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53永葆青春的药人
    就在玉小小要冲着山北的头挥刀时,金乌大巫说了句:“金耶不想让他死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手术刀停在了山北的头上,跟金乌大巫说:“嗯,能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能看得出来?金乌大巫觉得玉小小不像是个心思细腻,能看出旁人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巫,你来看,”玉小小冲金乌大巫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玉小小用手术刀在山北的头皮上点了点,说:“看见没有?一道口子。”

    山北头顶偏下五毫米的地方,有一道早已愈合的伤疤,这伤疤绕了山北的头顶一圈,就算没有了头发的遮掩,不仔细看,这道伤疤也不容易被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,”金乌大巫有些震惊地道:“金耶那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家里最后一个人了,他能不救吗?”玉小小耸了耸肩膀,打断了金乌大巫的话,说:“容我猜测一下,金耶大巫的寨子在你们苗地的东南方,五十年前寨子里的人都变成了活死人,这会儿被埋在禁地,就是你说的那个黄泥冢下面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点一下头。

    玉小小“啧”了一声,说:“要是我大哥知道金耶大巫连自己家人的命都救不了,我大哥就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金乌大巫跟玉小小道歉,虽然大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当药人还是有一个好处的,”玉小小感叹完了自家顾大哥,又看着山北跟金乌大巫嘀咕道:“大巫你看他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心说,我要看什么啊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五十年哦,当了药人青春永在,你说金耶大巫这么想,心情会不会好一点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……,这货完全不会说人话啊!

    “对,”玉小小又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我也得这么想,我家小顾以后会永葆青春,呵呵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……,这货的自我安慰是不是太与众不同了一点?

    “行了,”玉小小拍拍山北光着的头发,说:“让姐看看你,过了五十年还是个小伙子的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抚额,他这会儿是完全插不上话。

    “他的身体里没有线虫,”玉小小手里的手术刀沿着山北头上的旧伤疤一路划下来,跟金乌大巫说:“过了五十年前还这样,看来金耶大巫对他还是想了一些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皱着眉看玉小小撬山北的头盖骨,接玉小小的话道:“公主是说,金耶有办法减缓那些长虫的生长?”

    “也许山北跟那些药人不一样,”玉小小说:“也许是金耶大巫想出了办法,我们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将玉小小放在地上的灯烛拿在了手里,蹲在玉小小的身边,替玉小小照亮。

    山北完全没有痛感,低声吼叫着,却在电击之下,无力动弹。

    刀口开好之后,玉小小拿了酒精给山北消毒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消毒,”玉小小说:“万一他还有救呢?”

    术前消毒的概念,在如今这个世界还没有普及,所以金乌大巫并不知道玉小小说的这个消毒是什么意思,大巫关心的是玉小小的后一句话,“你说他还有救?”金乌大巫跟玉小小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玉小小回答地很干脆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不知道,公主你还要这么小心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了金乌大巫一眼,果然高人什么的,都是只能远远看着,不能近距离接触的货,不然你就会各种幻灭,“我不得为各种结果做准备吗?”玉小小跟金乌大巫说:“万一他还有救呢?我把它弄死了,金耶大爷要跟我玩命,你帮谁?”

    这种问,金乌大巫回答不上来,太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。(==)

    消完了毒,玉小小用手术刀撬开了山北的一块头盖骨。

    头盖骨被撬开的瞬间,山北剧烈地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下意识地就往后退。

    玉小小抬手在山北的心口拍了一下,说了句:“别动,乖一点!”

    这一回公主殿下放出的电量大了一些,电流窜动的嗞嗞声,传进了金乌大巫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金乌大巫问。

    玉小小头也不抬地说:“耗子叫。”

    剧烈挣扎地山北,在电击之下又瘫软了身体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扭头,四下里看看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巫,这个时候你就别找耗子了,我们抓重点行不?”

    被玉小小教育,总让金乌大巫有一种哭笑不得的荒谬感,只得说一句:“公主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小心翼翼地将这一小块头盖骨掀起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将手中的灯烛举到山北的头颅近前,叹息一声,低声道:“虫。”

    白色的线虫在山北的脑膜下蠕动,高高竖起身体,用头撞击着山北的脑膜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他跟那些药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”玉小小说道:“这些虫身形小,数量也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金乌大巫忙凝神细看,但仍是没有看出不同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拿镊子,夹了一根长虫出来,跟金乌大巫说:“这虫子身上的药味,也比你们禁地里的小,你闻闻。”

    看着被玉小小送到自己眼前的白色长虫,金乌大巫倒没有犯恶心,而是真的仔细闻了闻,跟玉小小说:“这只是一只虫,所以身上的药味小,这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单个的我闻过,”玉小小从医药包里拿了一个黑色的小瓷罐出来,将这条线虫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你还要养它?”

    玉小小没应声,拿酒精浇这只线虫。

    线虫在瓷罐里正常蠕动着,没有受酒精的影响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酒杀不死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试试看,”玉小小说:“就让我们看看这虫子离开人体可以活多久好了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它们以人的血肉为食?”

    “多新鲜呢,”玉小小说:“只要是生命体,想活着就必须有能量来源,这些玩意儿其实就是寄生虫的一种,人体就是它们的宿主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……,该死的,他完全听不明白这人在说什么,却又觉得这位公主殿下的话好有道理的样子!(==)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