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599顾三少说,对不起
    “对不起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”

    一声谢谢之后,顾星朗紧接着又跟玉小小说对不起。明明知道自己不是良人,他还是跟怀中的公主做成了真正的夫妻。顾星朗的泪水滴落在玉小小的发间,颈上,说他卑鄙,自私,是小人,是混蛋,是个畜牲,怎样都好,他不想放开这个人的手。

    泪水滴在了玉小小的眼睛上,玉小小的眼皮抖动了两下,还是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拭去顺着玉小小脸庞往下滚落的泪水。

    玉小小翻了个身,把脸埋在了顾星朗的怀里。

    顾星朗嘴角扬起,用手背擦了擦脸,抱着玉小小,自己又看向了木窗外。

    玉小小真的就这么睡去了,顾星朗独自一个人,看着天光放亮,阳光将层林尽染。

    顾林在溶洞里一觉睡醒,发现顾星朗和玉小小都不在,忙跑出溶洞在附近找了一圈,没找着人,又站在空地上喊了好几声,这两个主子也没有回应。顾林不敢走远,只得回到溶洞里,守着顾栋和顾杉。

    想着自家公主的威武,顾林倒是不担心自家这两个主子的安全,只求这两位能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临近正午时分了,玉小小才睁开了眼,刚一睁眼就被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剌到。

    顾星朗将手覆在了玉小小的眼睛上,小声道:“剌眼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给我揉揉眼睛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媳妇的眼睛轻轻揉了揉。

    玉小小再睁眼,“哇”了一声,她这才发现自己和顾星朗这会儿正沐浴在阳光里,怪不得她周身都是暖意,再看顾星朗,玉小小觉得这会儿的顾星朗跟阳光一样耀眼。

    “回家以后,我们也找棵树,盖一间这样的木屋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说:“好,我们也找个这样的深山老林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奉京城外有这样的深山老林吗?

    “日光浴,”玉小小挺享受地伸了个懒腰,冬天里晒太阳的感觉,嗯,公主殿下又一次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。

    顾星朗不明白什么叫日光浴,脸又微微有些发红地跟玉小小说:“身子还疼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疼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马上就紧张了,说:“疼得厉害?”

    无节操无下限的公主殿下说了句:“厉害,你替我揉揉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伸手,然后看看自己手伸进的地方,“轰”的一下,顾三少的脸又红了。

    “啧,”玉小小在这一刻,感觉自己任重道远,到底要怎么样,她家小顾才能不动不动就脸红?床单都滚过了,还不止一回,除了没生娃,他们还有什么事没干?

    顾星朗手僵在让他脸红心跳的地方僵了半天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你这是下不了手了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真就下不了手,把手收回,在玉小小的嘴上又轻咬了一下,顾三少咬牙道:“你别拱火。”

    嘴里放着一点气势也没有的狠话,顾星朗伸手又替玉小小理头发,他梳头的手艺也不怎么样,只会把沾在玉小小脸上的碎发,一一理到玉小小的耳后别着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顾星朗的手又到自己的嘴边上了,这货伸舌头就在顾星朗的手心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手又僵住了,跟玉小小说:“天亮了,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白日不可渲那啥的道理,玉小小就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的明白,“你是不行了吧?”玉小小眯着眼问顾星朗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……”顾星朗想不出词来。

    往下瞄了一眼,玉小小说:“累了就歇歇,我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洗过了,”顾星朗涨着脸跟玉小小喊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点没脸红地说:“洗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里,顾三少还能怎么办?把媳妇扑到,接着再来吧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玉小小汗水淋漓地坐在顾星朗的身上,上下起伏着,看着涨满了整个眼帘的阳光,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行很文艺的句子,他们这是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下,相亲相爱了一回啊!

    正午过后,阳光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顾星朗细心地把媳妇擦洗干净,又把自己收拾好了,跟玉小小说了一句从军中学来的荤话:“我喂饱你了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舒舒服服地躺在老虎皮上,看着顾星朗点了点头,说:“饱了,下回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比下限,顾三少永远也不可能是公主殿下的对手。

    玉小小在老虎皮上滚了滚,然后又面向了顾星朗躺着,说:“小栋子和小杉子差不多应该醒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你要答应我,不管听到了什么,你都要冷静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躺下来,把玉小小抱在怀里又抱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一定还活着!”

    顾星朗翻身,把头埋在了玉小小的颈窝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轻轻拍着顾星朗的后背,说:“小顾,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沉默了半晌,才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拉着顾星朗坐起了身,说: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屋里收拾了一下,将自己那件淡灰色外袍仔细地叠好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这衣服你还要穿?”这个世界别说洗衣粉了,连肥皂都还处在初级水平,清洁能力有限,玉小小可以确定,顾星朗的这件衣服一定是洗不干净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留着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眼神古怪了,这又是什么情节?

    顾星朗想把虎皮也卷卷带走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块虎皮落到旁人手上的,不过手碰到虎皮了,顾星朗又问玉小小说:“我们今天晚上还过来吗?”

    这就是约炮的节奏了!

    玉小小内心猥琐,但神情很一本正经地说:“要是我们今天走不了,那我们就还来这里睡觉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虎皮又放下了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“我也是懂滴的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这位又懂什么了?

    溶洞里,顾栋从昏迷中醒来,盯着面前的顾林看了半天,才认出顾林来。

    “栋子!”顾林冲顾栋大喊。

    顾栋勉强开口说道:“林子,你,你也死了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