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689公主说,不要侮辱驴
    看见自家顾大哥流泪,玉小小觉得自己不用再问了,地上这位真是小顾他爹,没有一点别的可能性了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大哥,”蹲下身,玉小小拿手帕替顾星诺擦眼泪,说:“现在不是咱们伤心的时候,咱们还是想想现在怎么办吧,小顾他爹,哦,也就是我爹,他这样,我们该怎么办?”再不通人情世故,玉小小也明白,要怎么处置她的这个爹,得由顾大哥和自家小顾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留下一个药人吗?”顾星诺像是在问自己,又像是在问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挠头,说:“不知道啊,这事由我说了算?”

    顾星诺自己抬手擦了一下脸,说:“公主是怎么想的,可以跟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药人那一定得烧掉啊。”

    听了玉小小的话,顾星诺就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玉小小又说:“这个是爹的话,要不,我们再看看?”

    顾星言说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小顾看他爹一眼啊,”玉小小说:“在金耶大巫那里的时候,小顾还跟我说,你和二哥的三字经都是爹亲自教的,就他不是,他都没看过爹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这话,让顾星诺听着又是伤感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吧,”玉小小说:“我先去追莫问,爹的事,等我回来再说,大哥你看这样行不?”

    顾星诺抬眼看向了自己的小弟媳,说:“你还要去追莫问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放过那个秃驴呢?”玉小小说:“我往北追追看,苗地里空地也不少,万一莫问正好跑到一处空地上,正好被我看见了呢?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我以为你会问我父亲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结果我都看见了,过程是怎么样的,我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这事等我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轻轻地应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玉小小站起身,盯着地上自己的这位爹看了一眼,想了想,为了保险起见,公主殿下还是把顾大将军“种”进了地里,跟顾星诺解释了一句:“大哥,我没办法让咱爹一直不动弹,绳子也捆不住他,这样好点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我知道公主是为了我们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叹了口气,说:“我也想大家都好啊,就是现在看来不大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顾星诺勉强把身体平躺了,脸上的泪痕还在,却还是冲玉小小笑了一下,说:“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,公主不必能难过。”

    家里有两个药人,这还叫已经很好了?玉小小看着自家顾大哥,说:“大哥,你这是已经被生活虐待到放弃反抗了吗?”

    顾大少……,这话很难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莫问,”玉小小心塞无比地要走。

    “小卫,”顾星诺冲身后的林子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卫应声跑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庄,哥俩看见又只剩下头在地面的顾大将军,都是脚步一踉跄。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小卫你随公主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小卫应了一声,跑到了玉小小的身边。

    玉小小没说什么,带着小卫就走了。

    小庄站在树下,手足无措地看着被埋在地里的顾大将军。

    “唉,”顾星诺长叹了一声,说:“暂时不用管他了。”

    小庄跑到了顾星诺的身边站下。

    顾星诺说:“你去看看景陌那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小庄领命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小心药人,”顾星诺又叮嘱小庄道:“不要跟药人打斗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大少爷,“小庄应着声跑走了。

    小庄跑走后,顾大将军被电击至麻痹的身体恢复了过来,无奈他这会儿身体被泥土牢牢地禁锢着,双眼被黑布蒙着,口鼻耳都被布团塞住,绕是药人力量强大,也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父亲在地里挣扎,塞着布团的嘴里发出闷声的吼叫,顾星诺整个人都在发呆,这会儿顾大少几乎失了心智,心里清楚自己这会儿不能乱,得拿个主意出来,可是却偏偏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玉小小带着小卫一路往北追。

    小卫看自己眼前的景物都是一晃而过,忍不问玉小小说:“公主,这样你能看清楚莫问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看得清,那个死秃就是变身成蚂蚁,我也能看见他。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他,他还会变身?”

    玉小小扭头看看小卫,这少年应该是被莫问吓住了,莫问要是会变身,那他们还怎么玩耍?集体自杀去吗?“我就是打个比方,”玉小小跟小卫说:“那死秃就是个人类,变身他妹吧!”

    小卫说:“你现在喊他死秃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对,骂他秃驴也太侮辱驴子了!”

    小卫默了一下,在心里决定,以后他也骂莫问死秃。

    连成片的山林里了无人烟,玉小小脸上看起来面瘫无表情,但心里拱着一团火,公主殿下了解自己,这一次她不逮着莫问,那她以后一定睡不着觉,吃不下饭!

    人们焚烧药人引起的浓烟,渐渐笼罩了苗地这里的一方天空。

    景陌被玉小小一巴掌拍晕,直到这天的夜里,景大皇子才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醒了?”见景陌睁了眼,侍卫长小心翼翼地给景陌递上了水。

    景陌摸自己的额头,看看一眼自己的身遭,听着林外的喊杀声,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主子,大巫他们在对付药人。”

    景陌没喝侍卫长都递到了他嘴边的水,开口便问道:“公主呢?”

    侍卫长说:“回主子的话,公主带着顾卫追莫问去了。公主和驸马都没事,顾大公子还派顾庄来看过您,主子,您先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景陌这才喝了几口水。

    侍卫长又问:“主子您要不要用些吃食?”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景陌闷不作声地躺了一会儿,白天发生的事他都想起来后,景陌哪里还有吃东西的心思,问侍卫长道:“驸马醒了?”

    侍卫长摇头说:“属下刚派人去问过,驸马爷还没醒。”

    景陌从地上爬起身,说:“顾言若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侍卫长忙跑到前边给景陌带路。

    景陌边走边用手掸着身上沾着的草屑,脑子飞快地转着,他得好好想一想,若是这一次莫问不死,他们这些人后面该如何行事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