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28顾三少说,她长相一般
    玉小小一说要看太医,顾星朗和贤宗都紧张了,忙都上下打量玉小小,顾星朗急声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摇头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顾星朗绕着玉小小转了一圈,没看见媳妇身上有血,放心的同时,顾三少又疑惑道:“公主,你出来的时候不是穿着这件衣服吧?”

    出门干架,玉小小当然不可能穿裙子,她今天穿了身浅灰色的劲装,王嬷嬷亲手做的,是既合身,也方便公主殿下跟人动手干架,可这会儿玉小小的身上是件纯白的短春衫,让顾星朗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抓了五个永生寺的和尚,没带绳子,我就拿我的衣服捆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玉小小的话还没说完,顾星朗就已经脱了外衫,把衣服披她身上了。他说他媳妇这身衣服怎么看起来不对劲呢,和着他媳妇这会儿就没穿外衫!

    大家伙儿听见了公主殿下的话,就当没听见。一般的女子这样叫不检点,嫁人的应该被休,没嫁人的这辈子就别想嫁人了,不过这位,谁敢跟这位较真?

    贤宗摸了摸鼻子,多少有点不好意思,他闺女有时候是与众不同了一点。(你闺女只是一点吗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的喷嚏我给你带回来了,”玉小小拿手一指枫林少师,跟贤宗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喷嚏?”顾星朗说:“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人们也都好奇,谁家爹娘这么疯癫,给娃取名叫喷嚏?

    贤宗看见了被枫林少师抱在手里的初秋,顿时就铁青了脸色。

    玉小小跟枫林少师说:“你还抱着她干什么?舍不得放下哦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把初秋往地上一扔,跟自己说,跟玉玲珑这种货生气不值当。

    贤宗说:“她没死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,别跟朕这儿呵呵,”贤宗训闺女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觉得爹你还是先做点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朕要做什么心理准备?”

    “小顾,”玉小小喊顾星朗:“你来看看我爹的喷嚏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走上前,看看地上浑身是血的女人,说:“你揍的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怎么会打女人呢?我是这么没品的人吗?”

    没品的枫林少师……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这话是不是还是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玉小小把初秋踢得翻过身来,让顾星朗看初秋的脸,说:“小顾,你看看她,认识不?”

    顾星朗把头一摇,说:“我不看她。”这女人就是叛君,那也是他老丈人的女人,他没事盯着皇帝的女人看,他是想死吗?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板顾星朗的脸,说:“你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,快看,有乐子。”

    初秋的脸上满是血迹,但五官还是能辨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这个有胆子叛君的女人,说:“我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仔细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狐疑道:“她是顾家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顾星朗忙就道:“圣上,这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初秋啊!”玉小小没理贤宗,很是幸灾乐祸地跟顾星朗说。

    初秋?

    顾星朗想了想,说:“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她最先的那个名字我想不起来了,”玉小小说:“她是我们家卖给景陌的那个人啊,她在酒庄的时候,还骗我说她怀了你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青玉?”顾星朗惊道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哦,她以前叫青玉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都竖着耳朵听,这女人被顾家卖给景大皇子,那怎么又出现在帝宫里,被圣上看上的呢?听着公主的话,这女人跟驸马还有一腿?

    顾星朗再看初秋的时候,这眼神就阴冷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小顾,是不是很狗血?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,这个女人骗你她怀有我的骨肉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是啊。”这事她家小顾不是解释过了吗?为什么今天还要说这事?公主殿下表示,男人的心思你别猜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碰过这个女人!”顾星朗就差指天跟玉小小发誓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我没信她啊,你的第一次明明是给……”

    顾星朗抬手把媳妇的嘴又捂上了,这话他们还是不要当众说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看着顾星朗的目光变得各种意味深长了,总觉得他们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。

    顾星朗跟玉小小小声道:“这话不能当众说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的手一掰,说:“行,不说就不说吧,我这么疼你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-_-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先跟朕解释一下,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贤宗这个时候铁青着脸开口道,这两个货说了半天,就是说不到重点上!

    顾星朗清了清嗓子,说:“青玉,我是说初秋不是这个长相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莫问那个死秃给她的脸动过刀,你没发现她的内眼角被打开了吗?还有鼻子,我都能看到伤疤,你看不到?”

    顾星朗看看初秋的脸,这一脸血的,他能看到什么?

    “唉,不对,”玉小小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,说:“你还记得初秋的长相呢?”

    顾星朗惊觉不好,忙就道:“她在府中为奴多年,又是伺候在祖母身边,我在京时,日日去给祖母请安,总能看到她,自然知道她的长相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想,这个理由她貌似能接受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公主,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天天见,哪怕没有说过话,我们总归是能记得这人的长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玉小小说:“你这话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长相一般,”顾星朗又说:“我记得她,也只是因为她是伺候祖母的婢女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觉得她长得丑?” 360搜索 miao-i/e.重生之悍妻 更新快

    长相一般跟丑是两个概念,不过顾三少还是果断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苍天啊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们在心里感叹,您二位说话的时候,能顾及一下圣上的心情吗?圣上为了这个女人差点亡了国,这会儿您二位说这女人丑,这让圣上情何以堪啊!

    “她明明跟了景陌,”玉小小跟顾星朗探讨道:“她为什么又会跑去跟了莫问呢?景陌也没跟我们说啊,这里面是不是有个曲折又离奇的故事?”

    顾星朗摇头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这种事,让他最好永远不要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二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