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77想念父亲的顾三少
    床上的床单经过两个人抱在一起翻滚之后,皱成了一团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玉小小把床单又抹又拽,也没能把这床单弄平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气息平稳了后,看一眼自己又在跟床单较劲的媳妇,伸手就把玉小小又拉回到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这床单是我们自己的啊,皱成这样还能用了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懒洋洋地说:“一会儿我去就着雨水把它洗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抬头看顾星朗,说:“你还会洗衣服?”

    “会,”顾星朗说:“在军营里,不会自己照顾自己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没给你安排个小厮啥的?”

    顾星朗笑道:“有,可行军的时候,他们不好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,也是,”玉小小先点头,然后反应过来了,说:“不对,你不是有侍卫亲兵吗?”

    顾星朗一脸正经地说:“我不用我的侍卫给我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真的?”她家小顾是这么勤快的人?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靠在顾星朗**着的胸膛上,总觉得这事有哪里不对,想了半天,公主殿下回过味来了,一巴掌拍在顾星朗的胸前,玉小小说:“行军的时候你还有心思洗衣服?小顾你当我是笨蛋吗!”

    顾星朗笑着把玉小小一抱,说:“我真的会洗,一会儿我洗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”玉小小说:“大哥在呢,看见我让你干活,大哥一定会心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好笑道:“你还懂这个呢?”怎么在他祖母和娘亲的面前,这位就没这个心眼了呢?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大哥宠你啊,我不用想也知道,他一定不会让你干活的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抱着玉小小翻了一个身,说:“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揪一揪顾星朗胸前的小凸起,说:“我把床单带回去让嬷嬷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原本还只是在跟玉小小说着玩,这辈子他一件衣服都没洗过,不过听玉小小说,要把床单带回去给王嬷嬷洗,顾三少决定这个床单还是他想办法洗吧,以其被王嬷嬷念叨,他宁愿自己累点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一会儿我们吃什么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亲一下玉小小的脸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这是还想吃我?”

    顾星朗身体往下蹭,突然就跟玉小小说了一句:“以后我们有了孩子,我教他们念三字经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行啊。”由她来教的话,估计不行,没听说文盲能当老师的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父亲教大哥学会的三字经,他也教过二哥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愣了一下,随后公主殿下就抱住了顾三少,说:“行,以后你教我们的娃读三字经,我生几个你教几个,个个都得教,我们说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好了,”顾星朗把脸埋在了玉小小的肩窝里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声听着越发的大了,玉小小抱着自家小顾叹了一口气,其实她也没有见过自己上辈子的父母啊,她是被死狗男人养大的,至于这辈子的爹嘛,玉小小纠结了一下,一昏君,跟一个为国战死沙场的将军能比吗?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说:“我看过我爹的画相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咱爹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大哥长得像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玉小小说:“那咱爹一定很帅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个头比大哥高,”顾星朗说:“二哥的个头像他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拍拍顾星朗的头,说:“别难过了啊,咱们不是还有一个爹吗?那个没将军爹好,不过好歹也是爹不是吗?”(你想过你爹听到你这话的心情吗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顾星朗被玉小小逗笑了,说:“那是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圣上,不也是你爹吗?”玉小小说:“我决定了,以后你看见他,也喊他爹好了,一家人,喊圣上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,这个他还真不敢!

    “哎呀,”玉小小说:“被你说的,我有点想我爹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也会想小小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,”玉小小说:“他总有不睡女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顾星朗说:“我们不说爹了。”圣上不睡女人的时候,就会想闺女吗?这什么逻辑,顾三少想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“回家后,给我也看看咱爹的画相,”玉小小说:“我得看看他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应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顾想爹了,”玉小小抱着顾星朗叹道。

    顾星朗被玉小小说得红了脸,把玉小小的双腿一分,咬牙道:“我也想做父亲!”

    一只被大雨浇得透湿的信鸽,这时降落在了茅屋前的木阶上。

    侍卫长跑出来,将信鸽抱进了屋里,把绑在信鸽腿上的小竹筒拿了下来,送到了景陌的面前。

    景陌从竹筒里倒出了一封信来。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是江卓君的信?”

    景陌看着信道:“卓君说,前日又有一队永生寺的人要进苗地,被他挡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那些僧人是逃了,还是被江卓君抓了?”

    景陌把江卓君的信递给了顾星诺看,说:“他把这些人都杀了,一个没留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江卓君的这封信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这个时候,这队永生寺的人来苗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有药人在手,莫问应该不需要太多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景陌站在桌前,又盯着地图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侍卫长看顾星诺躺在床上有些咳嗽,倒了杯温水,小心翼翼地伺候顾大少喝水。

    景陌说:“莫问想往北走,这些僧人是来为他开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将江卓君他们除去?”顾星诺问。

    景陌手指弯起在地图上敲了敲,说:“这个可能性最大。” 嫂索** 重生之悍妻

    顾大少皱眉道:“他不怕我们知道他要往北逃?这是他在故弄玄虚,还是他现在根本就是有持无恐?”

    景陌沉默了片刻,问顾星诺道:“公主把禁地沼泽里的药人都除去了,莫问本身也不是公主的对手,他这会儿凭什么有持无恐?”

    莫问的这个依仗会是顾星朗吗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顾星诺的脑子里闪现,让顾大少的呼吸顿时就是一滞。

    景陌看着顾星诺问道:“言若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