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52地牢药人的身份
    留下兄弟俩个大眼瞪小眼,玉小小转身出了茅屋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顾星诺看着玉小小离开后,问顾星朗说:“公主出去打猎还在带着她的医药包?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在了床边上,说“这是公主的习惯,那东西也不重,她爱带就带着好了。”比起他媳妇出门逛街都要背个医药包的习惯,进林子打猎带医药包,这个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怎么样?”顾星诺又问道:“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顾星朗想起自己的疯病,脸上的神情黯淡下来,含糊道:“我没受伤,哥,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”顾星诺也不追问,把话题一转,说:“我方才听公主的话,朱雀有了新君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星朗清了清嗓子,要把厉洛是怎么成皇的这事说清楚,顾三少觉得,自己这一回有的说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出了茅屋,就看见顾森手里提着刀,背上背着弓箭朝自己这里走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不情愿的相竹。

    玉小小站下来,说:“小森子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顾森跑到了玉小小的面前,说:“公主,我去打猎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马上就抬手拍一下顾森的肩膀,鼓励这小侍卫道:“要小心,多打一些吃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顾森领命。

    玉小小又看向了相竹,威胁道:“小胖子,我家这少年要是出了什么事,你懂的吧?”

    相竹嘟囔说:“我懂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你的地盘,”玉小小压低了声音跟相竹小胖子说:“我家小森子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就把你煮了吃!”

    相竹僵着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跟我大哥说了,”玉小小威胁完了小胖子,才又跟顾森说:“他跟小顾有事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顾森对玉小小的话毫不怀疑。

    握着拳头冲顾森说了一声加油,玉小小往金耶大巫休息的茅屋走去。

    相竹问顾森说:“你家公主真的会吃人?”

    顾森白了这小胖子一眼,说:“我家公主的事,你不能问。”

    好想弄死这帮人,可是自己又没这个本事,该怎么办?相竹小胖子陷入了这种完全无解的苦恼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推门进屋,看看金耶大巫的伤,跟金乌大巫说:“大巫,你帮我个忙呗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公主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陪我去看个药人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马上就看向了金耶大巫。

    金耶大巫躺在床上,入定一般,对玉小小的话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巫,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跟着玉小小出了茅屋,说:“公主不先去过问景陌之事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点都不在意地说:“苗地里又跑不了马,景陌就是想跟你们干架,他一时半会儿的也过不来啊,大巫你不用慌,事情要一件件地做,饭要一口一口地吃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金乌大巫看着玉小小说:“不担心景陌,那你也不担心顾星朗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谁我不担心我家小顾的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摇头道:“我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抱着我家小顾哭一场?”玉小小问金乌大巫说:“这样我家小顾就不是药人了?”

    这下子,金乌大巫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玉小小带着金乌大巫进了地道,走到了地牢前。

    看着没了门的地牢,金乌大巫慌忙说道:“你就这样大开着门,让那药人在里面?”地道的门,这位也没关,这位是想放药人出牢,祸害苍生吗?!

    玉小小把手里的火把晃了晃,说:“大巫你不要激动啊,跟你们认识的时间越长,我对你们这些大巫的形象就越幻灭,你们是高人哎,说好的高冷呢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公主,你的很多话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头疼,沟通不能,这个要肿么破?

    地牢里这时传出了药人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手举着火把,空着的一只手把金乌大巫一拉,说:“大巫,请进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被玉小小拉进了地牢后,才看见药人这会儿只剩头还露在地面上,想到玉小小当着自己的面“种”的两个药人,金乌大巫沉默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带来的灯在地牢里点上,跟看着药人的金乌大巫说:“他的头骨左边比右边略高,我看金耶大巫的头骨跟他是一样的,这位是金耶大巫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金乌猛地扭头看向了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巫你不用觉得神奇,我是个大夫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你只是看,就能看出人骨的形状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,要不我怎么是神医呢?”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身体被埋在地里的药人,这时更加大声的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,”玉小小抬手就在药人的头顶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药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玉小小拍晕了,停止了吼叫。

    “他是金耶大巫的儿子?”玉小小又问了金乌大巫一遍。

    “他叫山北,”金乌大巫说:“是金耶的侄子,他们家族里的最后一人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怎么是最后一人呢?不是还有金耶大巫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大巫,”金乌大巫说:“我们不属于任何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一做大巫,终生就是大巫了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嘀咕道:“那你们还不如和尚呢,人和尚好歹还能还俗呢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又接不上来话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医药包放到了地上,把山北的头发一拽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你要放他出来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他不出来,我怎么剖他?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玉小小就把山北从地里拔萝卜一般地拔了出来,指尖电流窜出,将山北电得浑身抽搐,嘴中流出了白沫。 [**~] 点笔. 更新快

    金乌大巫急声道: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顺嘴胡诌道:“我给他下了迷药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……,什么迷药这么厉害,能把药人给迷晕过去?

    玉小小操起一把手术刀,唰唰几下,就把山北一头干枯,结团,还长的头发给剃了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这会儿理解玉小小说的那个剖是什么意思了,开口道:“公主你要剖开他的头颅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