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09白发银面的男子
    有两个入云寨的人主动给顾星朗和玉小小让了位置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东丹请两位恩人坐下,他自己靠着顾星朗坐下了,说:“两位恩人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抚额。

    玉小小冲东丹摇手,指指耳朵,又指指自己嘴,说:“你说啥我们听不懂啊,有翻译不?”

    东丹听玉小小说话也像是在听天书,想起来这二位不会说他们这里的话了,东丹少爷回头,冲他们这一圈最边上的一桌喊道:“阿笙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叫阿笙的小伙儿很快就站在了玉小小和顾星朗的面前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眼便看见阿笙的脸上有一个烙印,这在朱雀是蛮奴的烙印,只一眼后,顾星朗就把目光移开,若无其事地问阿笙道:“你能听懂我的话?”

    阿笙点点头,人看着有些木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是白水寨?”

    阿笙又点头,把顾星朗的话翻给东丹听。

    东丹看着顾星朗张了张嘴,没说话,都不知道这是哪里,这二位就敢坐这儿大吃大喝了?

    白水寨的人把片好的猪肉用盘子装了,送到了入云寨的桌上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在盘子里一片片码放整齐的烤肉片,跟阿笙说:“你问问东丹,我能吃吗?”

    阿笙木木的表情终于有点变化了,看着玉小小发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筷子都拿起来了。

    东丹问阿笙:“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阿笙说:“她想吃烤猪。”

    东丹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歪头看东丹,能不能吃,给她一句话啊御魔仙。

    东丹冲玉小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筷子下去夹了五片烤肉,厚厚的一打,张嘴就啃,嚼巴嚼巴咽下肚了,跟顾星朗说:“小顾你尝尝,好吃!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玉小小送到他嘴边的肉,张嘴咬了一口,然后冲玉小小点了点头,说:“喜欢你就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入云寨的人们看这二位秀恩爱,看得有点接受不能,这二位到底跑白水寨干什么来了?就为了吃一口烤猪肉?

    东丹看着玉小小啃烤肉,突然一笑,这两位连太常奴市都敢闹,那入苗地跑进白水寨来,对这二位来说又能是什么大不了的事?

    顾星朗看了看在坐的人,问东丹道:“努雄呢?”

    在阿笙的翻译下,东丹手指着院中央的木台,说:“我阿爹在上面坐着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扭头又往木台上看,然后发现主桌上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正看着他和玉小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玉小小感觉到自家小顾的身子紧绷了,便也扭头看木台。

    男子冲着玉小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她认识这位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人戴着银面具,是无欢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不是。”这要是无欢她能看不出来吗?戴着银面具就是无欢,她家小顾这什么想法?

    “是啊,”顾星朗叹气道:“无欢应该在诛日,怎么会出现在白水寨?”

    东丹说:“无欢是谁?”

    顾星朗在玉小小说出无欢是诛日的国师之前,抢先开口说了一句:“我们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东丹嫌弃道:“无欢?怎么会叫这么一个名字?”无欢,无欢无喜,这名字是不是太不吉利了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,叫什么无欢,叫开心多好?”

    东丹点头,觉得开心这个名字不错真武七绝剑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诛日的国师叫开心?这名字能听吗?

    玉小小盯着木台上的白发男子看了一会儿,然后跟顾星朗说:“他比无欢老多了,你看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视线往下移,然后顾三少回过味儿来了,离这么远,他怎么可能看清楚台上那人的手长什么样子?

    玉小小冲台上的白发男子点了点头,然后一点没把这位当回事地转身继续开吃。

    入云寨的人们……,他们头一回看见对着大巫能这么淡定的人物。

    东丹一脸激动地看着玉小小说:“大巫冲你点头,你就这样?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不但东丹激动,连翻译阿笙都很激动,就问道:“我怎么了?那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们苗地的大巫啊!”东丹就差跟玉小小吼叫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听见大巫这个词,忙就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东丹更是激动了,这要不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能冲这二位拔刀相向,“我们怎么能说大巫的名字?想死吗?”东丹冲顾星朗急声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又看木台上坐着的大巫,这位大巫现在坐在那里低头看手里的水杯,玉小小跟顾星朗研究:“这个大巫究竟是什么意思?我看东丹他们的意思,这位是这里的皇帝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跟玉小小说了句:“大巫在苗地的地位,相当于莫问在六国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听见莫问这个名字,玉小小就感觉不能玩耍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拉住了玉小小的手,让媳妇不要跳,问东丹说:“你认识一个叫金耶的人吗?”

    阿笙一听金耶这个名字,脸色马上就变了,一脸害怕地看着顾星朗紫云传说全文阅读。

    东丹说:“他到底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阿笙没敢说话,沾了点酒,在桌上写了金耶的名字。

    东丹的脸色马上也变了,两眼紧盯着顾星朗说: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自然是找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东丹摇头,说:“不要找他,你们还是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什么人?”顾星朗问。

    东丹还是摇头,说:“不要问了,你们走吧,这里你们呆着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干掉了半盘子烤肉,抬头问东丹道:“看你这么害怕的样子,这个金耶是个老恶棍吗?跟我说说,他都干过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阿笙往东丹的身后站,神情已经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东丹这里还没来及问话,木台上又响起了喜乐声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t./r278rmv

    玉小小的注意力又被喜乐声吸引走了,扭头往木台上看,想看看又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阿笙趁机低头,耳语着把玉小小的原话翻译给东丹听。

    东丹手里拿着的筷子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顾星朗的目光一沉。

    木台上,红衣盛装的女子走下了木台。

    人们也停止了用餐,纷纷站起了身来。

    院中的空地上被人摆上了一个澡盆大小的火盆,一个小男孩抱着一只公鸡站在了火盆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