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10公主杀了一只鸡
    “她穿成这样去杀鸡?”玉小小看见女孩跟抱着公鸡的男孩站在一起后,惊道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杀只鸡用不着这么大场面吧?

    顾星朗倒是瞧出明堂来了,问东丹说:“新郎呢?”

    东丹显然对这个姑娘漠不关心,很简单地说了一句:“死了”

    顾星朗了然地点点头,在他们奉天也是有冥婚的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完全听不明白了,新郎都死了,这个新娘子嫁给谁去?“她,”玉小小指着新娘子问顾星朗:“她要嫁给一个死人?”

    顾星朗点点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活人嫁给死人?大道理不说了,一生一死能滚床单吗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看她的样子,她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着戴了一身首饰的新娘子,撇嘴说了一句:“是被逼的吧?”

    顾星朗拍拍玉小小的手,这种事他们管不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正跟顾星朗这里嘀咕,站在院中四个角落里的鼓手这时又一次敲响了大鼓。鼓声中,二十几个头戴高冠,脸戴鬼神面具的人从角门里鱼贯走进大院。

    玉小小不用问东丹或是阿笙这些是什么人,这些人身上穿着的衣服她在赤阳寨看过一回,这帮人就是苗地这里的祭司。有了赤炎寨那一回的经验,玉小小看见这帮祭司马上就紧张起来,这是又想拿人当祭品了?

    祭司们进了院子,把女孩和抱着公鸡的小男孩围了一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玉小小语气有点凶恶地问阿笙。

    阿笙说:“他们要请魂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头往阿笙那里歪了歪,说:“你再跟我说一遍,请啥?”

    阿笙说:“请魂,就是请寨中死了的少爷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玉小小听了都伤耳,把死了的人请上来?坐电梯从地底下上来吗?进化过的人类也干不出这种事来啊!

    大祭司双手朝天举起,开始高声吟唱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小顾你能听明白他在喊什么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就听不懂苗地话,他能听懂唱出来的苗地话?

    “我一句也听不明白,”玉小小也不用顾星朗搭她的话,自顾自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没兴趣看这种仪式,跟玉小小小声道:“东丹不愿告诉我金耶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会不会是不知道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说:“我看他的样子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们审问他,”玉小小听顾星朗这么一说,两只眼睛就盯上东丹了,说:“不说就打,打到他说!”

    顾星朗正想接着跟媳妇说话,大祭司的吟唱在这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夫妻俩又看向了大祭司,其他的两个人都没看见,就看见火盆里的火突然一跳,火焰瞬间就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,”玉小小跟着也是身子一跳,这是死人被请上来了?她没看见那老头往火里浇油啊!(==)

    突然变大的火把抱着公鸡的小男孩也吓了一跳,手一松。

    身上的禁锢一松,公鸡马上从小男孩的手里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

    “灵鸡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见公鸡落地了,大院子里的人一起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场面,玉小小理解不了,这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了吗?

    众人惊叫,但没人去抓这只鸡。

    玉小小拉顾星朗的袖子,有点想笑,说:“这是什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不知道,公鸡落地不好?”

    看自家小顾也不知道,玉小小就又看向了阿笙,说:“你们这里的人不会抓鸡?”要是不行,她不介意帮把手啊。

    阿笙张嘴想说话,却马上又一脸惊惧地看着玉小小的身后。

    玉小小也听见自己的身后有动静,扭头一看,那只大公鸡站桌子上,正看着她呢。

    同桌的人,包括东丹都从长凳上蹦起,往后跑。

    一张大方桌就剩下玉小小和顾星朗坐着了。

    公鸡豆大的眼睛就看着玉小小,一动也不动,也不叫唤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顾星朗说:“这鸡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挥手想赶鸡。

    阿笙大喊了一声: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阿笙喊话的声音太过惊慌,顾星朗停了手。

    “咯咯,”公鸡冲玉小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听见周围响起一片抽气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顾星朗回头问远远站着的阿笙。

    阿笙结结巴巴地跟顾星朗喊话,一紧张之下直接用了苗地语,顾三少一句也没听懂。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候直觉一般,看向了木台,看见端坐在主桌上的白发男子正盯着她这里,眯了眯眼,玉小小看这人的瞳孔,发现这人的瞳孔里只有她面前这只公鸡的画面,再看看木台上的其他人,没人是只盯着这只鸡看的。

    “小顾,那个白头发的人有问题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马上扭头看向了木台。

    木台上的大巫看这二位都盯着他看了,冲小夫妻俩抬起了手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玉小小就知道要出事!

    公鸡突然扑棱起翅膀,大声喔喔叫着,向玉小小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怎么可能让一只鸡啄着?伸手就把这只公鸡抓到了手里,本能地手一扭,公主殿下毫不费事地扭断了这只公鸡的脖子。

    大院子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顾星朗把手按在了刀把上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公鸡扔在了自己的脚下,跟顾星朗说:“带回去做烤鸡吃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鸡好像不应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大哭声在木台上响起,随着这个女子的放声大哭,院子里响起了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玉小小从长凳上站起了身来,她就是杀了一只鸡,这些人不用这么伤心吧?

    顾星朗把玉小小护在了身后,顾三少也没看别人,只盯着木台上的白发男子看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http://t.cn/R278rmV

    “这下子该怎么办?”入云寨的几个汉子同时问东丹。

    白水寨的大祭司已经请完了魂,魂魄附在这只公鸡的身上,玉小小把这鸡一杀,这等于是让白水寨的小少爷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了。东丹明白,这下子这仇结大了。

    白水寨的头人指着玉小小,大声说了一句: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白水寨的人们在头人一声令下后,从四面八方向玉小小和顾星朗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她就杀了一只鸡,要用这么大的阵仗对付她吗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