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33公主斗表妹
    阮小姐跟玉小小动手那是自寻死路,跟枫林少师吵架,那是毫无算胜,指望这会儿一个头三个大的星朗表哥怜惜她,那估计得是下辈子的事,但阮恬小姐也是有自己的优势的,阮小姐会哭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老夫人被这侄孙女儿哭得心都揪在了一起,把阮恬抱在怀里哄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跟顾星朗说:“令表妹还真是个水做的人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阴沉着脸,心里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玉小小哼哼一声,说了句:“我连赵奸妃的哭都见识过,我还怕她哭吗?”这小表妹,跟赵妃比起来,是一个级别的人吗?

    公主殿下这话一说,庭院里的人一起倒抽气。

    老夫人这一回落泪了,说:“公主,你拿恬儿跟一个叛贼的女儿比?恬儿究竟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么逼她?”

    玉小小一看老夫人流眼泪了,迈步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顾星朗忙就喊:“公主!”这么多人看着,他媳妇这会儿不能动手啊!

    老夫人护着阮恬往后退,可这二位跟玉小小的速度比起来,那一个天一个地,老夫人再护着侄孙女儿,也被玉小小站在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自己哭也就算了,你还惹我奶奶伤心?”玉小小斥问阮恬道。

    阮恬哭声一滞,老太太是被谁气哭的?

    “你最好把眼泪擦干净,”玉小小说:“不然你不要怪我跟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阮恬接着哭,让星朗表哥亲眼看着公主的刁蛮无礼,她的委屈无助,这事对她就越有利。

    玉小小伸手就把阮恬一拎,没等老夫人反应,抬手就是一扔。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阮小姐飞出了院墙,这一幕顾家人都熟悉,公主跟三少爷成亲那天,也是这么着把一个禁军将军扔出府去的。

    贤宗从车上下来,刚站在地上,顾府的院墙里就飞出一个人来,直直地砸向了贤宗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暗卫首领大喊了一声,把贤宗往身后一拽。

    贤宗这些日子藏在地道密室里担惊受怕,就算闺女回来了,赵秋明被抓了,贤宗的脑子里还是有一根筋绷着。差点被人砸个正着,暗卫首领再这么一喊,贤宗脑子里那根紧绷着的神经马上就断了,吼了一句:“抓剌客!”

    护卫着贤宗的暗卫、禁军们听见贤宗吼叫,几乎是同时亮出了兵器。

    阮小姐也跌在了地上,离着贤宗没多远。

    贤宗惊魂未定,也不管躺自己跟前的究竟是不是剌客,抬腿就踹。

    阮恬还没落地的时候,暗卫首领都已经看出这位应该是哪家的小姐了,正想跟贤宗说这好像不是剌客,可暗卫首领还没及开口禀报,圣上已经上脚踹了,那暗卫首领就什么也不说了。一国之君动脚踹臣民家的小姐,这事传出去,对自家圣上不好。

    贤宗一脚踹完了,也看清地下躺着的是个姑娘了,贤宗顿时就尴尬了,他这辈子真没有跟一个小姑娘动过手,他家玲珑那么气他,他都没动过他家玲珑一根手指头。(您就是想动手,您打得过您家玲珑吗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回事?”贤宗问。

    暗卫和禁军们没人开口说话,一是他们真不知道,二是这姑娘是从顾府院墙里飞出来的,事关顾家,他们不敢乱猜。

    院墙里这时传出了一阵惊呼声,和一个老妇人的大声哭喊声,贤宗一听这动静,又开始紧张了,他闺女出事了?“玲珑?”贤宗冲着顾府关着的大门大喊。

    门“呯”的一声被人从里面踹开,玉小小从门里跑了出去,看看贤宗,又看看暗卫和禁军们,说:“又有剌客了?人呢?”

    贤宗指着地上的阮恬,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剌客呢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什么剌客,你听错了,朕问你,这姑娘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贤宗喊阮恬姑娘没有喊错,可听在玉小小的耳里,公主殿下警觉了,她的昏君爹不会是又看上了这个小表妹吧?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顾星朗这时也从门里跑了出去,看见贤宗也顾不上行礼,开口也是问:“有剌客?”

    玉小小把顾星朗一拉,说:“那是小顾的表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贤宗说:“那她,那她怎么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扔的,”玉小小痛快地承认道。

    贤宗看一眼顾星朗,问玉小小说:“你没事扔人玩?”

    “她想跟我抢小顾!”玉小小直截了当地说:“还跟我装哭,我能不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抢,跟你抢人?”贤宗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呢,”玉小小说:“说她很久没见到表哥了,很想念表哥,所以盯着我家小顾看,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样子,我家小顾到底有什么地方,值得她这么盯着看的?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……,驸马爷少年英俊,光这张脸就讨女人喜欢啊,不过人人心里明白,就是没人敢把这个真相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顾星朗?”贤宗喊女婿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我,我跟她多年没见过面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抬腿就又是一脚,将阮恬踢了一个翻身,说:“拖下去,处死。”敢跟他闺女抢男人,这女人他还能留吗?他闺女看着厉害,其实心软,他得替他闺女作这个主。(你闺女已经很凶残了,╮(╯_╰)╭)

    阮恬昏沉沉中听见贤宗这话,直接两眼一翻,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禁军上前来,拖着阮恬就往街上走。

    暗卫首领和两个禁军将军都偷眼看顾星朗,这怎么办啊?这是你家表妹啊,你是想她死,还是想她活,总得说句话吧?

    贤宗整了整衣衫,迈步往台阶上走。 重生之悍妻:..

    老夫人是追着顾星朗到的门前的,看见贤宗站在阶下后,老夫人没敢再放声哭,听见贤宗下令要处死阮恬,老夫人被惊呆了,反应不过来。这会儿贤宗带着人迈步上台阶了,老夫人也回过神来了,倒地大哭。

    贤宗皱眉头,问玉小小: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摇头,说:“不知道,今天奶奶说的话,我就没听懂过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背着手从门里走了出来,看一眼哭倒在地的老夫人,跟贤宗轻飘飘地说了一句:“圣上总算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又看向了顾星朗,冷声道:“你跟朕老实说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