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45丧尸中的美人
    把眼泪擦干净,玉小小转身又走回到金耶大巫休息的茅屋里,说:“我知道你这里有药人,地牢的入口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一番对话下来,金耶大巫已经力气用尽,听见玉小小问话,才又睁眼看向玉小小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里好歹是你的家,不想我把这里也拆掉的话,你就老实交待吧。”

    金耶大巫说:“你就这么肯定我这里有药人?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那玩意儿叫唤了,”玉小小说:“禁地那里药人多的是,你这里的药人其实也不值钱,我就是想就近看看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金耶大巫说:“你想干什么?”这人还真的以为,药人可以医治?

    “我是个大夫,”玉小小看金耶大巫说。

    金耶大巫笑了一下,他脸上的皱纹太多,这一笑反而让这位大巫的面容平添了几丝凶恶,把地牢的入口处怎么走告诉玉小小后,金耶大巫跟玉小小说:“虽然没有可能,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找到办法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已经转身要走了,听见金耶大巫这话,停下脚步回过身看金耶大巫。

    金耶大巫说:“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运气一向很好,”玉小小说:“你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白狼们这时一起趴在屋外,看见玉小小从屋里走出去,忙一起起身四散跑开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撇嘴,就这胆子,这还是狼吗?(你怎么就不想想,你是正常人类吗?==)

    顾星朗在厨房听见狼叫,跑到厨房门口,只看见玉小小的一个影子,眨眼间他媳妇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喂,”相竹跑到了厨房门口,问顾星朗说:“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吃面条。”

    相竹说:“可我不想吃面条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着面前的这个小胖子,他记得这个小胖子挺怕自己的,这会儿怎么又有胆子跑来找他点菜吃了?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顾三少问相竹小胖子。

    相竹这会儿还真不怎么怕顾星朗,顾三少心境平和了之后,眉目马上就清正起来,浑身上下的那股凶煞之气,也荡然无存,跟玉小小一比,这位怎么看都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白狼们却还是不敢上前来,远远地站着,自打顾星朗从厨房里走出来开始,狼群就一声也没有叫唤过了。

    相竹说:“我要吃馒头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那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出来不带干粮的?”相竹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顾星朗语言很简洁地道:“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相竹明明看见玉小小啃馒头来着的,“我不信!”小胖子冲顾星朗叫。

    顾星朗回厨房,说了句:“不信就算。”哄小孩子本来就不是顾星朗善长的事,能跟相竹说上这么几句话,已经是顾三少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相竹这才发现,其实姓顾的这个货,不管看起来凶不凶,他都不是个好人!

    玉小小这时走在长长的地道里,心里再次吐槽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类这么喜欢挖地道。地道弯弯曲曲,除了玉小小手里的火把,再没有其他的光线,跟之前玉小小和顾星朗走过的地道不同,这一处的地道渗水很严重,还没等玉小小走到地牢门前,她的身上就已经被头顶石壁上的滴水弄湿了。

    地牢的门用数根粗铁链锁着,大门上开着一道小门。

    玉小小推了推这道铁门才发现,这门是被铁水焊死在墙上的,整扇门只有大门上的小门可以打开。

    “都焊死了,还要用铁链锁成这样干什么?”玉小小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玉小小站在门外说话,门里猛地就传来了末知生物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拉开了小门。

    “吼!”一张人脸撞到小门上,大张着嘴,吐着呈黑灰色的舌头。

    一股类似于中药的苦药味,随着这个药人的出现,从小门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皱着眉头跟这个药人对视着,看见这个药人的样子后,她明白为什么金耶大巫要在地牢里单养一只药人了,这是一只除了舌头颜色不对,神情癫狂,看起来跟正常人无异的药人。

    年纪最多十七八岁的药人,发现自己撞不开面前的障碍物后,开始用牙咬,用舌头舔小门的下门框,吼叫声也越发地急切。

    玉小小无法想像,有一天顾星朗也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吼,吼吼——”药人冲玉小小大喊,单纯的吼叫,听起来又像是在跟玉小小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,一道电流击在这个药人的额头,将这个药人击倒在地上。拉开被焊死的铁门,玉小小走进了地牢。

    药人倒在地上,四肢抽搐,暂时失去了行动力。

    玉小小举着火把,四下看了看,发现这个地牢里没有可以照亮的东西。“那个老头就把你关在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啊,”玉小小走到了药人的跟前,蹲下身说:“有机会跑出去,你一定要咬死他。”

    药人看着玉小小,拼命咬合着牙齿,做着吞咽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的肉不好吃,”玉小小用两根手指就掰开了药人的嘴,拽出这个药人变色的舌头仔细看。

    药人的舌头除了颜色不对外,跟正常人的一样,湿润,柔软,伸卷自如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掰开药人的眼皮看,这药人的眼珠没什么光彩,眼白发黄,除着玉小小手指的移动,这个药人的眼珠也随之移动。

    “喂!”玉小小冲这个药人叫了一声。 医妃狠凶猛:http://t.cn/RAjbWDR

    听见玉小小叫,这个药人的吼叫声更大了,带着完全不自控的疯狂,嘴角很快就流出了唾液,带着一些血丝,但不细看,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视力正常,听觉正常,嗅觉正常,皮肤也有弹性,”玉小小跟药人说:“这要是在末世,你也算是丧尸里的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药人的一只手这时冲玉小小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是一道电击,让这个年轻的药人又一次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扒开药人身上已经不能遮体的破烂衣衫,玉小小看见这个药人的腹部已经往下凹成了一个深深的坑,可见这个药人可能从变成药人的那一刻起,就没有进过食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