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54公主说,这是蜂后
    将瓷罐放到了地上,玉小小接着研究山北的大脑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丧尸病毒的原理,在末世已经被人类研究很透彻了,当大脑死亡后,人类的身体机能却没有停止,成为病毒的宿主,没有感情,以同类为食。在玉小小想来,药人的病理跟丧尸有相通的地方,把这些线虫想作是病毒,那很多事就可以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见玉小小拿把手术刀在山北的脑子里东挑一下,西戳一下,金乌大巫有些接受不能地问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这位嘴里说着山北还有可能活下来的话,手里就这样东一刀西一刀地下刀?

    玉小小眯着眼,几乎是一寸地一寸地找,最后在山北大脑皮层的运动区里,玉小小发现了一只与众不同的虫子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不知道大脑皮层运动区是个什么概念,大巫只是看见玉小小在山北大脑中央偏前的位置,又狠又准地一刀下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挑了一只虫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黑色的?”金乌大巫惊道。他也看过很多药人体中的虫子,药人体中的虫子全是白色的长虫,大巫从来就没有见过通体乌黑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线虫,”玉小小用镊子镊着这只黑虫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被镊子死死夹着的黑虫,最多只有玉小小小指指甲大小,看着很像甲虫,身体扁圆,有一层外壳,六只脚短小,缩在壳下,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问金乌大巫说:“这是你们苗地所说的蛊虫吗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摇头,跟玉小小解释道:“苗地里每个人养出的蛊虫都不相同,所以这个是什么,只有去问莫问。”

    “他名字就要莫问,我还问他什么?”玉小小发狠道:“我早晚有一天弄死他!”

    “公主,”金乌大巫这时指着山北的头喊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低头,就见寄生在山北大脑里的线虫们这会儿如同疯了一样,一股脑地往外钻,山北的脑中眨眼的工夫,就出现了数个出血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金乌大巫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是蜂后了,”玉小小看着自己手里的黑虫,语调很平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金乌大巫问,这只黑虫是蜂后?

    玉小小又拿了个空的小瓷罐出来,将黑虫装了进去,把盖子虚掩着盖上,跟金乌大巫说:“大巫你看好这只虫子,别让它跑了,我救山北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被面前这一幕震得愣神,冲玉小小点了一下头后,就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边看山北的脑子,一边问金乌大巫说:“大巫,要除掉一个人体内的蛊虫,你们一般怎么做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将蛊虫引出这人的身体,要么将蛊虫杀死在这个人的体内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问:“哪一种方法好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将蛊虫杀死,这个人也会受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将虫引出来是最好的办法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“是,”金乌大巫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只黑虫是这些虫子的老大,”玉小小一边给山北脑中的出血点止血,一边跟金乌大巫说:“就跟蜂群一样,所有的蜂都会保护它们的蜂后,看见没有?这会儿这些线虫,想出来跟我玩命呢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看着装着黑虫的白瓷罐,如同看一个关着魔鬼的囚笼,等金乌大巫抬头再看玉小小,就见这位公主殿下半悬在山北的头颅之上的双手飞快地动着,不时交叠一下,变动一下双手的位置,这速度快到大巫也看不清,这位到底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铁制的镊子容易生锈,却是很好的导电器,用镊子控制住线虫的身体,玉小小很小心地将电流导进镊子里,近而通过电流产生的高温,将这些线虫瞬间击成灰烬。想清除线虫,又不伤到山北的大脑,这让玉小小的心神耗损巨大,没一会儿的工夫,公主殿下的脸色就变成的惨白。

    “他脑子里的虫不多,”玉小小跟金乌大巫说了一声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看着玉小小不见了血色的脸,伸手轻轻拍一下玉小小的肩头,道:“公主,你让我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要怎么试?”这会儿这人的脑子里还有出血点,不止住血,这位山北少年一定死翘翘啊,她都做到这一步了,死也不能放弃啊!

    金乌大巫拿起白瓷罐,跟玉小小说:“公主你退后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金乌大巫拿装着黑虫的瓷罐,反应过来了,说:“你要用这虫子把山北脑子里的线虫引出来?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点点了头。

    山北脑中的出血缓慢,还不到要致命的地步,玉小小往后退了几步,跟金乌大巫说:“大巫你动作得快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盘腿坐在了地上,将罐盖打开,嘴里发出了哼唱声,手指轻点在黑虫的身上,凭玉小小的眼力,公主殿下马上就看见这只黑虫的身体开始变红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的哼唱声一直不停,手也像跳舞一般,在黑虫的周身不停旋转。

    玉小小喘了一口气,低头看看自己有些微微发颤的手,不可否认,救人永远比杀人要艰难很多。

    脚步声在牢房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仍是专心于手指之下的黑虫。 妖孽王爷小刁妃:http://t.cn/R278rmV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向牢门,没好气地道:“我去,金耶大巫你是内脏出血哎,你现在就下床走动,大巫你是对人生绝望,活够了吗?”

    金耶大巫对玉小小的话没有反应,只是看着躺在地上,身体剧烈抽搐中的山北,颤声道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”看金乌大巫这时不能分心说话,玉小小想了想,跟金耶大巫说:“你就这么理解吧,山北中了蛊,我和金乌大巫把蛊虫找着了,金乌大巫这会儿在给你侄子驱除蛊虫呢。金耶大巫,我这么说,你能听明白吗?”

    金耶大巫身形一晃就到了金乌大巫的身后,一眼便看清了在金乌大巫手下挣扎爬行的黑虫。

    “我说金耶大巫,”玉小小这会儿坐地上歇着了,跟金耶大巫提议道:“要不然你帮把手?这些虫子越早出来,山北就越有可能活下来哦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不知道亲们还记得不,小顾在大理寺遇上药人那一章里,梅果写过这个药人哦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