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39圣上说,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
    “朕又干什么事了?”贤宗也冲玉小小呵呵了,说:“朕对付一个赵秋明就够了,你还想你爹干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玉小小拧着眉头说:“那你要我同情你什么?是谁把赵秋明宠出来的?人可是相爷啊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多年的相爷哦。”

    贤宗瞪着闺女开始大喘气,这会儿他想掐死这个专戳他死穴的不孝女!

    顾星朗看老丈人脸色都发青了,忙就拍拍玉小小的手,小声道:“公主别说了。”再说下去,这老丈人非死他们面前不可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这时说了一句:“胸口中刀,莫问没有当场毙命,那他就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感觉自己的伤口里又被人洒了一把盐,指望莫问伤重而死,看来这个希望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顾星朗一直等贤宗不大喘气了,才道:“圣上,还有一事,臣……”

    贤宗伸手就把顾星朗的衣领子一揪,说:“你们还有事?!”

    玉小小“啪”地把贤宗的手一打。

    贤宗把女婿的衣领子松开了,看看自己被打的手,还好,虽然挺疼,但没肿。

    玉小小问顾星朗:“小顾,我们还干了什么事?”她怎么感觉她家小顾把该说的都说了呢?

    顾星朗小声道:“福慧皇姑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……,她把这姑姑的事忘了。

    贤宗问了句:“福慧又怎么了?”厉洛当了皇帝,那他的这个妹子就可以死心了,老实当自己的太妃就是了,这位能出什么事?

    顾星朗总觉得福慧皇姑这事,真心让他无法说。

    “话啊,”贤宗催。

    玉小小来了一句:“福慧姑姑死了。”

    贤宗马上就叫:“厉啸远都没死,她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她不是死,”玉小小试图把事情跟贤宗说清楚,“我是这么想的,姑姑跟着厉啸远不幸福,那我就带她回来再找个真爱,姑姑也同意了,所以厉洛就说她和厉泈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”贤宗这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始哆嗦了,指着玉小小问顾星朗道:“她说的这是人话吗?!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个时候最先要做的事,就是把媳妇从这事里摘出去,所以顾三少面不改色地道:“这是皇姑自己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贤宗说:“她自己要重找个真爱?”

    顾星朗坐那儿,打死不开口,反正福慧皇姑也不是他们硬绑回来的。(你们说人皇姑死的时候,有问过皇姑的意见吗?o(╯□╰)o)

    贤宗呆坐了片刻,说:“厉啸远也愿意放福慧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我姑没死,”玉小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贤宗喃喃自语道:“厉啸远要是知道这事,不恨死朕?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拉倒吧,他本来就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圣上,厉啸远已经退位,手中没有实权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玉小小说:“他就是恨你,又能把你怎么地?”

    贤宗又呆坐了一会儿,然后看着玉小小和顾星朗笑了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都担心,这人不会真疯了吧?

    玉小小自我感觉很良好,说:“爹,我们这一次出去不白拿你工钱吧?寿礼我都没送出去,哦对了,少了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一尊玉龙把朱雀国寺弄没的事,顾小三跟朕说过了,”贤宗很无力地冲玉小小摆了摆手,说:“今天先就这样吧,朕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你这就走啊?”

    贤宗手撑着桌子站起身,身子晃晃悠悠地就要走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文枫林的事你不管了?”

    贤宗看看坐在那里的枫林少师,悲从心来,这叫什么事啊?他就爱个美人,他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?大麻烦要一件接一件地来找他?敌人排队站好,他看着他一个也惹不起啊!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圣上,我可以在奉京城逗留一段时日吗?”

    贤宗说:“留吧,反正朕说不行,你们也不会听朕的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你坐下来,我们谈谈接下要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“朕想睡觉,”贤宗往房门那里走,也许睡一觉后他会发现,其实这些事都是他梦里的事呢?

    “我去送圣上,”顾星朗跟玉小小说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那我也送送他吧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不用了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顾三少相信,他老丈人这会儿一定不想再看见他媳妇了。

    贤宗游魂似的出了偏房。

    暗卫首领们看看圣上的样子,心里就都明白了,圣上一定又被公主折磨过了。

    玉小小坐在屋子里,把茶杯里的水喝了,跟枫林少师说:“你中的毒,我们也许可以找到解药,所以你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吧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公主,我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玉小小说:“人都会死,能活着为什么不活?你欠无欢那么多,你当你死了这债就清了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将兜帽推到身后,苦笑道:“欠师兄的这个债我要怎么还?”

    玉小小认真想了想,叹气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太混蛋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是,我是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要不你往无欢跟前一躺,看他把你剐了,是不是能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看着玉小小。

    玉小小把头点点,说:“无欢不愁吃不愁穿的,他就心里的这道坎过不去,你要是能让他过了这个坎,那你欠他的债差不多就还清了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让他把我寸剐了?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怕死了,让他把你寸剐了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玉小小说:“你把衣服一脱,刀往无欢的手上一送,说一句,师兄你来吧,多简单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……,贤宗陛下说的没错啊,这货是不会说人话。

    玉小小看看装点心的布,把还剩下的点心屑倒嘴里了。 ~~..

    这画面,枫林少师都不忍心看。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跟我说说药人的事吧,你一直在莫问身边呆着,药人的事,你应该知道不少吧?”

    贤宗这个时候站在顾府的大门前,跟顾星朗说:“朕这会儿心里头乱,不过你家那个老太太,还有你那个表妹的事,朕给你记着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低头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,”贤宗说:“朕不管玲珑是不是说的对,你趁早把你表妹给朕打发了,她再闹出点什么动静来,星朗啊,你别怪朕下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三更奉上。谢谢亲们给梅果的支持,谢谢亲们~(梅果各种求中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