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07穿红衣的姑娘,一头白发的男子
    顾星朗帮着玉小小穿衣服,其间免不了碰到媳妇的小胸脯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玉小小说了句:“这个以后还会长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本来想迅速把手拿开的,听了玉小小这话,顾三少的手抽筋似地一僵,停在玉小小的小胸脯上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小胸脯往前挺挺,寻求顾星朗的意见:“手感咋样?”

    手下那一处软软的,按下就会弹起,不大,正好可以被他的手掌包起,顾星朗轻轻按揉了几回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他们身处的这个地方,觉得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不能来一炮的,于是往顾星朗的身上一跳,玉小小说:“小顾,我们来一发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抱住了,下盘很稳地,纹丝不动地站着。

    玉小小抱住了顾星朗的脖子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往下抱,在玉小小的嘴上亲了亲,声音有些哑地说:“现在是白天,别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这样不太好受吧?”顶着她的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顾星朗喘了口粗气,把玉小小放下了,说:“我换个衣服,小小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这衣服还敞着呢,这怎么扣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往别处看了一会儿,才动手替玉小小把衣服穿好,跟玉小小说:“这里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自家小顾,这一回脸是没红,但眼底有些泛红这又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顾星朗没有避着玉小小的必要,脱了外衣,把苗地里的衣服穿上,戴上苗地特有的黑布帽,顾星朗马上就变成了一个英俊的苗地少年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帽子戴脑袋上后,这帽子马上就往下滑,直接把眼睛遮住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忙替玉小小把帽子摘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顾星朗手里的帽子大眼瞪小眼,她跟这套衣服的主人身材差不多,脑袋的大小能差这么多?这人得多大的脑袋?

    顾星朗把帽子往旁边地上一扔,说:“不戴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玉小小走在了顾星朗的前边,说:“我们去前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往前边走,一路上也遇上了不少寨中人,可没人上来问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哼哼了一声,说:“以为竖十个瞭望台,外人就进不来了?这里的人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顾星朗接不上媳妇这话,有几个人敢从六十米高的地方往下蹦的?

    等两个人走到了坐满了宾客的前寨大院里,玉小小不着痕迹地咽了一口口水,跟顾星朗说:“你看,好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们在摆流水席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没兴趣去弄懂什么叫流水席,她只是看着一桌子的鸡鸭鱼肉眼馋,要不是得回去把自家小顾带来,玉小小刚才就坐下来吃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往院子中央的木台上看,木台上也摆着十来桌酒席,这应该是身份尊贵的客人的坐席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指着木台上一个装红衣,头上身上戴满了金银饰物的姑娘,问顾星朗:“你觉不觉得她像个新娘子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新郞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上头就没个年轻小伙,她是要嫁个老头子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看她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木台上的姑娘虽然穿戴华贵,可脸上没有一点笑容,木然地坐在一个中年汉子的身旁,就好像一个大院的热闹都跟她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“她漂亮吗?”玉小小突然问了顾星朗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想都不想就道:“不漂亮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觉得她长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没你长得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暗爽了,虽然她一个习惯认人靠看骨的人,看不出什么美丑来,可架不住顾星朗这话让她高兴啊。

    顾星朗拉玉小小走,说:“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吃饭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跟着顾星朗走了几步,猛地又想起件事来,小声跟顾星朗嘀咕道:“这个姑娘不会又是什么祭品吧?”赤炎寨的两个小孩子也是穿得好,结果是要被下锅活煮的小奴隶,按照这个节奏,这个姑娘看着也是穿得好,不会也是个要送给祖宗,还是谁的祭品吧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没看见祭司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那个人是谁?”玉小小手往木台的正中央指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木台中央,看位置那张方桌是这场酒席的主桌,住在主桌主位上的人,一头白发,白得耀眼,额头纹着一个顾星朗看不明白的图案,这人额头以下,除了一双眼睛,整个脸都被一个纯银面具遮住,身穿着一件深灰的宽袍,看着倒不像是苗地的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嘴不露出来,小顾你说这人要怎么吃东西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没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玉小小掂了脚往木台上看,发现那张桌上的人都没有动筷子,桌上的酒菜好像也没被动过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那个人不是祭司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去,来吃酒席,这桌四个人不吃东西,那他们来干什么?这么多菜,没一个合他们口味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这个好像跟合不合口味没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一声吆喝声,从一道侧门那里传了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很大,把玉小小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走了,掂脚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,然后公主殿下的口水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五头烤得金黄的整猪,被人排着队从侧门那里扛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小顾!”玉小小死命拽顾星朗的手。 医妃狠凶猛:t./rjbwdr

    顾星朗在院子里瞅了一圈,看中了一张有空位的桌子,顾三少拉着玉小小就往这张桌上走,小声道:“我们先吃,你不说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点头,这会儿她的眼里除了烧全猪,啥也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坐在了一张圆桌上,同桌的都是年轻人,穿着打扮不怎么富贵,这正是顾星朗选中这张桌的理由。年轻,身份不算太高,那他和玉小小中途凑上去,这些人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事实也跟顾星朗想的一样,同桌的年轻人看见顾星朗和玉小小,没什么大反应,只一个年轻人开口问了顾星朗两句话。

    顾星朗听不懂这人的话,只是冲这年轻人点头笑了笑,然后嘴里就被玉小小塞了一个拳头大的肉圆子,想说话都没可能说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