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57天差地别的感觉
    顾家兄弟二人一时之间相顾无言,许久之后,顾星诺轻拍着顾星朗的手背,轻声道:“有大哥在,不怕的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”

    顾星诺的一句话,让兄弟二人似乎一时之间都回到了很久以前,那时还是幼童的顾星朗每逢哭闹时,身为大哥的顾星诺总是这样哄自己的小弟的。

    有大哥在,不怕的。

    以这样一句话开头,又以这样的一句话结尾。

    顾星朗终于笑了起来,说:“大哥,你怎么还当我是小孩儿?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你再大,我都是你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着头,方才还在暴怒中的人,这会儿又乖顺地像只归巢的小兽。

    顾星诺尽力地抬起手,摸不到顾星朗的头,他只能拍一下顾星朗的肩膀。顾星诺也见多了死亡,可他没有亲手终结过身边亲朋的性命,所以顾大少不像玉小小那样,知道什么时候要放手,知道在某些时候要承认自己的无能无力。不过顾大少明白,他不可以让自己的弟弟成为祸乱天下的人,这是他们顾家对这个天下的道义。

    “哥,”顾星朗低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”顾星诺就应声道:“不要急,公主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茅屋里又安静了下来,顾星朗坐在自家大哥的床边,看着光线一点点地向屋外退去,黑夜降临。

    顾森和相竹坐在屋外的台阶上,两个人也都没有心思说话,双手抱膝,顾森盯着左手边的空地,相竹盯着右手边的空地,两人各发各的呆。

    眼见着夜沉露重了,顾星朗实在是等不下去了,替支撑不住又昏睡过去的顾星诺把被头压了压,顾星朗走到了茅屋外。

    顾森看见顾星朗,忙从台阶上跳了起来,喊了顾星朗一声:“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还没说话,就听见玉小小离着挺远的在喊:“小顾!”

    顾森和相竹都还没反应呢,顾三少应了一声我在,人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走了。

    相竹看着顾森问:“你说我师父会不会跟你家公主在一起?”

    总得有人留下来守着顾星诺,所以顾森不敢跟着顾星朗跑,白了小胖子一眼,顾森说:“这你得去问你师父,我怎么可能知道?”

    相竹发现,这帮人里没有一个好人!

    顾星朗跑了没多远,玉小小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把双臂一张,说:“小顾,快到我怀里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他是很想他媳妇,可是扑到媳妇的怀里去?这事,顾三少自觉不适合他做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顾星朗不过来,那就只有她自己过去了,再往前跑几步,把顾星朗一抱,玉小小说:“小顾,你想我了没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抱住了自己的媳妇,点头说: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玉小小说:“我也想了,来,让我亲一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远远地看见两位大巫往自己这边来了,飞快地低头在玉小小的脸上亲了一下,马上就又若无其事地把头扭一边去了,假装自己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玉小小掂脚,在顾星朗的脸上“啾”的亲了一下,说:“你还害羞呢?我们合法夫妻,小顾你还怕人看啊?”

    顾星朗没说话,只是抱玉小小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我……”玉小小挺高兴地要跟顾星朗汇报一下自己的战果。

    “怎么有血味?”顾星朗却在这时嗅了嗅鼻子,问玉小小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玉小小说:“我怎么可能受伤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上下打量自己的媳妇,然后在玉小小的衣服上看见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视力不错啊,”玉小小给顾星朗点赞,借着一点星光,她家小顾就能看见她身上的血迹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没心情跟玉小小这会儿说笑,低声问道: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玉小小把手摆了摆,说:“小顾,我今天救了一个药人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又出问题了,晃了晃脑袋,让自己清醒一点,顾星朗问玉小小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玉小小手往后指,让顾星朗看。

    金耶大巫这时抱着山北走了过来,金乌大巫走在一旁,替山北捏着充当呼机器的羊皮囊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一眼被金耶大巫抱着的山北,然后顾三少就疑惑道:“他是药人?”

    山北的身上裹着金乌大巫的宽袍,光看这位露在宽袍外的手脚,最多会让人觉得这位少年身上脏了点,别说顾星朗,就是玉小小也看不出这少年是个药人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金耶大巫的侄子,”玉小小说:“五十年前他们寨子的人都变成了药人,这小哥也没逃过这一劫,变成药人后,他被大巫养在地牢里。哦对了,我们来时看见的土坟,里面埋着的人,都是金耶大巫的家人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不用金耶大巫自己说,公主殿下就把事情都说了。(==)

    顾星朗又看山北。

    玉小小想了想,又自认为很小声地跟顾星朗说了句:“这个大巫其实不是恋尸的变态,我想我们可以跟他做小伙伴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嘴角抽了抽,小声道:“这事小小你私下里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不要紧,我说话这么小声。”

    两位大巫……,这货一会儿让他们觉得神奇,一会儿又让他们感觉这就是个二傻,这种感觉上的天差地别,让两位大巫很糟心。

    顾星朗想上前看他媳妇说的药人,可就这么冒然上前很失礼,这让顾三少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玉小小就没顾星朗的顾虑,拉着顾星朗就往金耶大巫的跟前走,说:“小顾你来看看山北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被玉小小拉到了金耶大巫的跟前,探头看一眼山北的脸,没话找话说的道:“他叫山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说:“过了五十年,他还是当年的模样哦。”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>比<

    山北的脸被擦洗过,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,顾星朗皱眉道:“他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和两位大巫把他脑子里的虫弄出来了,”玉小小说:“现在就看他能不能醒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他能好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”玉小小摸一下缠在山北头上的纱布,说:“我们现在只能等,该做的事我都做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想都没想就问玉小小:“如果山北没事,那是不是所有的药人就都有救了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给梅果的订阅,打赏,票票,收藏还有留言,谢谢亲们~(梅果各种求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