僧人。

    僧人突然就从地上弹跳起身,冲屋门那里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的手碰到石屋的门了,僧人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就在这时,顾星朗被鲜血染红的手,按在了石屋的门上,僧人扭头,对上的就是一双血红的双眼。

    江卓君脚步匆匆地走到了大当家的身前,看看这位站着都能打瞌睡的人,江卓君摇一下头,喊大当家道:“熊雄!”

    大当家身子往前一冲,睁眼看见身旁站着的是江卓君,大当家醒过神来,说:“小江将军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我不放心,过来看看,老汤跟我说你家驸马一个人在屋里?”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我家公主没回来,驸马爷心里拱火,这会儿估计在里面拿那帮人出气呢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看离自己不远的石屋,因为屋门严丝合缝的关着,他也看不见屋里的灯光,“清辉进去多久了?”江卓君问大当家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没多长时间,小江将军,咱们再等等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劝他去休息,”江卓君跟大当家说:“他现在这个样子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”大当家说:“小江将军,连你都劝不动我家驸马,我一个听命行事的,我能劝动他?”

    江卓君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大当家说:“现在谁去劝都没用,我家公主带着大少爷回来,驸马就没事了。” ~~..

    江卓君在这处半倒半立的屋檐下等了一会儿,看着一根被烧得焦黑的房梁木被积水冲着,往寨中的低处漂去。

    大当家就问:“小江将军,这雨什么时候能停?”

    江卓君摇了摇头,苗地的气候无常,这雨也许一下就是好些天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家那大少爷,他到苗地里来干什么?”大当家又问。

    江卓君冲大当家摇一下头,往石屋走去,就算顾星朗想撒气,这么长时间这人也应该出够气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