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68公主说,我懂五线谱
    玉小小连着撬了后面八个药人的头盖骨,这些药人无一例外,脑中都生着一只型似甲虫的黑虫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金乌大巫看着放在脚下的,十只装虫的白瓷罐,沉声道:“看来这个黑虫就是罪魁祸首了,公主,你把这些药人放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”玉小小撸袖子就要干活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玉小小这架式是要把十个药人全都弄出来,忙就小声道:“小小你一个一个地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金乌大巫的一头白发,算了,她还是不要为难老人家了,伸手拎了一个药人出来,悄悄电击了一下,让这个药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,公主殿下跟金乌大巫说:“大巫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点一下头,眼神专注地看着这个药人。

    玉小小突然又把手一抬,说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公主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用手术刀在这药人的头上,身上都开了几个口子,跟金乌大巫和顾星朗说:“这样就不会太惨烈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和金乌大巫因为玉小小的这一句话,脑子里马上就出现了无数只长虫破体而出的场面,这场面……

    顾星朗跟玉小小说:“这几个口子可能不够,小小你再多开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”玉小小又拿刀在这药人的身上划开了几个口子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说:“公主,驸马,你们退后一些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拉着玉小小往后退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的动作跟那日是在鬼林地牢里的一样,轻声哼唱,手指在黑虫的身上转动跳跌。

    顾星朗盯着地上的药人看。

    玉小小却在这时跟顾星朗小声说:“小顾你说这个大巫为什么也要戴个面具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会儿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药人身上,听了玉小小的话后,顾三少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说:“面具?他喜欢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闷的慌吗?”玉小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说:“我没戴过。”他们的战甲头盔上倒是也有护面的面具,可那是护具,跟金乌大巫戴着的这个银面具,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觉得吧,大巫可能也是被毁容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随口接了一句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他跟无欢一样,”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能想着无欢?这么一个老头子,你管他毁容不毁容呢?这位大巫难不成还要娶媳妇不成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有机会,我把他的面具弄下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样不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好吧,我找机会问问大巫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扭头看媳妇,说:“你要去问他是不是被毁容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可以给他做个整容手术啊,天天戴着个面具,他怎么呼吸?”

    顾星朗捏一下眉心,这会儿一地的长虫从药人的身体里爬出,向金乌大巫那里蜂涌而去,他媳妇不担心金乌大巫会不会被这些长虫害了,反而操心大巫戴着个面具要怎么喘气!顾三少在这时再一次生出了,为何我媳妇就是与众不同的惆怅感。

    玉小小操心金乌大巫的呼吸问题,也没能操心出个结果来,往地上看了一眼,“靠”了一声,说:“这么多的线虫?!”

    地上有一条宽度近半米的竖线,由密密麻麻,纠结成团的线虫组成,由药人这里,近乎直线地往金乌大巫那里爬行。

    顾星朗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身处过尸骨成山的沙场的顾三少,这会儿被这些线虫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伸脚去踩地上的虫。

    “小小!”顾星朗忙伸手拉自己的媳妇。

    玉小小一脚下来,几声汁液四溅的“噗嗤”声响起,十几只线虫被玉小小踩成了虫泥。想着这些虫尸中带着的汁液里可能有虫卵,玉小小的脚看着是在这一滩泛红的汁液里左右挪动了几下,其实公主殿下是用电流的高温,让这些汁液瞬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干净了的地面,眨眼间就又被后来的线虫占满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拉着自己往后退的顾星朗说:“这些虫子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不是好事吗?”你还想这些虫子来理会你啊?

    “只要控制了虫王,这些虫子不值一提,”玉小小又跟顾星朗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可是除了你,连大巫都取不出黑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玉小小叹气道:“我们没办法控制这些药人,除非我能把声音研究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听玉小小说过声控的事,发愁道:“这个只有莫问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得把那块石头带走,”玉小小指一指离他们不远处的大石,跟顾星朗说,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这块断成两块的大石,说:“有这个石头,你就能研究出声音了?”

    “慢慢听呗,”玉小小嘀咕了一声。不会唱歌,不代表她不会听歌啊,五线谱她也是懂的!(这事跟你懂五线谱,到底有毛的关系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随着线虫的离开,原本还能动弹的药人渐渐不动了,最后僵直地躺在地上,身上的皮肉迅速脱水干枯。

    顾星朗眼睁睁看着这个药人变成了一具覆着一层皮的骷髅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只线虫离开药人的身体,玉小小冲金乌大巫做了一个动手的手势。

    金乌大巫这一回没有洒出化尸的药粉,而是将白瓷罐中的黑虫倒进了身旁的篝火里。

    黑虫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玉小小三人全神贯注地看着这堆篝火。

    线虫们往篝火里爬去,义无反顾地赴死。

    “多忠心的虫子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说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顾星朗却让玉小小看地上的药人,说了句: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药人这会儿全无动静了,大张着嘴,如同一具被风干多年的干尸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线虫,他就只有死了,”玉小小蹲下了身,仔细看着这具药人的尸体,手指刚一碰到这人的手臂,药人的这只左臂就断成了三截。

    “你用劲太大了?”顾星朗也蹲下了身来,伸手碰一下这药人的右臂。

    顾三少一分的力气都没用上,这只药人的右臂却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