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92祭司说,那是魔
    遣退了就算是忧心忡忡,也依旧满嘴胡话的大当家,江卓君一个人打着伞,走到了被烧塌了屋顶的石屋前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石屋这会儿淹着水,石阶已经被淹没在水里,一屋的尸块被大火焚烧成灰后,也不知道是被水冲走了,还是和泥土混在一起,沉在石屋的水下。

    江卓君一个人站在石屋前,不知道站了多久,看见塌了屋顶的石屋摇晃了一下,江卓君忙往后退,在大雨坚持不懈地冲刷之下,石屋终于整个坍塌,落石砸在水中,溅起很大的水花,水面上甚至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脚上,江卓君弯腰把这东西从水里捞了起来,拿在手上一看,发现这是一根人的大腿骨。

    “将军,”一个精骑兵在这时跑到了江卓君的身后。

    江卓君转身。

    这位精骑兵看清江卓君手上拿着的东西后,一惊,脸色马上就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江卓君随手一抛,将这根人骨抛进了水里,抬手让这精骑兵到自己的近前来。

    精骑兵往江卓君的跟前又走近了几步,小声道:“将军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去把这寨子里的大祭司带去我房里,”江卓君说道:“小心一些,不要让旁人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精骑兵忙应了一声是,没敢问江卓君理由。

    江卓君打着伞走了。

    精骑兵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,都说苗地里妖魔鬼怪众多,原先他还不信,这会儿身处苗地了,精骑兵相信这话了,自打他们入苗地以来,这人一个个都变得稀奇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江卓君回到自己的屋里,坐着没等上一会儿,精骑兵便一个人押着寨中的祭司走了来。

    “跪下,”精骑兵见祭司进屋之后,看着他家将军站着不跪,狠狠地在祭司的膝弯催了一脚,直接将祭司踹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退下吧,”江卓君冲自己的这个手下挥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精骑兵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祭司后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祭司在精骑兵退出房后,在地上调整了一下姿式,由双膝跪地变成了盘腿而坐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我找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祭司神情平淡地看着江卓君,像是听不懂江卓君的话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我的手下听见过你的自言自语,你听的懂我说话,我不管你在这寨子里的地位有多高,你应该知道你在我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蛮奴,别逼我杀你。”

    祭司听了江卓君这话,才开口道:“我的头人和他的手下们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祭司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祭司说:“看大人的样子,他们应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谁跟你说他们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祭司脸上纹着的花纹十分繁复,以至于旁人看不出这位大祭司原本的长相,这会儿祭司看着江卓君一笑,这张脸看起来十分的奇异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祭司跟江卓君说:“我知道头人他们死了,寨中人的生死病老,我都知道。将军,有人改了你的命格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跟天星子接触过几回,江卓君现在对这种神神叨叨的话已经免疫了,“我的命是好是坏,不用你说,”江卓君冷眼看着这个祭司道:“我只问你,为何一个人进了你们苗地之后,会性情大变,说话的声音也不似常人,还认不出身边的人来?”

    祭司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古怪了。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祭司说:“这个人是杀死头人他们的凶手吗?”

    江卓君不动声色道:“你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杀死头人的是魔,”祭司跟江卓君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江卓君搭在桌案上的手紧紧一握,指甲掐进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祭司翻眼看着江卓君,显得双眼的眼白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“魔?”沉默片刻后,江卓君看着祭司冷道:“不要跟我说种骗鬼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将军不信鬼神,那又何找我来问?”祭司笑了起来,笑声如夜凫,暗哑难听,“将军,如果这个人是你的同伴,那你最好将他杀死,将尸体烧成灰,又或者将那个魔永远钉在那具身体里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江卓君喝斥这个祭司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办法,”祭司还是翻着眼看着江卓君,对于江卓君的喝斥不为所动,说:“我跟那些和尚是仇人,所以他们想得到的东西,我与将军一样,不想让他们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得到什么?”江卓君问。

    “魔,”祭司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人怎么会是魔?”江卓君又问祭司道。

    祭司说:“将军,趁着死的人还不算多,你要快一点杀死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没说话,脑子这会儿转得飞快,从祭司的这些胡言乱语里,他倒是能理出些有用的东西来,顾星朗是着了永生寺的道了。

    祭司抬手指着江卓君道:“不然的话,日后会有很多,很多的人死,天空,大地,这世上所有的水都会被血染红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说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祭司说:“你不信我的话?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了这祭司一眼,说:“你知道自己的结局吗?”

    祭司又是一笑,连嘴里发黄的牙齿都露了出来,祭司跟江卓君说:“我也会被这个魔杀死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看着这个祭司笑,突如其来地就是一阵心烦,站起身,小江将军走到了祭司的面前,说: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祭司说:“将军,我能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,我也知道,你有求而不得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跟永生寺是仇人,你帮我对付永生寺吗?”江卓君又问。

    祭司摇头,说:“我帮不了你们,这个世上没人能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江卓君点了点头,侧了侧身似是想走,突然就又拔刀,一刀斩在了祭司的脖颈上。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祭司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江卓君面无表情地看着祭司,说:“现在你是被谁杀死的?”

    祭司还是看着江卓君笑,张了嘴想跟江卓君说你也是魔,偏离了即定的命数,你依然是会让这个人间陷入血海的魔之一。

    “来人,”江卓君冲门外喊人。

    祭司倒在血泊中断了气息,想说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,天命如此,说了又有何用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