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11大巫说,我只等你一个晚上
    “东丹!”努雄一边往木台下跑,一边大声喊着儿子的名字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把恩人护住!”听见自己的阿爹喊,那东丹少爷就什么可犹豫的了,跟寨子里的人大声下令道。

    入云寨的人把跟前的饭桌长凳一踢,将玉小小和顾星朗围在了当中,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笙挤到了小夫妻俩的跟前,小声说:“两位恩人,一会儿打起来,我带你们先跑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哥,你们这里的鸡是圣物吗?还是说,这里的人把鸡当爱宠养?”除了这两个理由,玉小小也想不出来这帮人为什么要跟她拼命了。

    阿笙看着玉小小有些小痛苦,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外面人的话了若指掌,可是今天遇上这位后,阿笙小哥发现,了若指掌什么的是他的幻觉啊,这位的话,他有一大半听不明白!

    白水寨的头人看努雄要跟自己作对,吃了一惊的同时,更是火冒三丈了,指着努雄命寨中人道:“把他也拿下!”

    几个白水寨的壮汉围住了努雄。

    东丹一看自己的阿爹被人围住了,大喊了一声:“上!”

    双方于是开打。

    白水寨和入云寨这一开打,其他寨子的客人里,有保持中立,两边都不想得罪的,也有看彼此交情深厚的,自行选边站。

    大院子里刹时之间,刀光剑影,桌子板凳,锅碗瓢盆,各种美酒佳肴齐飞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多没吃上一口的菜掉在地上,被人踩在脚下踩得稀烂,玉小小是心疼得要命,扯着喉咙喊别打了,大不了她赔一只公鸡出来,翻倍赔都没有问题,可混战在一起的众人,都没空掿理她。

    顾星朗上前,给正以一敌五的努雄解了围。

    努雄看看顾星朗,想想这位跟自己语言不通,只得喊了一嗓子:“阿笙仔!”

    阿笙正帮着东丹干架呢,听见头人喊,一路抱头鼠窜跑到了努雄的跟前。

    努雄大声问顾星朗:“你夫人呢?”

    阿笙接着做自己的翻译活。

    顾星朗扭头往自己和玉小小刚才站着的地方看,那里哪儿还有他媳妇的影子?

    努雄也顺着顾星朗的目光看过去,没看见自己的另一个恩人,扭头又跟顾星朗喊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不担心玉小小会被人揍,但一眼没看见玉小小,顾星朗的心就是一慌,他不喜欢这种一回头看不见玉小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快点走啊,”努雄接着跟顾星朗喊,白水寨里勇士很多,他这一回来只为了吃酒没带多少人手,再打下去,他们一定吃亏。

    顾星朗四下环顾,玉小小个头不高,想在混战中的人群里发现这位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阿笙也帮着顾星朗找人,然后指着靠近木台的地方喊:“在那里!”阿笙指木台。

    顾星朗和努雄忙看向了木台,两位几乎是同时看见了玉小小,公主殿下这会儿蹲在地上,抢救了一碗被人掀翻的笋干烧鸭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

    努雄和阿笙……

    玉小小是想到木台上找白头发男人的,等她抱着一碗笋干烧鸭站直了身体再往木台上看,那个男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小小!”顾星朗喊着玉小小,往木台那里跑。

    “别过去啊,”努雄喊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周围拼杀在一起的人群,看看自己手里抱着的碗,抱着这碗菜,她怎么动手干架?纠结了一下,玉小小站着开吃。

    等顾星朗一路拳打脚踢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,就看见他媳妇挥手把一个壮汉扔远了。

    人声吵杂中,玉小小还是能听出顾星朗的脚步声,等顾星朗到了她的身后,玉小小扭头,手一抬,把碗里她特意留给顾星朗的鸭腿塞顾星朗的嘴里了,说:“快吃吧,这酒席看来我们吃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鸭腿拿在了手里,都打成这样了,这酒席还怎么吃?

    “那个白头发的人跑了,”玉小小又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抬头看看近在眼前的木台,说:“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,”玉小小点头,不是活在末世,玉小小觉得自己真的犯不上为一只鸡拼命。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就要走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别忘了那只鸡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脚步一趔趄,说:“你还想着那只公鸡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都为它干架了,我还不把它带走烧了吃?那我出这个力气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往前看,那只死鸡是放在哪里来着的?

    “你先去,”玉小小说:“我去把东丹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就感觉自己的手一空,再回头找媳妇的时候,看见他媳妇往正举着一条长板凳跟人干架的东丹那里走了。

    努雄打倒了一个白水寨里的勇士,自己鼻血长流,一脸凶相地准备跟还站他跟前的人交战呢,顾星朗过来了。努雄眼看着顾星朗的身后冲过来一位,挥刀就砍,“小心!”努雄头人冲顾星朗喊。

    顾星朗避开了往他后脑勺砍来的这一刀,眼中戾气一盛,抬手将这壮汉的衣襟就揪住了,想杀人,可是,顾星朗看看在他身遭的人群,又松开了手,冲这壮汉说了一句:“滚!”

    壮汉被顾星朗揪住了衣襟没感觉怎么样,这会儿却被顾星朗看得心里发毛,这人的这双眼看着太可怕,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还在白水寨等你,”要去帮东丹干架的玉小小,这时在人群里看见了木台上的白发男子,听见这男子低声跟她说:“我只等你这一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说我们的话啊,”玉小小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巫看着玉小小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头上花纹的颜色,”玉小小说道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大巫额头花纹上得颜色是鲜红如血的艳红色,这让玉小小看着觉得很剌眼。

    大巫……,这种时候,这位最先记挂的是他额上的纹身?

    “认识金耶吗?”玉小小评价完了大巫的纹身,问正事了。

    大巫说:“你晚上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认个人的事,”玉小小不耐烦道:“你非要我半夜三更地再跑一趟干什么?有话现在就说,男女授受不清,你应该懂滴。”(公主殿下这会儿知道男女授受不清了==)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