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悍妻 > 740长辈可不慈,子不可不孝
    天子一怒,伏尸千里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顾星朗懂贤宗这句下手无情的意思,低声应道:“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,”贤宗想想,又跟自己的女婿道:“朕自己也是后宫三千,不过玲珑是朕唯一的女儿,这丫头还是个死心眼,心里只有你一人,为了这个傻丫头,朕不跟你说平常事,你想三妻四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”顾星朗不等贤宗把话完,就冒着以下犯上杀头的罪名道:“臣不会三妻四妾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贤宗说:“都是男人,你想骗谁?”

    顾星朗……

    “玲珑点头,你三妻四妾,”贤宗跟女婿耳提面令道:“她不点头,你这辈子就得守着她一个人过,朕就这么一个闺女,朕得宠着她,没道理朕宠着的闺女,你不宠着。顾小三,你也别跟朕说什么女子当三从四德,玲珑是朕的闺女,去他的三从四德,朕的闺女,上天都行!”

    说这番话的时候,贤宗跟世上任何一个宠闺女的傻爹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顾星朗跪在了贤宗的跟前,道:“圣上,臣这辈子能守着公主过,臣就心满意足了,臣不敢,也不会负了公主。”

    贤宗伸手将顾星朗从地上拉起来,说:“这话朕也会说,朕要看你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躬身道:“臣明白。”

    贤宗拍一下顾星朗的肩膀,由暗卫首领扶着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贤宗一行人走了后,顾星朗一个人在顾府门前看着空荡荡的街道,发了一会儿呆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”管事从府里慌急慌忙地跑来,喊顾星朗道:“大少夫人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走回到了府里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管家说:“夫人的身子不舒服,大少夫人正着急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仍是一张冷脸,道:“请大夫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说:“夫人说不用,不准大少夫人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用请了,”顾星朗丢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管家傻了,他没听错吧?三少爷这是不管亲娘的死活了?眼看着顾星朗要绕过大照壁走没影了,管家忙追到了顾星朗的身后,小声道:“三少爷,大少夫人还问您表小姐那里?”

    顾星朗脚步一停。

    管家把头一低。

    “尽快送她回去,”顾星朗冷道。

    管家硬着头皮说:“可表小姐左胳膊断了,三少爷您看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这一回没再理管家,径直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管家摇了摇头,跑回到徐氏夫人的卧房走廊外,站孙氏夫人的面前,把顾星朗的原话跟孙氏夫人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不解道: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管家摇头,他觉得老夫人那样对公主太过分,三少爷生气在所难免,可徐氏夫人有哪里得罪了三少爷,那管家是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,”孙氏夫人面带愁容地让管家退下。

    顾星朗回到了房里,玉小小正坐着跟枫林少师讨论药人的事呢,看见顾星朗进来,就说“小顾,少师说了,永生寺里也有不少药人呢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站着问道:“有多少是跟我父亲情形一样的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说:“永生寺只有一条山路可以上去,我们好像带大部队去干架,这个不太现实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这个我们去国师那里再商议吧,公主,现在家里没有叛军藏身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?”玉小小说:“我们不用再去见见奶奶她们了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你还要见那个老太太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声再见都不说,这个不好吧?”玉小小看着顾星朗。

    顾星朗说:“不用了,祖母已经歇息了,我晚上再回来一趟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娘呢?”玉小小问:“咱爹的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你娘,咱爹,光凭这两个称谓,就能看出徐氏夫人和顾大将军在玉小小心里的不同地位了。

    枫林少师说:“让她知道大将军还在人世,不是更让她相信莫问是神仙,她当年没有做错了?”

    玉小小在桌子底下踹了枫林少师一脚。

    顾星朗是再也不可能想到,自己的娘亲会拿他跟莫问做交易,说道:“我母亲试图让死者复活,此举有违天道,她错的离谱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站起身说:“可她毕竟是你娘,你打她啊?”

    枫林少师好笑道:“长辈可不慈,但子不能不孝啊。”

    玉小小揉一下鼻子,这操淡的人生,“走吧,”玉小小把顾星朗的胳膊一拐,说:“不去说再见,那我们就去见国师,我爹说送我们一套房子,可没说是哪套,正好去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小夫妻两也没有行李要收拾,带着枫林少师抬腿就走了。

    孙氏夫人正带着人往顾星朗这里走呢,走到半路,听门人来报,说三少爷和公主殿下已经离开了,孙氏夫人愣了半天的神,她怎么觉得,顾三少爷这是跟家里结下仇了呢?

    林氏夫人在自己的房中,听自己手下的婆子说顾星朗和玉小小离开的事,轻轻摸着小顾旭的头,好笑道:“换作是我也走,留在府里干什么?看正院那位的脸色吗?”

    婆子劝道:“二少夫人,这事您不过问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自然不能沾边,”林氏夫人好整以暇地说:“我就是想看看那个表小姐会是个什么反应,这一回我看她再装个什么模样出来。”

    婆子说:“奴婢看公主心里是有数的。” -~*笔♣阁?++

    “这个跟公主有数没数无关,”林氏夫人小声道:“这得看我们三少爷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少爷?”

    “那种货色还想入顾府的作妾?”林氏夫人掩嘴笑道:“老太太糊涂,她当这府里的男人们也糊涂?等着吧,听说旭儿他大伯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,表小姐有本事就在旭儿他大伯的面前再作妖。”

    贤宗这时到了兵部衙门,下了车了,皇帝陛下想起来了,他忘了问那两个货顾子扬的事了,顾星朗就说父亲落到了莫问的手里,可具体什么事,顾星朗没说。贤宗拍自己的脑门,他被那两个货都气糊涂了都!

    暗卫和禁军们看贤宗“啪啪”的拍脑门,谁也不敢问圣上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第一更奉上。